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坐乌篷里吧,我坐船头就好。”少年笑着说。
  “鸭屎,这位小哥好漂亮,”黑蜘蛛在鸭屎耳朵边小声说,“你问问他的名字。”

  “你想干嘛?”鸭屎满是醋意地白了黑蜘蛛一眼。
  “问问吗,求你了。”黑蜘蛛拿肘子在鸭屎腰际蹭来蹭去,撒娇地小声说。
  鸭屎平日里最受不了的是黑蜘蛛撒娇,她撒娇的水平完全不像个少女,倒像个烟花女子,每次鸭屎都肉麻得不得不屈服。
  “这位小哥,怎么称呼?”鸭屎大声问。
  “皮六。”少年笑着说。
  日期:2018-02-22 20:50:29
  第61章 初闻天下事

  听少年说自己叫“皮六”,鸭屎一惊。他心里想,好奇怪,这个名字怎么也像是在哪儿听过呢。黑蜘蛛拍了下他的肩膀问:“你怎么呆了,问问他去哪儿啊。”
  皮六坐在船头,看着乌篷里的这对小男女,笑着说:“这位姐姐,有话自己问就好了,何苦难为这个兄弟。”
  黑蜘蛛一听脸颊红得跟猴儿屁股似的,低下头不好意思说话。最让她不好意思的是,刚才她求鸭屎问皮六名字的时候,人家也听到了。这下子可囧死了。鸭屎推了下她,随后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我叫鸭屎,排行老四,叫我鸭屎,或老四都行。”鸭屎自我介绍道。随后他看了下低着头的黑蜘蛛,笑着说,“这是我二姐,你可以叫她…”鸭屎刚想说她叫黑蜘蛛,突然发现这个名字与自己的名字一样难登大雅之堂。
  自己的名字难听也罢了,毕竟自己是个男孩,可师姐已经长成,早已出落得像个大家闺秀。如今又穿了一身美艳的衣服,蜘蛛等肢节生物哪儿配得上二姐。于是,他改口说:“她小名叫珍珠,黑珍珠。人家说黑珍珠是深海珠,比较名贵,所以二姐就叫黑珍珠了。”
  黑蜘蛛听鸭屎脑筋急转弯似的维护自己的面子,噗嗤笑了,拿左手食指在鸭屎背上使劲儿戳了一下。鸭屎又疼又痒,差点跳起来。
  “皮六从东北来,很高兴能认识两位。我来微山见了下老家的亲戚,如今回济宁找我父亲的部下…哦,不,我的意思是,我去济宁看下我爸爸的几个朋友。他们前几个月就回到了济宁。”皮六言语里遮遮掩掩的,让鸭屎觉得这人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瞒着没说。
  “我们俩是去济宁寻找师父。我们师父去济宁办事,很久没有回来了,我们去看看。”鸭屎说,“皮六兄到了济宁住哪儿?等我们寻着师父后也好去拜访。”

  “别客气,”皮六转脸朝鸭屎道,“具体的地方还没有定,估计要先住客栈吧。”
  “也好。反正济宁也不大,总有再见的机会。”鸭屎说。
  “是的。”皮六听鸭屎说了半天,内心也有种很奇特的感觉,仿佛他在哪儿见过鸭屎,像是梦中,又像是现实中。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打听下,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很多话不好开口,于是便没有再问。
  随后,三个人半天没说话,只能听到船底下哗哗的水声和船家粗粝的喘息声。
  又过了好一会儿,鸭屎打破僵局,问道:“皮六兄,我看你的衣服应该是在大城市里穿的,在微山县比较少见。你们城里是不是都这样穿?”
  “也不是,刚才说漏嘴了。其实,我爹是东北军的军官,我是在军队里长大的。我一直穿军装。这次回山东,我爹特意让我换了这身中山装。”皮六摸了下领扣,笑着说。

  “哦,是这样啊。中山装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孙大炮穿的衣服叫中山装?孙大炮也在东北?”鸭屎不解地问。
  看着鸭屎天真的样子,皮六忍不住哈哈大笑,肚子都笑疼了。
  “孙大炮早就死了,袁大头也死了,都什么年代了。”
  “哦,原来如此。”鸭屎点头说。
  “目前当家的是蒋介石,蒋中正。你知道他吗?”皮六问道。
  “我听过,不过不了解。听说书的人说,他得了一身花柳病,后来娶了个洋媳妇,是这样的吗?”鸭屎像个讨教加减乘除的小学生,不断问各种皮六看来是常识的问题。
  “他得过花柳病是真,不过他娶的不是洋媳妇,而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中国媳妇。只不过能讲洋文罢了。”皮六说。
  “唉,”过了一会儿,皮六叹了口气。
  “皮六兄你叹什么气,蒋介石得罪你了?”鸭屎故意逗他道。
  “他,哈哈哈,我哪有那个福分被他得罪啊。”皮六笑着回答道,“我想起了东北,所以叹气。”
  “也难怪,你在东北长大的,离开了肯定想得荒。那你回去呗。”鸭屎说。
  “回去?”皮六好像突然上了火气,大声说,“我们回得去吗?能回去我还来这里?已经没有东北了。没有东北了。没有东北了。”皮六重复着。
  “没有东北了是什么意思?”鸭屎问。黑蜘蛛也好奇,赶紧侧着身子凑了过来,竖着耳朵听。
  “快到八月十五了吧?”皮六问。

  “还有七八天吧。”鸭屎说。
  “今年的中秋,东北的月亮就没那么圆喽,”皮六感叹着说,“东北已经是日本的天下了。”
  “啊,”鸭屎震惊地问:“你们为何不打?你们是军队啊?”
  “打?”皮六双眼含泪地说,“你以为我们不想打?少帅这个孙子不敢打,也不愿意打。他带着东北军离开了东北,跑到西北去了。我爹还追随他,但早已安排几个老部下和我一起离开了东北军。他也预感到少帅无法成器,让我们早作准备。”

  “他为何不一起回来?”黑蜘蛛半天没说话,突然问了一句,把皮六吓了一跳。
  “他是张大帅的死忠,为了少帅准备牺牲老骨头了。”皮六感叹地说。
  随后,皮六陷入到伤感之中,周围氛围突变,鸭屎也没再问他任何问题。
  天将明的时候,船到了济宁港,皮六提着自己的东西上了岸,随后说:“两位多保重,萍水相逢,能够一起坐船就是缘分。我近期一直在济宁,什么时候街上遇到了,一定一起吃个饭。再见。”
  “再见。”鸭屎与黑蜘蛛齐声说。
  鸭屎与黑蜘蛛走在济宁的大街上。等天亮的时候,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准备在码头旁边寻找一家客栈,先住下来休息下,随后再去寻找师父。
  他们刚要踏入一家店,从店门外石狮子旁边窜出一个人,走过来一把将黑蜘蛛和鸭屎搂住,拖到了墙角。
  “啊,你怎么在这里?”鸭屎吃惊地问。
  “师父不放心你们,让我在码头附近等着。”那人说。
  “师父在哪儿?”黑蜘蛛拉着那人的手问。
  “师父在梁山。”那人说。
  “师父好吗?”黑蜘蛛继续追问。

  “唉,遇到了点事。回去再说吧。我们走。”那人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