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9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已顾不场合,粗鲁了点,但这个要求很重要。
  “可是……我是大人,不可以随地……”
  “这里没人看见你!光线很黑,加有结界保护,只能我们看到外面,而外面的人是看不到这里面的,算你在这里裸奔也不会给人看光,总之快点,不然,崇修平会死。”
  “外面那个流血的人?”
  “对,你不想他死吧?”
  泽兰只好点头,把孩子递给她。
  南宫兜铃虽然没有勇气面对孩子,看着孩子的时候,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无能。
  但她还是接了过来,孩子刚入怀的时候,南宫兜铃的第一感觉是好软、好小,即使裹着厚厚的襁褓,依旧能够感觉出孩子的体温,大人高了好几度。
  抱在她的手臂间如同一块柔软温暖的热水袋。
  这孩子给她的感觉并不像他的外形那么恐怖,反而有种引人怜悯的气质,南宫兜铃小心翼翼的抱着他,仿佛抱着一件易碎品。

  南宫兜铃背过身,过了几分钟后,泽兰说:“我可以了。”
  南宫兜铃把孩子还给她,望向湿漉漉的泥地。
  等了足足三分钟,泥地还是湿的,一点变化都没有。
  泽兰在她身边红了脸,“兜铃法师,你一直盯着那个地方看,到底为了什么?不要看了,我怪难为情的。”
  南宫兜铃锤了一下手心,“哎呀,难道……只能是童子尿?”
  童女尿行不行呢?
  南宫兜铃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头疼的要命,搞半天,结果还是要自己亲临战场嘛。
  “泽兰,你转过头去。”
  死死吧。
  南宫兜铃双手放在裤头,正要往下脱,迎面吹来一阵风。
  一个人影落在她面前。
  南宫兜铃保持半蹲的姿势僵硬在半空。
  眨巴眨巴眼睛,抬起头,和南宫决明对看。
  “你在干什么?”南宫决明问。
  “准备尿尿。”

  南宫兜铃背地里埋怨,哪有人会这么提问的,叫她怎么回答。
  只好转移话题:“师父,你怎么闯进结界来的?”
  “结界已经给我破除了,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给你破了。”南宫兜铃重复,猛地直起身,“是师父你让结界变薄的?”
  “当然是我,还能有谁?我躲在那棵树半天了,你竟然没发现我。我念了很久的咒语,才让结界消失的。”
  “不是童子尿?”
  “你这个傻瓜,哪有那么简单!尿有法力的话,我们轻松了。”

  “那泽兰刚才岂不是白费心机……”
  “白费什么心机?”南宫决明说:“我看不见结界里头的情况,泽兰做什么了。”
  “我让她……”
  “别说。”泽兰羞红了脸,“算了,不用告诉南宫法师。”
  南宫兜铃只好把后半截话憋回去。
  南宫兜铃望着泽兰先前把孩子尿尿的地方,自言自语:“为什么孩子的尿会干的那么快呢?”
  泽兰听见了,小声的说:“我让他尿到尿片去的,没让他尿地,尿片被我叠好,放在那块石头下面压着,准备待会找地方丢的,所以地面没湿。”
  南宫兜铃哼一声:“干嘛不早说?”

  “可你又没问。”
  “你们吵什么?”南宫决明莫名其妙。
  “没什么!是我聪明反被聪明误。”
  “憋住,别在这种关头尿裤子。”

  南宫兜铃实在没法解释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尿急。
  南宫决明望向假冒兜铃的那个人,摆出严阵以待的姿势。
  托师父的福,结界得以彻底解除,南宫兜铃可以行动自由。
  她才懒得像师父那样摆pose,直接朝冒牌货冲了过去。
  “该死的家伙,已经被人识破了,居然还胆大包天的继续借用我的脸,我的样子怎能让你随便用?”南宫兜铃将白符出手。
  传来一声叫喊:“兜铃,接住!”
  南宫兜铃转身,自师父手扔过来一把宝刀。
  月亮光线不够明亮,没注意到师父带着这样东西在手。
  南宫兜铃精准的握住红莲宝刀,太好了,有了这样东西,不需要自己用咒语变出武器来了。
  让她感到更加意外的是,师父没有阻止自己的行动。
  说明他很赞成南宫兜铃狠狠教训这个冒牌货。
  银光掠过脸颊,刀尖直冲冒牌货刺去。
  冒牌货往后跳开,倒退着飞入半空。

  “快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南宫兜铃非常生气。
  冒牌货没有答应,沉默的飞出几张白符,白符在冒牌货面前闪闪发光,聚拢后变成一把雪白的弓箭。
  冒牌货拉开弓箭,白符又变成羽箭,笔直地架在视线前,瞄准南宫兜铃。
  弓弦松开的声音在这片工地激起了回音。
  南宫兜铃往旁边侧脸,再转过头时,嘴里稳稳的横咬住前一秒射过来的羽箭。
  她吐出羽箭,物体落到地变回软趴趴的白符。
  “小儿科。”南宫兜铃一点也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叫你尝尝什么才是真本事!”

  说完,双脚点地,刀锋旋转,周围的碎沙子随着南宫兜铃旋转起来,细碎的银光在刀刃周围朝敌人闪耀。
  冒牌货用弓箭格住她的刀锋,声音忽然变得低沉,听去像十四五岁男孩的嗓音,“南宫兜铃,你很有趣。”
  南宫兜铃皱起眉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夸她有趣?
  “兜铃!让开!”
  旁边传来南宫决明的厉喝。
  南宫兜铃默契的往后下腰,两张白符极快的从南宫决明手指间飞过来,在飞行化作细长的尖锥。
  南宫决明出符的速度向来很快,冒牌货这一回没来得及躲避。
  尖锥擦过他左右脸颊,割出了两道长长的口子。
  南宫兜铃定睛一看,对方割破的皮肤并未出血,而是逐渐剥离,翻出底下的真实面容。
  对方冷笑一下,显得满不在乎。
  皮肤一片片掉落下来,好像鹅毛大雪,在半空消融了。
  南宫兜铃试图去看清这位冒牌货的真容,可对方却扭过头,背对她飞向夜空。
  “休想逃跑!”南宫兜铃紧随其后,利用浮提咒飘空,一把按住他的肩膀。

  对方回过头,在月色下,南宫兜铃彻底愣住。
  这个人她见过!
  她还知道他的名字。
  “戴泽星?”南宫兜铃诧异的唤出他名字,是酒店那个险些把盘子打翻的服务生。

  只是他的样貌年轻了好多,只有十五岁,不,恐怕只有十四岁下。
  对方微微一笑:“这个假名有点老土,不过我当时并没有想到更好的姓名……”
  他凭空拍出手掌,击打在南宫兜铃的肩头。
  南宫兜铃听到自己骨头碎掉的声音。

  他这一掌可没有半点留情。
  南宫兜铃往后跌落。
  男孩消失在夜空之。
  她坠落在泥土,捂住肩膀,喉咙口被一股腥甜的味道堵着,想吐血,但是吐不出来。
  南宫决明跑过来扶起她。

  南宫兜铃拧起脸颊,“疼……”
  南宫决明轻轻按在她肩膀,“骨折了。”
  南宫兜铃心诅咒,那家伙下手够狠的,一掌把她骨头给打折了。
  她窝在师父的怀里,疼的泪光闪闪,直冒冷汗,骨折原来这么痛,像给火车碾过似的。

  南宫决明往她身贴了白符,启动“独婴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