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437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懂得内敛的萧普贤女并没有明着表达她自己的意思,而是道:“此事最好征求一下四军大王和林牙大石等将领的意见。”
  萧干和耶律大石等将领,都要求决战到底,都抱着必死之信念,因此,虽然萧普贤女也没有表态,可耶律淳还是知道了萧普贤女的意思。
  耶律淳又看向左企弓。
  左企弓见之,道:“陛下,宋朝兵马虽多,但不堪一击,大石都统以两千兵马即能杀的他们屁滚尿流,宋朝不足为虑,重点应该防御女真和李……”

  左企弓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有内待冲进来,道:“禀报陛下,密探传回来消息说,湘阴王聚集了天德、云内等地的番汉兵马并西夏和蒙古大军共二十万(其实只有不到十万)出了天德军直奔西京而去,说要收复故土,擒……擒杀叛逆,另外李衍也亲率二十万(实际上只有十万)大军出了云地向西迎战,双方不日即可能就要进行大决战。”
  四月初。
  天祚帝纠集了四万蒙古大军并三万西夏大军出了夹山,越过渔阳岭,直奔天德军而来。
  四月中旬。
  天祚帝又在天德、云内等地收集起来了两万多番汉兵马,并开始在天德军驻扎。
  四月下旬。
  天祚帝派数千游骑进抵清水河,欲犯朔州边境。
  (清水河与山西、偏关接壤;西濒黄河,与准格尔旗隔河相望;北临古勒半几河与和林格尔毗邻;西北方与托克托相傍,整体位置处于“蒙、陕、晋”三地交界处。)
  战前,刘锜将走报机密特种军全部放了出去。
  而奏报机密特种军其实早就将前段时间吸收的契丹族、溪族、汉儿、渤海人细作送入天祚帝的军中。
  另外,辽西的天眼也密切关注着天祚帝的辽、夏、蒙古联军的情报。
  因此,刘锜对于联军的一举一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获悉天祚帝将派数千游骑渡过清水河,刘锜以岳飞将第一营、拐子左军、拐子右军、方杰营(岳飞军中骑兵营)埋伏在联军游骑所必经之地。
  那一战,岳飞巧设埋伏,杀得联军游骑惨败,擒获辽军千户两人,最终只有不到二百残兵败将逃了回去。
  通过审问,岳飞从那两个被擒获的辽军千户那里得知,辽将耶律敌烈和特母哥军部屯驻距清水河三十里的白河滨。
  岳飞当机立断,乘耶律敌烈和特母哥军初至毫无作战准备,夜袭其营。
  结果,斩获甚众,耶律敌烈和特母哥只率领一千多人马逃回天德军。
  五月初。

  联军又分三路渡清水河来叩关。
  刘锜使用疑兵之计,大开关门。
  联军不知虚实,所以不敢冒进。
  刘锜乘其犹豫之际,以强弓、劲弩、飞雷炮齐射,继以骑兵猛冲。
  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联军,很快不支,向清水河溃退。
  第一营、拐子左军、拐子右军很快衔住掩杀,联军又死伤数千。
  五月中,联军移驻城东拐李村。

  刘锜利用联军骑兵不善夜战的弱点,派牛皋带领本部三千人马冒雷雨去夜袭。
  牛皋乘黑夜带人突入敌营,等电光一闪,便一跃而起,奋勇进杀;电光过后,牛皋和其部下则全都潜伏不动。
  联军不知牛皋营的底细,满营大乱。
  牛皋营则按战前约定好的暗号,时分时聚,杀得联军大败。
  联军在惶恐之中,后来竟自相残杀。

  等到天明,联军已无力还击,只得退去。
  天祚帝获悉前锋军接连遭重创,大怒,然后亲率精兵十余万由天德军驰援,进抵清水河西岸,人马蔽野。
  见天祚帝率十万马军来攻,不少人都恐以步军为主的梁山军不敌,连连向李衍进言,想要坚守不出。
  李衍力挺刘锜,委以全局,让刘锜伺机而战。
  数日后,天祚帝以西夏三千铁鹞子为主,派一万大军到关下骂战。
  早晨天气凉爽,任辽军和西夏大军百般辱骂,刘锜就是坚守不战。
  午后天气酷热,铁鹞子军士纷纷解甲纳凉,刘锜突然派第一营出西门佯攻,继以韩世忠将铁浮屠和拐子左右军潜出南门,攻击联军的侧翼,大败联军。
  天祚帝不甘失败,移驻朔西,企图久围朔州。
  时逢连日大雨,刘锜又频频派兵夜袭。
  天祚帝实在是疲于应对,只能于五月中旬退回天德军。

  此战,刘锜以朔州为防御要点,利用天气以及联军不习夜战等弱点,以攻为守,以长击短,重创联军主力,粉碎了联军的第一次进攻。
  而退回天德军的天祚帝,痛定思痛,认为他之所以败给李衍,主要是因为李衍有朔州天险为依托,如果是堂堂之战,败者必然是李衍。
  另外,因为联军的大部分军队都是天祚帝跟别李乾顺和蒙古各个可汗借的,天祚帝很怕,时间拖得久了,这支联军会散去,尤其是在连连失利的情况下。
  基于此,天祚帝亲自给李衍写了一封战书。
  内容如下:
  天命至大,不可以力回;神器至公,不闻以智取。古今定论,历数难移,是以圣人戒于盗窃。故安东都护府大都督李衍,比因寇乱,遂肆窥觎,外徒有周公之仪,内实稔子带之恶,不顾大义,掳我妻女,窃我大宝,夺我土地,行桀虏之态,误国害民,毒施人鬼,恣纵将士剽掠州城,致我去人陷入涂炭。历观载籍,无道之臣,贪残酷烈,于衍为甚。天方悔祸,神不助奸……今统雄兵百万,战将千员,欲与足下于十日后六月初四会猎于清水河畔,不知足下可敢应战否?

  接到天祚帝送来的战书,李衍将众将、众参谋聚集到一起,然后将战书传给他们看。
  所有人都看过了之后,李衍问:“耶律延禧想跟我决战,对此你们怎么看?”
  陈箍桶道:“辽主之所以寻求决战,是因为他自知继续之前的战斗他毫无取胜的机会,所部又非其亲军,不稳,随时都有可能散去,所以,微臣认为,应该继续之前的以守代攻,相信用不了多久,辽主之大军便会不攻自破。”
  大部分人都赞成陈箍桶的提议,毕竟,能立于不败之地,谁又愿意去冒险?
  老实说,陈箍桶的提议并没有错,是老成稳重之策。
  李衍却不会采纳陈箍桶的提议。
  李衍已经获悉杨可世兵败于兰沟甸。
  兰沟甸之败乃是宋军一败再败的序幕,接下来就是燕京地区风起云涌之时,最多半年多,他李衍要是夺不下燕京,燕京就必定会被金人所夺。
  所以,李衍不能再跟天祚帝在这里纠缠不休了,得赶紧去燕京参与逐鹿,否则,一旦燕京落入金人或是宋人之手,那自己可就不仅前功尽弃,还有可能得被困在云中这一偶之地。
  李衍看向刘锜、韩世忠、岳飞、吴玠等将,问:“如果我与耶律延禧决战,咱们有多少胜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