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9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空去推测对方的目的,南宫兜铃必须马想出办法破除结界,她害死了崇修平的妹妹,要是连他也暴毙,南宫兜铃可要背负两条人命了。
  “破结界的方法是……”南宫兜铃急得来回走动。
  结界不可破,才叫做结界。
  结界一旦设立,除了施法者本人否则谁也破坏不了。

  南宫兜铃无计可施,只能眼看着崇修平慢慢地在自己面前死去。
  南宫兜铃气的想骂粗话,笨蛋崇修平,你面前的可不是真货!我才是正版,你赶紧识破她然后马把手撤回来,现在止血还来得及!
  泽兰显得心慌意乱,“你这么烦躁,弄得我也忐忑不定的。”
  南宫兜铃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泽兰,你说,是有人发短信把你叫来这里的?谁发的短信?”
  “陌生的号码,我也不知道是谁。”泽兰拿出手机,解锁,递给她看。
  南宫兜铃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下回拨,打给这个发短信的人。

  结界无法困住空气和数字信号这类流动的物质。
  所以电话成功的打了出去。
  结界外,凭空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南宫兜铃弯起嘴角微笑,没想到蒙对了,把泽兰叫出来的,也是这个冒充者。

  铃声久久响着。
  假兜铃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外套口袋。
  崇修平一开始没有反应,过了几秒才抬起头,看着假兜铃,“女法师,你的手机铃声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假兜铃倒是不慌不忙,收起手决,掏出手机接听。

  南宫兜铃隔着一道结界对她说:“我不管你是男是女,我只知道,你的出现,绝对不是为了帮我。我送你一句忠告,下次要做坏事的时候,记得把手机关机。”
  假兜铃默不作声的挂断电话,权当没听到。
  崇修平撤开手,努力站起来,“你不是那个姓南宫的女法师,为什么要假扮她?”
  假兜铃并不急着变回原样,而是继续用她的声音,俏皮的说:“现在才识破,真够笨的。”

  南宫兜铃发现,崇修平和这个冒充者相互认识。
  崇修平称呼他为“宗主”。
  南宫兜铃摸不着头脑,“宗主”?
  什么样的门派会以宗主作为头衔?
  大部分玄门教派,包括排名前三的“密言宗”、“达摩教”和“引魂派”的最高掌权人,都并非以“宗主”自居,而是称之为“掌门”。

  引魂派的掌门人目前还是由师公陈玄生担任着,会被称作“宗主”,定是很独特的教派。
  可南宫兜铃搜肠刮肚也没想到任何一个符合条件的门派。
  在玄门界,所有掌权之人都不屑自称“宗主”或者“教主”,因为这样的头衔有着邪恶和专制的气味,要是有人如此自称,总有点邪门歪道的意思,只会受人鄙夷。
  可这个假冒者不在乎世俗眼光,非常享受被人称为“宗主”的感觉,脸的笑容久久不散,并且带着一丝顽皮和恶劣。
  “你怎么一下子听出是我的手机铃声?”假冒者问。

  “宗主,次和夕余琴师见面时,他亲口对我说你的铃声是他弹奏的,从来没有流传到世间,你很喜欢,所以录了下来当做铃声,后来当着我的面响过一次,由于曲风很有夕余琴师的特色,所以我印象很深。世人是无法复制这首曲子的,因此,你一定是宗主不会有错。”
  “早知道不设铃声了,不过没办法,我实在太喜欢这首曲子。实在不想给你认出来啊……”假冒者挠挠自己的鼻尖。
  崇修平说:“刚才我苦苦的呼唤你,求你帮助我,可你却无动于衷,如今,我妹妹死了,你才出现,而且还变成那个女法师的样貌,宗主,我可以问问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吗?”
  “还差一点点,不如你完成祈愿仪式后,我再告诉你?”
  崇修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宗主,你想我流血而死?”
  “如果你不配合,我无法让你妹妹复活了哦。”
  “我明白了,你是故意的。”崇修平说:“你一开始不救我妹妹,故意看着她惨死,然后你再出现,用能够复活她的诱饵来引诱我进行祈愿,宗主,超度崇志国对你有好处吗?”

  “别问那么多,如果想让你妹妹还原,最好乖乖听话。”
  崇修平动摇了,望向怪尸。
  尸体浑身下都布满了鲜红的颜色,还差肚皮下一点点没有覆盖。
  崇修平抬起手,再次按在怪尸额头。
  那位宗主微笑道:“对,这才像话。”
  结界里面,泽兰说:“抱歉,我要把一下孩子。”
  “把孩子?”南宫兜铃一时没听懂她这话的意思。
  泽兰解开襁褓,脱掉孩子的尿布,说:“我出来的太急,没有带母婴包,尿布满了,又没有替换,当着你面,你不会介意吧?”
  “小孩子尿尿有什么好介意的。”原来是把孩子撒尿的意思。
  南宫兜铃不忍心再看见那婴儿的怪异四肢,扭过头,心里一阵难受,孩子是无辜的,凭什么要承受如此沉重的罪恶诅咒?
  南宫兜铃重新看向崇修平,那个傻瓜简直是在作死,还以为揭穿了这个假冒者的身份,能让他幡然醒悟过来,没想到这个傻瓜还是那么固执的赶着送死。
  对那个“宗主”言听计从的,难不成崇修平有把柄在他手?
  还保证一定能够让小雅复活,真话还是谎言?
  这人到底什么来历?

  由于他一直冒用着南宫兜铃的脸,暂时无法得知他的真实容貌。
  身后,泽兰哄着正在哭闹的宝宝。
  南宫兜铃叹气,把泽兰叫过来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忽然间,南宫兜铃察觉到透明的屏障在微微的扭曲,导致外面的景色有些变形。

  南宫兜铃觉得怪,抬起手,放在屏障,原本坚硬如同墙壁的屏障,如今竟然变成了肥皂泡泡似的,柔软无,手指一按,松垮下去。
  屏障变得好薄好薄,南宫兜铃用力让手前进,但始终还是差了一点,只要再薄一些,屏障必定能够直接消失。
  发生什么事?
  她什么都没有动,结界为何会变薄?
  被泽兰的声响吵到,回头盯着这位母亲为孩子裹襁褓的画面。
  又低头看向地的尿渍,原本应该湿透的土地却干燥无,好像在告诉她,尿被某种物质吸收掉了。
  南宫兜铃恍然大悟,不会吧,难道破除结界的方法是……尿?
  太离了。
  但是这个猜想并非空穴来风。

  尿液被吸收掉是真实发生的事。
  南宫兜铃说:“泽兰!孩子还想小便吗?”
  泽兰摇头:“刚刚才小完,哪有那么多。”
  “那你呢?”
  “我?”
  “你赶紧再往地撒泡尿。”
  日期:2018-02-2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