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9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一开始不想成为恶人,是你们这些世人把我逼成这样的,我要报仇,我要把崇家灭门,让这个家族从此在地球绝种,在办到之前,我是不会投胎的。”

  崇志国发出阴森森的笑声,“原来杀人也没那么痛苦,我还以为会饱受良心的折磨,但我如今发现,我的良心已所剩无几,不需要再维持我的人性,这个叫做小雅的,活该!谁让你要利用她来设陷阱。女法师,是你本人借助我的手来杀死她的,你也是同谋。”
  南宫兜铃在结界听的浑身打颤,愤怒和后悔在血管里交织。
  她咬住嘴唇,手指拿出一张白符,变成一把短小但是锋利至极的刀子,抵在自己咽喉边,心想,她这样为小雅赎罪吧,一命抵一命。
  假兜铃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不动声色的侧过头,手指悄悄在衣襟遮挡下轻巧划过。
  南宫兜铃手的刀子变成了雪白的粉末,细小如尘埃,在空气飘荡,消失。
  对方破解了她的法术,看样子是不想南宫兜铃寻死。
  南宫兜感到一双温暖的手搁置在自己肩膀。
  泽兰在旁边扶着她的肩膀,对她摇摇头,“请不要冲动,寻死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南宫兜铃看向她怀里的婴孩,丑陋的孩子时不时发出熟睡的呼噜声。
  这个母亲经历了如此糟糕和绝望的事情,依旧坚持了下来,南宫兜铃要是这么寻死,简直太软弱。
  南宫兜铃最不想成为的是懦夫。
  泽兰坚定的眼神立即给了南宫兜铃莫大的勇气。
  不管如何,静观其变再说,死不能解决问题,说不定还有转机。
  万一这个假冒者真的能让小雅还魂,那她不用以死谢罪了。

  崇志国冷笑道,“我虽然没有人类的感官触觉,但我不得不说,你的妹妹实在是紧得过分,我几乎无法穿透她,她的身体太小了,肚子容不下我的鬼精,居然这么把她折腾成破烂儿,我是没有预料到的,我不得不承认,侵犯了这么多女子,我还从未试过年纪这么小的,也许以后我要转移我狩猎的目标,专挑小雅这样年龄的女童,才有意义,才能让世人更恨我,他们恨我,等于恨整个崇家,因为是你们把我逼成这种地步的。我本来是人,不是怪物,可你们却硬要我化身恶魔,那我便不再违背你们的愿望。”

  眼看崇志国想逃走,但他还未走远,尸身被某种隐形的力量拽了回来,四肢趴在地。
  崇修平的表情仿佛一个迷路在沙漠里的人那样绝望。
  好像已经失去了喜怒哀乐。
  他举着流血的手,不做任何犹豫,快步走到崇志国面前,“没用的,你走不了,你这具圣体金身根本不能离开你的墓穴。”

  崇志国似乎不相信,不甘心的在地划拉四肢,但始终无法再前进一步。
  崇修平已经走到他面前。
  狠狠抬起脚,踩在怪尸背。
  崇修平将沾满鲜血的掌心覆盖在崇志国的额头。
  崇志国一接触到人血,像给人丢进油锅似的,身体痛苦的绞拧起来。

  假兜铃在旁迅速启动咒语,一阵白光将崇修平裹住。
  无论怪尸的肢蹄如何踢踹,都会被这圈白光反弹回去,丝毫伤害不了崇修平半分。
  假兜铃双手竖在嘴唇边喃喃不休的念诵咒语。
  崇修平掌心里渗出来的血液一瞬间染红了怪尸的整个面部轮廓。

  鲜血的颜色持续往外扩张弥漫。
  南宫兜铃在结界紧张的看着,这摆明是血喷,崇修平会失血而亡的。
  血红一寸寸侵染怪尸,凡是给鲜血经过的部位,都变成了石块。
  动物肢蹄成了一根根形状怪异的石柱,僵持在半空动弹不得。
  只有人形尸身还是原样。
  假兜铃撤销了白光的保护,崇修平已经不再需要了。
  假兜铃又做下一步动作,指头一动,又是一张白符飞出唰唰割破了怪尸身的绷带令其肌肤原形毕露。
  青灰色的尸体,布满猩红色的法符。
  颜色崭新的像刚刚才画去的。
  假兜铃说:“崇先生,这些法符是最后一个步骤,我必须逼出你体内更多的鲜血来洗去这些法符,才能大功告成。”

  “女法师动手吧,不用和我商量,我只想尽快结束,好让我妹妹回来。”
  假兜铃面无表情,分不出这个假冒者的真实情绪。
  只见她手决飞舞。
  正版的南宫兜铃一看到假冒者出来的这个手决,心脏强烈的震颤着。
  南宫兜铃好像看见了新的希望,狂喜且兴奋,双手不由自主的趴在结界,自语道:“这个手决我认得,是我们引魂派独有的!”
  南宫兜铃双眼闪烁着重见天日般的光芒。
  “所以呢?”泽兰不能理解。
  南宫兜铃抓住她衣袖:“还不明显吗?既然会用我们引魂派的法术,这人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师父!那死老头子想帮我的忙,所以才假扮我的样子,哎呀,直接跟我商量不好了,何必单独行动?这老头真是的!”
  南宫兜铃不再生气,全神贯注的看着假兜铃作法。

  心里头还美滋滋的,师父果然还是很疼她的,肯定是因为放心不下她,所以才暗地里搞这么一出年度大戏。
  南宫兜铃虽然开心,但依然有些隐隐不安。
  小雅……南宫兜铃心里呼唤,算师父出马,也只能让她以僵尸的形态复活而已。
  师父难不成只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敷衍崇修平?
  没有闲暇胡思乱想,假兜铃那边作法持续着,大量鲜血从崇修平的伤口里涌出来。
  南宫兜铃微微捏一把汗,师父,你可悠着点,别为了超度一个亡灵,又增加了一个牺牲者,千万别跟南宫兜铃一样走岔路,得不偿失。
  崇修平脸已露出惨败如纸的神色,身体也支撑不住了,双膝一软,跪在地

  “女法师,还不行吗?”崇修平虚弱的说:“我感到身体里面的血都要流尽了。”
  假兜铃说:“不要松开手,还差一点点。”
  看向怪尸,确实还差腹部那一块,面的法符特别顽固。
  崇修平几欲晕倒的样子。

  结界的南宫兜铃不免疑惑起来,“师父有点太过头了,他这是要把崇修平往死路赶。师父明明说过,活人亡者重要这种话,如今却一副不拿人命当回事的态度,实在是很不对劲啊……”
  泽兰很小声的说:“眼前这个冒充者,真的是你师父吗?”
  经泽兰这么轻轻一点醒,南宫兜铃顿时寒毛倒竖,骇然地想:会不会是自己弄错了?这个假冒者,并不是南宫决明。南宫兜铃的猜测,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认真的看着假冒者的一举一动,用的的确是引魂派的手决,白符也是和自己的门派一致,可是总有一点点别扭……

  南宫兜铃花了几分钟,终于分辨出那细小的别扭之处。
  引魂派的白符一旦使用后都会焚化成灰烬或者直接碎掉,总之不可能再保持原来的样子。
  可是这个假冒者飞出去的每一张白在用过之后,都只是轻飘飘的原样坠落在地面而已。
  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足以说明这个人不是真正的引魂派弟子!
  发现这一惊人的事实后南宫兜才明白自己被彻底的利用了!
  这人不可能是师父!究竟是谁!
  而且看样子,假兜铃正在满不在乎的让崇修平送死。

  再流血下去,无法挽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