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6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月中旬引水渠工程终于完工,费约松了口气,打算挑个好日子正式引江业河入莲花河,谁知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引水仪式只得后延。暴雨迅速使得江业河水位上涨,为防止引水失控,容波等人一再建议等雨停后水位下降再说,费约虽着急想赶紧完成第二阶段,回填引水渠,但亲眼看到浩荡无垠的江业河水面,心里也有点打鼓,遂吩咐加固引水渠两端堤坝,做好防汛准备。
  谁知今年天气见了鬼,雨连绵不绝下了十多天还没有停歇的意思,江业河水位居高不下,有些河段已逼近警戒线,方晟沿着江业河一天跑了几十公里,亲自视察河堤并及时调集人员抢救加固。
  茫茫大雨中县人民医院城北新城分院工程全部结束,大批医疗设备、仪器源源不绝搬进去,预计六月底便能正式挂牌营业。然而就在紧锣密鼓筹备开业期间,计卫局与人民医院为分院院长人选问题发生严重分歧,连分管副县长房建军都没压住,一直闹到方晟面前。
  双方分歧在于:计卫局依照人事安排惯例准备任命县中医院副院长到分院负责,行政级别一样,不过职务实际上提了半级,毕竟主持全面工作嘛。人民医院却认为既然是自家分院,院长人选就应该内部产生,中医院有副院长,人民医院就没有?凭什么中医院副院长过来主持分院工作,难道人民医院几个副院长都不如他?
  说白了就是持续十多年的人民医院与中医院的矛盾,如果再牵强一点,那就是西医与中医之争。
  再从另一个层面上讲,计卫局与人民医院其实也一直暗藏心结。计卫局局长和人民医院院长都是正科级,但计卫局对人民医院有管辖权,经常指手划脚发号施令,人民医院虽然不满也没办法;但另一方面人民医院倚势自重,经常不把计卫局的话放在眼里。平时彼此都积压了很多怨气,这回通过分院院长人选问题彻底爆发。
  方晟耐心地听计卫局长和人民医院院长说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温和地问:

  “目前中医院那位副院长是不是唯一人选?”
  计卫局长坚定地说:“是,我局认为该同志业务……”
  “你认为人民医院副院长当中有几位符合条件?”方晟转向人民医院院长。
  “呃,综合年龄、资历、业务水平等各方面,至少有两位。”
  方晟当即拍板:“这会儿就通知这三位同志到正府报到,我和房县长,还有你们两位当评委进行面试,择优录取!”
  “啊!”大家没想到竟是这个结果,面面相觑。停顿了好久,卫计局长结结巴巴说:
  “方,方县长,面试题目起码要,要花几天时间准备一下……”
  方晟皱眉道:“准备什么?我不需要那些专业的问题,分院院长未必是最好的医生,但必须是优秀管理人才,面试由我提问!”
  第一位就是计卫局推荐的中医院李副院长。
  方晟抛出三个问题:你打算怎样把分院办成一家老百姓嘴里的“好医院”?你如何处理医患矛盾?面对医疗费、药品价格居高不下的现状,你有什么想法和建议?
  回答必须简洁,限时五分钟。
  前两个是卫生系统最常见、最普通的问题,一年不知发多少红头文件、开多少次会就是反复强调和提请关注,让院领导来回答别说五分钟,滔滔不绝说五个小时都不带打停的,李副院长很谨慎地各分配两分钟回答前两题,最后一题则认为医院作为半财政拨款半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提高医疗费用是对医生职业的尊重和保护,而控制药品价格要从源头抓起,取缔层层加码的医药中介、经销商层面,努力让药厂直接与医院联系,真正做到让老百姓得到实惠。

  第二位是人民医院分管外科的居副院长。前两问回答大同小异,最后一问他的观点是从省级层面组织药品采购团,比如分人民医院系统、中医院系统,定向对各大药厂进行招标,基础设想也是抛却中间商层次,减少药品流通环节。
  听起来两人的水平差不多,难分高下。房建军暗暗瞅了瞅方晟,担心他下不了台。
  第三位是人民医院分管后勤的连副院长。听到三个问题后他微笑道方县长,我能不能忽略前两问把时间都用到最后一题?
  方晟也微笑着问说说你的理由?
  因为前两问有大量文件支撑,一百个人回答都大同小异,而关于最后一题我有自己的设想,因此需要五分钟时间。

  可以。方晟说。
  连副院长道我是骨科医生出身,经常与药品、医用器械等医药中介打交道,后来分管后勤,长期负责药品招标采购和贮藏保管,切身体会到药品价格飞涨的节奏以及给老百姓造成的困扰。到底如何控制医疗费、药品价格居高不高,我觉得要分两个层面来探讨。首先医疗费价格,现有分级收费体系是合理的,镇卫生院、社区医院收费低廉,大医院分级分等合格依次提高,可以适当限制和分流患者,避免小病大治、占用优质医疗资源的情况,这一点目前已形成共识,不必赘言;关于药品价格问题,很多人认为取消流通环节、集团招标采购是贴良方,我看未必……

  方晟看下时间,道你可以说得再具体点,我给你加两分钟。
  谢谢方县长。连副院长说在商品经济时代存在即合理,医药中介确实是不可缺少的流通环节。打个比方,梧湘地区医院解决患者眼睛干涩的问题通常使用聚乙烯醇滴眼液,价格偏高,且滴入眼睛后略有刺痛感,后来有医药中介来找我,推荐清树各大医院用的新泪滴或银山用的玻璃硝钠,价格便宜近一半,效果却差不多。这就是医药中介的作用,因为现在药厂太多了,每家厂的药品同质化现象严重,很多不过是旧药换个包装而已,作为医院不可能投入人力物力去鉴别、比较、分析,综合药品中介的意见更有效率。不能取缔药品中介,那么如何压降药品价格呢?我建议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医院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开设低价药品超市,二是发布低价药品清单,规定一些常用病症必须使用哪些药,防止医生为了分成故意摈弃低价药品……

  低价药品超市怎么开?经营理念是什么?方晟饶有兴趣问。问到这里无须多说,房建军、计卫局长和人民医院院长都知道连副院长大概就是分院院长了!
  连副院长略一思索,说低价药品超市其实是一个便民服务,当然不以赢利为目的,而是专门出售一些价格低廉、各大药店不愿经营常见药,比如扑尔敏,现在跑遍大街都别想买到,可药店会推荐你使用各种各样药效相同价格却是几倍、十几倍的替代药,说穿了不过是把扑尔敏改头换面,主要成分还是马来酸氯苯那敏。超市会有医生值班,回答关于用药的注意事项,我觉得值班可以跟方便门诊合二为一,让老百姓买得放心,用得安全。至于低价药品清单,有些地区的医院已开始试行,这方面梧湘是落后了……

  连副院长离开会议室后,方晟微笑道大家认为三位候选人怎么样?要不要投票表决?
  日期:2018-04-1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