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6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方县长定夺!房建军等人岂能这点政治悟性都没有?人家是县委常委、一县之长,别说拍板决定分院院长,就是计卫局长也能说拿就拿,连理由都不需要编。
  方晟感叹道药品价格居高不下问题困扰各地正府很久,虽说药品也是商品,价格应该由市场决定,但正府必须发挥宏观调控和指导作用,不能听任它受少数利益集团操纵,侵害广大老百姓的利益。连院长的两个建议未必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至少能缓解短期内供需矛盾,很有见地,很有想法,我看可以在分院做试点,大胆探索不要怕失败嘛。
  计卫局长和人民医院院长连连点头,认真记下方晟的指示。
  关于分院院长人选,我个人建议让连院长先上,一年试用期,专门给我试点低价药品超市和清单两件事,看看具体落实得怎么样,如果说起来口若悬河,做起来乱七八糟,一年期满就换人!这方面要果断,不能畏首畏尾!
  同样在绵绵大雨中,费智再次率领乾锋高层来到江业,双方正式签署合作协议,相关勘测、政策优惠和前期手续的办理自然不在话下。
  大雨耽搁了很多事,趁着白翎去京都陪小宝,方晟好容易拿到批文后飞到香港与赵尧尧相聚。数月未见,她的腹部隆起很多,方晟伏在肚子上听了会儿,断言道:
  “肯定是女儿。”
  赵尧尧开心地说:“你怎么知道的?”原来她已做了B超,显示是女孩子。
  “有儿有女万事足嘛,”方晟笑道,“其实我更喜欢女儿,女儿乖巧听话,是爸爸妈妈的小棉袄,以后就留在我们身边了,哪儿都不去。”
  “真自私呀,轻率决定女儿的一生,”赵尧尧道,“我的想法是让她在香港生活、工作。”

  “因为……我以后也会常驻香港,若无特殊情况基本不回去了。”她淡淡地说。
  方晟如遭电殛,呆呆看着她良久,叹道:“你说过不在乎,其实还是在乎的,对不对?”
  “对,也不对。”
  方晟失魂落魄看着她,平时的机敏和应变不知哪去了,只有深深的失落、再失落。

  她继续道:“谈到在乎,你说哪个女孩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锺爱?婚礼那一幕尽管我最大程度地宽慰自己,可毕竟……她也无奈,也很委屈,这件事不怪任何人,只怪我们自己……谈到不在乎,因为我本来性子就冷,什么事都不在眼里,象我这样的人若非遇到你,也许一辈子单身,油米柴盐的家庭生活不适合我,举案齐眉也让我感觉很累,我就喜欢当下的日子,一个人,在香港举目无亲,随心所欲,没人打扰,没有应酬,每天做自己喜欢的事,这就足够了。你能理解吗?”

  “我……我不能……”方晟哽咽道,实在想不到这趟来香港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早知宁可更晚些知道赵尧尧的内心世界。
  “在黄海,在三滩镇那段浪漫甜蜜的经历,对我来说足够了,那是一生的财富,能让我每天傍晚坐在阳台上吹拂维多利亚湾的海风,慢慢回忆和品尝,都说夫妻生活越过越没滋味,最终靠亲情来维持,我却希望我俩永远保持新鲜感,何必朝夕相处呢?”
  “在我最低潮的日子若没有你,也许坚持不下去,”方晟坦率道,“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让我从容自信地踏入官场……”
  “也遍布挑战和陷阱,很多时候我都在自问做得对不对。当然你的性格适应混官场,而我……如果一直在你身边会活得很累,因为我讨厌应酬,讨厌跟官太太们扎堆谈论服饰,讨厌明争暗斗,只有看到电脑上的曲线图内心才能保持宁静,所以我是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并非你的原因,你,方晟,还是我的丈夫,我们依然做一辈子夫妻,好不好?”

  方晟强装笑脸,眼泪却滴了下来,摇头道:“如果预感有今日,当初我应该反对你来香港……”
  “其实我在江业就考虑好了,从怀孕到移居京都再到外迁香港。”赵尧尧说。
  他木然地说:“原来……你打算离开我了……”
  “这样不是挺好吗?我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她在江业陪你,免得再出意外。”
  一时间方晟觉得天地萧瑟,什么都没意思了。不如抛却江业所有一切,跑到香港和赵尧尧在一起!
  此时此刻他才真切地发现,自己是多么在意赵尧尧!

  如果说周小容给予他初恋,那么赵尧尧让他体会到真情,同样是刻骨铭心的记忆,任何人都无法代替。
  “我不做官了,我也来香港,”他脱口而出,“我不能失去你,其它都可以放弃!”
  她抿嘴一笑:“傻瓜,我说过我们还是夫妻,只是……各有各的生活方式而已,以后你没机会来香港,我也可以过去啊。”
  “你……大概不会的……”方晟沮丧地说。
  “女儿想看爸爸,我随时都会回去,”赵尧尧道,“女儿肯定姓方,还要抱给爷爷奶奶看呢。”
  方晟还是摇头:“不行,不行的……”
  “你性子跳脱,天生就应该在官场左右腾挪,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我的生活太寡淡,太无聊,你顶多捱两三个月,时间久了会受不了,与其苦苦绑在一起,为何不各取所需呢?”她娓娓劝道。

  方晟一味摇头叹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当天连晚饭都没吃,独自坐在阳台上抽烟直到凌晨三点多钟,看着不远处维多利亚湾海面上星星点点,怆然涕下,觉得自己彻头彻底失败了。
  原以为真能象爱妮娅所说的左右逢源,左搂右抱,不料去年因为赵尧尧陪伴在身边,白翎负气之下鲁莽行事险些丧命;如今白翎来到江业,赵尧尧却远走香港。
  他想让她俩都高兴,却始终做不到。
  正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夜凉风冷,回去睡吧。”
  原来赵尧尧也一直没睡着,来到阳台给他披了件衣服,然后拉着他的手回房间。方晟象乖巧的孩子听任她摆布,到了床上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天亮才迷迷糊糊打了个盹。
  本来两人计划到澳门逛逛**,体验一掷千金的感觉,但这个话题摆到台面后哪有兴致?接下来两天里方晟苦苦相劝,赵尧尧偏偏是犟脾气,决定的事不容更改,直到启程前都不肯退让半步。
  方晟满心抑郁地登上回双江的飞机,抵达机场时惊讶地发现省城还在下雨,赶紧打电话给正府办,得到回答是雨一直没停过,而且是小雨夹大雨,前两天江业河沿线已有两处溃堤,幸好缺口不大,很快被沙袋等堵住。

  “再这样下,恐怕要发动全县进行抗洪抢险了。”值班人员说。
  回江业途中与于道明联系,他是分管水利的副省长。于道明似乎正在某处现场指挥抢险工作,信号很差,背景相当嘈杂,扯着嗓子提醒方晟要抓紧预防,千万不可疏忽大意,然后匆匆挂断电话。
  奔驰在高速路上,放眼望去沿途白茫茫一片,凡是有河的地方两岸布满了抢救人员,这场比往常提前一个月来临的雨讯打乱了所有部署,令整个双江惊慌失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