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9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决明摸着自己的下巴,“那错不了了,那个宗主早在崇修平的院子里埋伏着了,他算准了每一个步骤,也算到了小雅将会有短暂的时间一人独处。”
  “这个宗主能够精准的预测未来。”
  “对,能测算出如此精细的未来,连我也办不到,我只能粗略算出一个人将来的命运,但是无法算出这个人在日常的每一个步骤,并且,我们引魂派的占卜术还有个很大的缺陷,那是法师无法自己推算自己的未来。”
  南宫兜铃接话:“可这个宗主却不是如此,他能够推算出自己的未来,还能精准到每一分钟。”
  “不可小觑啊。”
  “不是一般的角色。”
  “确实,很棘手。我带了红莲宝刀给你,没想到你还是败下阵来。”
  “那是因为我给他的长相分神了,没想到他是那位服务生,还给自己瞎编了个名字,把我骗的死死的,我一点都没有怀疑他,影帝啊。”
  南宫决明也感叹道:“那个人一开始埋伏在你身边,所以在宴会厅的时候,根本不是远距离作法,他在崇修平身边帮助他。把我这个老江湖也骗住了,不去当演员的确很可惜。可是,修炼法术的人……”
  南宫兜铃抢着说:“我知道,凡是修炼法术的人,因为脉轮连接了,飘散在身体四周的灵气和常人的不一样,如果用‘开天眼’的方法来看,练法之人的灵气是浅蓝色的,普通人的灵气是无色的,并且往外波动的频率也不一样,同行一接触能立即感觉出来,世界没有一个练习玄门法术的人,能够彻底住隐藏自己的灵气。”
  “可他却办到了,万无一,他也许是这个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够隐藏住自己灵气的人……不,我甚至无法确认他是不是人类……说不准是妖怪,说不准是神仙。”

  “你们稍微关心一下我行吗?”崇修平在旁插话,“既是这是一团棉花,那我妹妹到底在哪里!”
  南宫兜铃回答:“从我走出院子的那一刹那,小雅被掉包了,要么还在你院子里,要么在你说的这位宗主手。”
  “院子里绝对没有,得知蓉蓉,我是说,得知章老师被人冒充后,我意识到了不对劲,然后看不见小雅的身影,我马派人在屋前屋后都搜过一遍,家里没有小雅的身影。”
  “那你得亲自找宗主要人了。”南宫兜铃不耐烦的追问,“他没有名字吗?我一点也不想宗主宗主的叫那个混蛋。”
  “他没有对我正式的自我介绍过,只是跟我说,他是某个门派的宗主而已。”
  “你怎么认识这种人的?”
  “我……”崇修平正要回答。
  “哥哥救命!”
  一声稚嫩的童音回荡在黑暗里。

  所有人的脸色都紧绷起来。
  南宫兜铃察觉到这声呼唤来自头顶方,仰头一看,小雅如同一只断翅的蝴蝶自高空往下急速坠落。
  “谁把她从天空丢下来的?”南宫兜铃顾不自己受伤,用咒语飞去,单手抱住小雅。
  小雅顺势搂住她的脖子,吓得哇哇大叫,“我怕高!”
  原来小雅有恐高症。
  南宫兜铃旋转着回归地面,崇修平用力从她怀里把妹妹抢了回去,紧紧的揽着。
  南宫兜铃的心思却徘徊在另外一件事。

  南宫决明说:“你骨折了,别乱动,让我来嘛。”
  南宫兜铃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
  “你在想什么?”
  “这团棉花。”南宫兜铃望着地的破棉絮说:“我把‘小雅’拐骗出来之后,抱着她在天空飞了一会儿,那个‘小雅’并不畏高,后来我还跟‘小雅’在天台说了一会儿话,‘小雅’表现的像非常了解崇家的事情一样,我当时真切的感觉到那是一个人在跟我讲话,一点也不像棉花变的傀儡。”
  “也许是‘宗主’把自己的魂魄转移到了棉花。‘宗主’认识崇修平,说起崇家的事情自然会很详细。”
  “灵魂转移。”南宫兜铃呢喃。
  这么说来,当时她抱着的,其实算是“宗主”的一部分。

  莫名有些生气,这个“宗主”演得太逼真了,和真正的小雅一模一样,还跟南宫兜铃谈起心来,简直拿南宫兜铃当傻瓜耍。
  “宗主”当时在心里一定暗暗嘲笑南宫兜铃的愚蠢。
  南宫兜铃最讨厌被人小看。
  下次要是有机会还能再见到这个宗主,定要打他个鼻青脸肿,顺便报她骨折之仇。
  南宫决明说:“他把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了棉花傀儡,你会觉得那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足够以假乱真。”
  “这法术很难吧?”
  “困难度倒还好,是非常的危险,你想想,把自己的魂魄逼出身体,附着在另外一样物件,要是魂魄回不去,可完蛋了。”
  “看来‘宗主’是个不怕死的家伙。”
  南宫兜铃说完,抬头看向小雅,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你没死好。”
  小雅被哥哥捧在手臂坐着,迷茫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这么说?哦,我想起来了,次在机场见过你。”
  这回没错了,是真的小雅,不是假冒的。
  南宫兜铃不想仔细解释,跟小孩子描述之前的画面太恐怖了。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小雅说,有人拿棉花冒充她,然后送给一具尸体蹂躏,这种话说不出口。

  小孩子还是不需要知道太多较好。
  南宫兜铃非常庆幸自己不需背负一条人命
  内心里发誓,再也不要执行这种会把小孩子拖下水的计划,师父讲的没错,要从失败学习经验。
  不由得还有些感激那个宗主,幸好他把小雅掉包,否则要铸成大错。
  刚想到这里,南宫兜铃不由得“呸呸呸”骂了几声,谁要感激他!说不定是有这个死宗主从作梗,才会让崇志国失去理智。
  “你在干什么,呸呸呸的骂谁呢?你精神分裂?”南宫决明毒舌依旧。
  南宫兜铃小声的对师父说:“没想到崇志国也当了,把那团棉花当成了真人。”
  “所以说,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宗主。连鬼神都能欺骗,深不可测。”
  “崇志国原本是个温和的亡魂,对自己犯下的恶行都抱以深深的自责,他突然间失控发狂,一定也是宗主暗地里作法刺激他的。”

  南宫决明却对这个说法不同意,“当时我正好赶来没多久,恰巧看见了怪尸对‘小雅’做的事情,我个人认为,那一幕的怒火,是亡灵发自真心的怒火,崇志国当时真的是给他这个不用的后代给激怒了。”
  南宫决明这话说的很大声,故意让崇修平听到,“你的祖先保佑着你们崇家,你非但不感激,反而嘲笑他是个怪物,自然会让他崩溃,他本来已接近妖魔化的边缘,是你推了他一把,令他抛弃了最后一丝人性。幸好不是真人,否则,你也是害死这个女娃娃的罪魁祸首之一。”
  日期:2018-02-24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