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叔叔说的是,不过,说到交朋友,我很好奇,官场就是一个集人脉作用于大成的地方,不是人踩人,就是人拉人,能产生真正的友谊吗?”
  陆翰学闻言一怔,紧接着眉头便皱了起来,不悦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官场虽然讲究人脉,但人脉却不是官场的全部,如果人人都去钻营而不求政绩,这个国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小小年纪喜欢臧否权威这没什么,但若真这么想,可就是愚蠢了。”
  “是,您教训的是,凡事都有好有坏,官员不可能都是满脑子只有升官发财的垃圾,像陆叔叔您这样好官还是有不少的。”
  又是一记马屁送上,陆翰学的神色就和缓了许多,又喝了一口酒说:“你又说错了,当官的都是人,是人就有私心和**,这世界上基本没有不想升官发财的官员,你叔叔我也一样。毕竟这也是上进心,它本身是没有好坏之分的。

  一名官员是不是好官,评判的标准从来都不是他想要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
  能让治下的百姓有饭吃、有钱赚、安居乐业,那这里的官员就是好官,哪怕他对领导溜须拍马毫无节操可言,也是个好官。
  小子,有个放诸天下而皆准的道理,叫做‘水至清则无鱼’,世间的是非对错黑白太少太少,你可以刚正不阿一心追求光明,但你不能拿这套标准去否定他人的价值。
  说句有些偏激的话:人类社会文明科技的发展,绝大部分都是由灰不溜秋的人推动的,黑白泾渭分明的那些家伙,不是大贤大圣,就是大奸大恶,仅仅只能做到精神层面的影响,于现实是没有太多实际意义的。”
  听完这番话,萧晋的嘴角就翘了起来,像只刚刚偷到了鸡的小狐狸。
  除了面对自己极亲极亲的子侄辈之外,一般有点脑子的官员都不可能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陆翰学虽然喜欢萧晋,但还没到说话毫无顾忌的地步,之所以会如此赤果果的剖析官员,只有一个原因——他喝醉了。
  当官的基本上都是海量,他自然也不例外,两人到目前为止一瓶白酒才刚刚见了底,哪怕是五十四度的高度酒,也不至于会醉到大脑不受控制的地步,可是,萧晋在鱼锅子里加了一点提高人体气血运行的药。
  这种药是补药的一种,对人体是没什么坏处的,只是服用后短时间内不适宜吃辣与喝酒罢了。
  辣椒本身有发散、行气和活血的功效,再加上那种大补药,气血运行快了,酒精被吸收的速度和分量自然也会大大增加,饶是你千杯不醉,也逃不脱头昏脑涨、思维迟钝的下场。

  如此对待一位对自己还算亲近的长辈,萧晋心里要说一点愧疚都没有,那是假的。只是陆翰学这个人太稳了,谋定而后动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谨慎,凡事有个三四成的把握,萧晋就敢拼一把,而他即便把握到了七八成,可能还会犹豫犹豫再犹豫。
  邓兴安的老婆孩子现在还在监狱里,不管能不能成功升迁到省城,都是一颗不稳定的丨炸丨弹,说不定哪天便会被政敌攻击引爆。如果萧晋是在陆翰学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跟他谈,百分之百不会成功,就算他被说动心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给出肯定的承诺。
  开国已经将近百年,一切都步入了平稳发展的正轨,官员们已经不需要用激进来创造财富,稳重才是最大的优点,这就是陆翰学无论官声还是考评都那么优秀的原因。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陆叔叔金玉良言,小晋记住了。”给陆翰学又空了的杯子斟满酒,萧晋的态度十分尊敬。无他,陆翰学的这番话确实是难得的处世教诲,值得他表示感谢。
  陆翰学满意的点点头,端起酒杯滋溜一口,又感慨道:“可惜你志不在体制,若是肯做官,将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叔叔过奖了!虽然在官本位社会当官是出人头地的唯一出路,但其他行业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就比如小侄吧!明明是平头老百姓一个,您的二把手邓兴安有事儿还不是得过来求我?”
  提起这个,陆翰学心里就很不舒服。倒不是可怜邓兴安,只是觉着堂堂高官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有些感同身受的悲哀。
  “他有什么事儿求到你这儿了?”
  “还能有啥事儿?想挪挪窝呗!”萧晋看似随意的说道,“您应该也听到风声了,他的老领导马上就要进京城六部衙门,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甘心错过?”
  这事儿陆翰学当然知道,蹙眉问:“他想求你放他一马?”
  萧晋反问:“您觉得我该放他一马么?”
  陆翰学沉吟片刻,说:“邓兴安这个人虽然权力心很重,但能力还是有的,做内务官可能会搞得乌烟瘴气,若是主政一方,对于治下百姓来说却是好事。
  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惹了你的邓睿明已经锒铛入狱,你在龙朔做的又都是正当生意,要是遇到了难处,叔叔不可能不帮你,留着邓兴安也没什么大用,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萧晋点点头,“不过,他所求的不单单是放他一马,还有个事儿让我很是为难。”

  “什么事儿?”
  “他儿子和老婆的事情虽说没有被公开出去,但在你们体制内的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大领导们先入为主的对他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他的老领导也不能只手遮天,因此,他需要一位影响力和名声都不小的人来推举他,这个人最好是他的同僚或者顶头上司。”
  看着陆翰学的眼睛,萧晋终于说出了今天的目的。
  陆翰学闻言愣了好一会儿,接着表情就沉了下来,寒声道:“原来这才是今天这锅鱼的真正目的啊!小子,跟我耍心眼儿,是不是?”
  “我承认专程请您来天石县参加奠基仪式确实是为了这个,但这锅鱼却是不管有事儿没事儿都肯定会有的,不是鱼也会是别的东西,您是小柔的父亲,我是一直都把您当作一位可以亲近的长辈来看待的,给您做饭,本就是应有之义。”
  听了这话,陆翰学的脸色才好了一点,但还是冷哼一声,说:“事前不告诉我,等我看完天石县的变化之后才说,你是想用这些政绩来威胁我么?”
  “哎呦!我的陆叔叔诶!别说我跟小柔的关系了,就算不认识她,也不可能对您如此不敬啊!我的目的仅仅就是想让您知道,我有能力、也一定会把天石县变得更好,希望您在看过之后可以继续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就这些,要是还有别的想法,天打五雷轰!”
  萧晋赶紧赌咒发誓。
  陆翰学也不相信自己不答应他就敢撤资,不单单是知道他干不出这种让人齿冷的事,就是从商业的角度出发,也没有为了一时意气就让自己的钱全都打了水漂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邓兴安调走了对你、对天石县都有很大的好处?”

  “是的,因为他将被调去的地方就是省城。”萧晋道,“另外,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办事;虽然邓兴安到了省城品级也不会比您高,但有他在巡抚衙门,您想要在省里做点什么,也能比以前稍微便利一些不是?”
  日期:2018-02-24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