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9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咒语能够封住人的知觉。
  南宫兜铃顿时感受不到疼痛,一下子好多了。
  南宫决明说:“你坐着别动。”

  他快忙死了。
  崇修平在那边也晕了过去。
  南宫兜铃没留意他是什么时候陷入昏迷的。
  南宫决明跑过去抢救,先用咒语维持他的体温,接着沾了一滴他掌心的鲜血,放在自己舌头尝了尝。
  说:“你这小子走运,和我血型相同,老天爷厚待你,你今晚命不该绝。”
  虽然南宫兜铃没弄明白舔一下鲜血能分辨出血型的原理,但她相信师父的能力。
  有师父在,哪怕天塌下来,南宫兜铃也不怕。

  南宫决明割破自己的掌心,按在崇修平破损的掌心,轻念咒语,崇修平手腕的血管微微鼓胀起来。
  南宫兜铃在旁跪着观看,师父正在直接输血进崇修平体内。
  她不禁佩服的看着南宫决明,如此无私,即使崇修平曾经激怒过他,但南宫决明依旧不计前嫌的抢救这个纨绔的大少爷。
  渐渐的,崇修平睁开双眼,苏醒过来,“我怎么了?”
  “你失血过多。”南宫兜铃说着,看向一边的怪尸。
  怪尸的状态很怪异。
  南宫兜铃惊讶的说:“师父,崇志国他……变成了石头。”
  南宫决明平静的说:“我知道。”

  他不急不忙,用白符贴崇修平的掌心,手指滑过,白符成灰,崇修平的伤口瞬间痊愈。
  南宫决明对自己也这么做。
  接着才站起来,看着月亮下的石头怪尸,“原来如此。”南宫决明好像终于找准了钥匙开门的人一样,一脸的恍然大悟。
  “师父,你又露出这种欠揍的表情来了。”南宫兜铃努力站起来,虽然肩膀的骨折感觉不到疼痛,但她的右臂完全无法举起来。
  “我哪里欠揍?”
  “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却一句话都不说出来,你这种人最欠扁了。”
  “你看。”南宫决明用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石化的崇志国,怪尸瞬间崩塌,在南宫决明脚下成为一堆灰烬。
  崇修平和南宫兜铃都很吃惊,泽兰也面带惊讶的走近来看。
  “崇志国的魂魄被抽走了。”
  “是刚才那位‘宗主’干的吗?”南宫兜铃问。
  “应该是他。”南宫决明说:“没有了魂魄的支持,这具‘圣体金身’会立即腐烂成灰。”
  南宫决明替行动不便的徒弟捡起地的红莲宝刀,收回刀鞘。
  崇修平说:“我明明为他进行了祈愿……”
  “你刚才的程序根本不是祈愿,祈愿是不需要用人血的,那个人引诱你用血滋润这具尸体,是为了方便他从抽离魂魄,‘圣体金身’是束缚魂魄的容器,由于当初那名红衣道士立下了契约,所以时到今日,只能用直系后代的鲜血浸透后,才可以把里面困着的灵魂抽走,放你的血,并不是祈愿,更不是超度,那个人只是单纯的要采集崇志国的魂魄而已。”
  “我不懂。”南宫兜铃说:“他要一个亡灵有什么作用?”
  “崇志国可不是普通的亡灵,他还差一步能成妖了,何况他体内还汲取了无数女子的阴气,加他自身累积下来的怨气,要是用他的灵魂来提炼丹药,或者吸收到体内进行某种修炼的话,会大幅度增长功力……只是……”
  “快说啊。”
  “只是吸收怨灵来获得功力,是非常邪派和阴毒的法术,而且很冒险,要是掌握不住,会反过来给怨灵吞噬,能够用这种方法修炼的人,说明法力已经到了一个无人能够超越的高度。”
  南宫兜铃回想刚才那个打伤她的男孩,从长相来看,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五官精致英俊,透着刚刚踏入青春期的气息,一半男人一半男孩;

  尤其令她印象深刻的是男孩眼神的邪魅。
  她从未见过如此邪恶,却如此充满诱人力量的眼神,假如他年纪再大些,说不定南宫兜铃会受他迷惑。
  分明如此年轻,法术的功底却让南宫决明这个活了半辈子的老头用“无人超越”来形容。
  南宫兜铃说:“为了修炼,所以把崇志国的灵魂给抽走了,这样一来,我岂不是无法再超度他?”
  南宫决明无奈的点头:“如果那个人把崇志国的魂魄彻底的吸收进体内,成为他身体里的细胞之一,我们是无法令崇志国还原,也不能帮助他投胎了。我们只能接受失败,不承认失败的人生,很难继续走下去。把失败换来的经验消化掉,才能避免下次犯错。”
  南宫兜铃双拳紧握,“可恶,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亡灵抢走了,我明明答应崇志国,要超度他的,可是我辜负了他,还让他落入了坏人手。”
  “对方虽然修炼的是邪派法术,但未必是坏人。”南宫决明提醒,“他的身份不明,是正是邪我们不清楚。”
  南宫兜铃指向小雅的残骸,“这个女孩给他弄成那样,不是坏人干得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吗?”
  说着,南宫兜铃用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猛然揪住崇修平的衣领,“告诉我,你怎么认识那个宗主的?我该哪里找他?我要他给小雅偿命!”
  崇修平一脸绝望的说:“他住的地方,不受到邀请是进不去的。”
  “吓?”
  “没有邀请的话,入口是不会打开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告诉我准确的地点!”
  “没有地点,只要得到他的邀请,能马进去。”

  “你指的是时空隧道吗?”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入口只能由他本人打开。”
  “你说的丧心病狂,指的是这个?”南宫决明打断南宫兜铃的质问,走到小雅的尸体前,用脚踢了踢软绵绵的脑袋。
  崇修平瞬间气炸,“你住手!放尊重点!虽然她死了,但她还是我妹妹!”
  “这是你妹妹?你妹妹是棉花做的?”

  崇修平怔住。
  南宫兜铃迅速跑过去,望着地血淋淋的尸骸,看不出任何异常。
  南宫决明说:“崇修平是个没有法力的人,他看不出来算了,可你这个修炼了十几年的法师居然也看不出来?我怎会有你这么眼瞎又这么蠢的徒弟?”
  “你的意思是说……小雅是假的?”

  南宫决明手指一划,地的尸体瞬间变成一团蓬松的棉花,鲜血和破烂的肠子全然不见。
  风一吹,棉絮纷纷飘动。
  南宫决明说:“那个宗主用一具假的尸体哄骗崇修平钩,崇修平当后,为了复活妹妹,铁定不顾一切的按照他的吩咐行事,变成你的模样,把你困在结界,都是为了让戏演的更加逼真,连你都骗过了,崇修平更加识破不了。”
  “不可能!我明明亲自把小雅从别墅里带出来的!途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她!”南宫兜铃想不通,那个宗主什么时候把小雅掉包的?

  “真的是寸步不离?一次也没有让小雅离开你的视线?你仔细想想,会不会疏忽了某个细节?”
  南宫兜铃努力的思索,忽然间她抬起头:“我变成钢琴老师的时候,被崇修平拽着说了会儿话,崇修平叫小雅先去院子里玩,她因此离开了我的视线一两分钟,莫非是那时候掉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