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只手与小时迁争得最激烈时,其他五个人坐在地上喝酒吃肉,纯当看笑话。他们是资质比较平庸的贼,在梁山也好,去别的地方也,都一样混。对他们来说,这个孩子是死是活与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当时的鸭屎并没有完全昏迷,而是被熏得极为恶心,浑身无力,像死了一样。他躺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周围天旋地转,极为痛苦。
  正当三只手与小时迁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破屋旁边的树上突然飞过了几支飞镖。小时迁与三只手属于老江湖,很麻利地躲过了。不过,另外五个正在喝酒的人背对着破屋,其中两位中飞镖当场毙命。
  另外三位连滚带爬,跑到旁边的大树下,抱着大树,躲了起来。只见树上的黑影很敏捷地跳到另外一棵树上。那三位躲在树后的贼也暴露在射程范围内。三只手从地上捡起一支枪,射向黑影。那黑影钻进树杈里,躲过了。
  “树上的好汉,搭个话吧。你要的人在我们手里,被烟熏着了,人没事。你们是从哪儿来的,接头的人是谁,为何要断我们财路?”小时迁用极为恭敬的语气说。
  树上半天没有动静,又过了一会儿,一位一身黑衣的少女从小屋后面走了出来。时候是晚上,从她身材可以判断她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小时迁几乎看呆了。
  她不是别人,正是黑蜘蛛。
  “看姑娘娘年纪不大,身手不错,背后一定有高人。敢问高人尊姓大名?”小时迁笑着说。

  “我师父的名字你们也配知道?”黑蜘蛛冷冷地说,“放了我师弟,不然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梁上。”
  “哼,臭娘们,爷爷我今天就给你开了苞,看你还敢不敢嘴硬。”三只手拿着枪,面露色相,盯着黑蜘蛛不甚凸起,但比例完美的胸部笑着说。
  “是吗?你行吗?看你的小样儿多半是肾阳虚吧?还没到八月十五呢,就穿着这么厚的外衣。就你那怂样还想给姑娘开苞?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从哪来的。别以为窑姐死命叫就证明你能力强,呸。”黑蜘蛛讽刺地说。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逛窑子?”三只手有些害怕地问。
  “你们仨也别躲了,都过来吧。我们的人就在周围,是你们很多倍。你们谁都出不了这个林子。”黑蜘蛛笑着说。那三位躲在旁边树下的贼闻声也走了出来。
  黑蜘蛛走到鸭屎身边,看了下他被熏黑的小脸,又好气又好笑。她踢了下鸭屎说:“是不是又装?赶快站起来。”
  “二姐,我晕。”鸭屎小声说。
  “谁把你弄晕的?二姐找他算账。”黑蜘蛛有些心疼地看着鸭屎说。
  她将鸭屎扶了起来,走到小时迁身边说:“我知道你是谁,我师父也知道你。不过,师父建议你离开梁山。我们到了梁山后,梁山将不再有盗贼。这里人已经被你们搞得够烦了,应该建立秩序了。”
  “看你们的身手便知道你们是道上人。不过,你们来了就要断我们饭碗,这个该怎么说?”小时迁有些不满地说。
  “我们师父说了,盗亦有道,如果大家都胡来,很快当地人就会联合起来对付我们。这不仅会毁掉老祖宗积累下来的侠盗名声,也会成为很多黑帮乱收费的借口。他们会借剿盗贼的名义向当地人要钱。梁山已经很不堪了。你们就别再掺和了。”黑蜘蛛扶着鸭屎说。
  小时迁并没有认真听黑蜘蛛讲话,而是一直在看周围的树林。黑蜘蛛说她们的人在周围早就埋伏好了,所以小时迁心里很打鼓,生怕有人冲出来。
  “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江湖上混也一样。既然你们家老爷子想让我们走,那就亮出身份吧。”小时迁说。
  “铭砖宁十三。”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屋后的树林传来。小时迁定睛一看,一位五十左右的男子拄着拐杖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他身边有四五个年轻的小伙子,手里都拿着家伙。
  “宁爷,原来是您老人家啊。”小时迁行礼道。
  日期:2018-02-23 20:15:05
  第64章 剑拔弩张
  宁十三沿着小屋旁边的小路慢步走了过来。
  陪在他身边的正是野狐田、火头王、鸡头米等人。

  宁十三走着走着,伸出右手,做了个手势。野狐田等人将手上的家伙全都收了起来。
  “放下家伙,”小时迁对身边的几个弟兄说。
  除了三只手外,另外的三位手里都端着枪。他们见小时迁与对方认识,且对方已经收起家伙了,所以也不敢再与其对峙,于是便将枪杆朝地,但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
  “怎么着?宁爷,您老刚到梁山就给老乡一个下马威?”小时迁很恭敬,但言语里丝毫没有卑躬屈膝。
  “你这个混小子,我当年就说,你是个干事的人。不过,怎么混到了今天的地步,成了散户?干咱们这行,散户不好当啊。呵呵。”宁十三笑着说。
  见师父走过来了,鸭屎与黑蜘蛛都跑到了师父身后站好。
  “宁爷,您怎么也到了梁山?是串亲访友呢,还是小住片刻?凭宁爷的名声和江湖地位,您不该出现在梁山。只有我们这样的散户、下三滥才会在梁山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混。”小时迁在试探宁十三的来意。
  “我为什么来梁山不重要,来梁山做什么也不重要,在梁山待多久更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来了,就要清理下当地的路,往后让别人也好走。”宁十三微笑着说。
  他在小时迁身边站好,双目有神地盯着小时迁的眼睛。
  三只手站在小时迁身后一时失去了方寸。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与宁十三斗,他没有这个胆子,毕竟人家人多;直接滚蛋,好像也不合适。自己受人欺负了,不说道个一二就走,那岂不是太窝囊了。
  “宁爷,兄弟我走江湖年岁也不短了,也听过宁爷的大名。不过,别说宁爷,就是老鲶鱼他老人家在,今天这个场合也不会站在你那边。咱们是同行,吃不饱饭的时候,是冤家,吃饱饭的时候,相互照应着都有个活路才对。您今天将兄弟们往死里整,这话该怎么说?难道你们怀义堂改行做警署了?”三只手不无讽刺地说。
  黑蜘蛛一听三只手有点讽刺怀义堂,于是便大声说:“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好意思与老爷子叫板?”

  “这位妹妹,刚才领教了,不过,领教的都是阴招。也没见妹妹漏两手。在江湖上混,仅凭嘴皮子算什么。仔细算来,我也是你的长辈,你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难道怀义堂做了官衙不成,如此仗势欺人。”三只手极为不满地说。
  小时迁将三只手拉到了自己身后,小声说:“你少说两句,宁爷岂是你想象得那样?”三只手平日很横,见小时迁都如此谦卑,于是便不再言语。
  “宁爷,您看哈,咱们这行奉时迁为祖师,混江湖也讲究个先来后到的。我们兄弟几个吃梁山的饭有一段日子了。宁爷来了,我们理应尊重,不过您也得给兄弟们留一条活路啊。”小时迁笑着说。
  “活路?哼。你们干的这些事也对得起祖师爷?”黑蜘蛛没好气地说。
  “这位妹妹,”小时迁朝黑蜘蛛行礼道,“如果严格按照江湖规矩来,宁爷来梁山就该跟兄弟们打个招呼。如果不打招呼,就不应该在梁山混饭吃。我说的这个不过分吧?宁爷。”小时迁转脸看着宁十三的眼睛说。
  “不过分,”宁十三说。黑蜘蛛原本想再骂他一顿,没想到师父直接来了这么一句,把黑蜘蛛嘴边的话给顶了回去。
  “宁爷,既然您老人家也说不过分,那就给兄弟们指条活路呗?”小时迁抱着手,看着自己身后的几位兄弟说。
  “走江湖,混饭吃,讲究的是真才实学。谁有资格代表梁山,谁能在梁山混,谁能在这里立规矩,谁就该留下。反之,就应该换个地方吃饭。”宁十三说。

  “好,”小时迁竖起大拇指说,“宁爷痛快。虽然这位小兄弟和这位小妹妹在这两天给我们上演了一场又一场好戏,不过,真正的比起真才实学,我们兄弟们未必输给宁门的人。”
  “既然你对梁山最了解,那就你出题,我们与你们比试。如果我的人输了,我们就滚出梁山。如果你们输了,也应当滚出梁山。你们看行吗?”宁十三说。
  “宁爷,您客气了。如果我们输了,我们自然滚蛋。如果宁爷输了,还请宁爷与我们一起共享梁山。我们划定范围,井水不犯河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小时迁说。
  “得了吧,师父跟谁打赌都没有输过。不然,师父怎么可能敢叫铭砖宁十三?”黑蜘蛛冷笑着说。宁十三做手势,让她不要再说了。
  “输了,我一定带弟子滚出梁山。你无需多言。”宁十三极为自信地说。
  “好,果然是宁爷。”小时迁行礼道。
  “出题吧。”宁十三说。
  “既然遇到了宁爷,兄弟我也学习学习。咱们第一轮比偷梁山黑帮老大卷江龙左手无名指上的翡翠戒指。这枚戒指是用雍正爷帽子上面的翡翠做成的。这块翡翠是明朝初年修十三陵时挖出来的上好玉料中的一个斑点。这个斑点成色最好。为了取这个斑点,毁掉了一大块玉料。全国就这么一块,也只能这么大,价值连城。这东西不知怎么辗转到了卷江龙手上。”小时迁介绍说。
  “卷江龙混江湖时,从北平来的盗墓贼手里高价买过来的。据说这翡翠很有灵性,戴的时间越长颜色越鲜艳,甚至有测量身体健康的功效。当然,这都是人们附会的,翡翠与人的汗液产生反应,所以颜色会有所变化。这与健康没有什么关系。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这个翡翠可以抵人的一条命,遇大难肯定死不了。哈哈哈哈。”黑蜘蛛得意地说。
  “小妹妹,果然是行家,佩服。”小时迁笑着说。
  “说游戏规则吧?”黑蜘蛛更加得意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