《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翰学不吭声了,端着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眼神阴晴不定,显然正在权衡着利弊。
  萧晋也不打扰他,夹了一大块鱼肉到嘴里,边咀嚼边想:这鱼的味道确实不错,回头走的时候多带几条回家,小月她们肯定爱吃。
  “小子,”不知过了多久,陆翰学终于放下了酒杯,开口说,“你知不知道,一旦叔叔做了这个推举人,立刻就会被别人认为跟邓兴安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旦他犯了什么忌讳,叔叔也是要担责任的。”
  “这一点小侄很清楚,只是觉着邓兴安的政治嗅觉应该不至于那么迟钝才对。您跟他共事了那么久,想来已经对他非常的了解了,就他那种官迷,是绝不会轻易做出有损他仕途的事情的。”
  陆翰学又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凭什么觉得即使他调去了省城也能对他予取予求?”
  萧晋闻言嘿嘿一笑,奸诈道:“叔叔您肯定不知道,那家伙原来还有个秘密情人,怀孕都好几个月了。现在,他那个情人就住在小侄的医馆里,一年半载的是不可能还给他的。
  官做得越大,一些事情就越不可能保密,为了自己的仕途,他就算有胆子再找女人,也不敢再生孩子,起码五六年之内不会。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眨眼就五六十,再想有子嗣只能看老天愿不愿意给。可以说,他现在这个还未出世的儿子就是他不孤独终老的唯一希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不会轻易舍弃的。”
  陆翰学答应了做邓兴安的保举人,只是萧晋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因为这位知府大人在走进电梯之后,双眼深深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话。
  “我是真希望今天那锅鱼只是你单纯的想要给我做道菜呀!”
  阴谋,这个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词儿,不管目的或结果有多么的正当,只要使用了它,就总会给人以脏兮兮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唯有光明才能正大的原因。

  也因此,尽管萧晋要做的事情对陆翰学也是有好处的,但陆翰学还是觉得有些伤心。
  感情被玷污了是很难擦干净的,隔阂一旦出现,再想弥补可就难了。
  回到房间,闻着空气中浓郁的辣香,萧晋却没有了一点食欲,坐在沙发里,脑袋枕在沙发背上,疲惫的闭上了眼。
  忽然太阳穴上一凉,一直柔软的小手开始为他轻轻的摁捏起头顶。
  “菁菁,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好人?”

  “能给别人带去幸福感的就是好人。”
  “哪怕过程中充满了污秽和肮脏?”
  方菁菁停下了动作,掌心轻轻的抚在他的脸上,柔声说:“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你想做事,总是要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有的需要用感情,有的就需要用计谋,而感情这种东西形成起来是很难的,所以,拐弯抹角的计谋才是主流。
  你是人,不是神,有几个女人死心塌地的喜欢你已经是不可思议的运气了,不可能所有人都把你当成宝贝一样看待,你要达到目的,就只能这样。”
  萧晋苦涩一笑,握住她的一只手放在胸前,说:“你确实是一个好助理,愣是能给我卑鄙的行为找到注脚,只是不管怎么说,我依然还是一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大坏蛋。”
  “你不是一向都以坏蛋自居的么?”方菁菁微笑,“记得我还在董总身边的时候你就说过,这世界上的好人总是吃亏的,你只喜欢占便宜,所以绝对不当好人,怎么这才几个月过去,就放弃自己的本心了?”
  “本心倒是没有放弃,我依然还是不想当好人,只是人心总是需要一点色彩的,不能一味地好,也不能一味的坏,对待敌人怎么做都不过分,但伤害到对自己好的人,这心里就酸涩的厉害,很不是滋味儿。”

  “觉得对不起人,那就去弥补,这种事是几句安慰的话就能解决的吗?”方菁菁抽回手,教训道,“如果你只是想自欺欺人的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正当理由,那么,我觉得你还是继续不是滋味儿的好,因为起码这样让你看上去还像一个能够变好的人。”
  萧晋一呆,接着便笑了起来。方菁菁说的很对,做错了事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去弥补而是自怨自艾的寻找救赎,老话都说:错而能改,善莫大焉;若是人人做了错事都只需要找个安慰就行,那这世界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睁开眼看着头顶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姑娘,他笑嘻嘻的说:“姑娘,我这会儿特别想亲你一下。”
  方菁菁俏脸一红,小手便在他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扭身就走。

  萧晋性格中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心思太细。这种特质在做事时可以避免许多疏漏,不管什么成功的机率都会比别人大得多,但与此同时,太细的心思就等于太重的心理负担,感情太丰富,想的多了就容易矫情、钻牛角尖。
  其实,这就是他为什么一边花心滥情又一边愧疚的要死的原因,种马本就只有没心没肺的人渣才能胜任,像他这种恨不得把心剖成八瓣儿的家伙,要是没有高明的养生医术,长寿是侥幸,早死才是必然。
  李战履任的日子到了,这货干脆的令人发指,在机场分别抱了一下母亲和房代雪,冲萧晋一点头,就扛着一个硕大的背包进了安检,连句保重都没说,潇洒的一塌糊涂。
  可能这货昨天晚上已经用身体好好的道过别了。瞅着旁边哭得一塌糊涂的房代雪,萧晋这样龌龊的想道。
  房代雪哭的很伤心,但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是用纸巾捂着嘴哽咽和啜泣,更没有像往常那样借用萧晋的肩膀。未来婆婆不喜欢她这件事给她的压力太大了,本来就认为她是带坏人家儿子的祸水,要是再留下个水性杨花的印象,就没法儿活了。
  “萧先生。”李战母亲主动走过来,看着萧晋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上一次见面时的怒火和仇恨,但依然寒冷如冰,“这些日子你为我家战儿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告诉我了,我必须对你说声感谢。”

  萧晋客气的笑:“伯母您不用这么……”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战母亲毫不客气的打断道,“但是,有一点我们都很清楚,如果不是你抢走了瑶瑶,他绝对不会沦落到需要用拼命来保住自己职业的地步。归根结底,你是这一切的根源,所以,我感谢你,但不会感激你,更不会原谅你!”
  萧晋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伯母说的很对,如果没有我,李战现在可能还在如你们所愿的围着只把他当哥哥看待的董初瑶转,哪有功夫和机会去杀人?这确实是我的锅,我不会不承认的。
  但是,伯母出身军人家庭,竟然还会用‘沦落’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李战的勇敢和无畏,我很想问一问您,在您的眼里,军人是什么?就只是一个能赚钱捞好处的普通职业吗?退一万步讲,就算它只是一个职业,那也得讲点职业道德吧?!
  为国家安全奉献和牺牲就是军人的天职,既然干了这一行,那就得做到入职时的宣誓,当兵不是训练刻苦一点就有资格拿薪水和享受特权的。”
  日期:2018-02-2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