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你飞起的那一脚我就知道你们是宁十三的人。只不过,不知道你们是里面干什么的。我知道宁爷已经离开了微山。我也知道宁爷与黑瞎子交情深。那个黑瞎子,哼,包养了我们这里的姑娘,竟然偷偷带出去。”小貂蝉冷笑着说。

  “他的死是因为这个姑娘?”鸭屎问。
  “他什么话都跟姑娘讲,而姑娘什么话都对李一刀讲。还能跑了他?活该。”小貂蝉得意地说。
  “这么说你认识我们师父?”鸭屎略有放松地问。
  “师父?你们真是怀义堂的人,我果然没有猜错。”小貂蝉笑着说,“我与宁爷也只是有一点交情。你们宁爷,哈哈哈,也是个解风情的人。”
  黑蜘蛛与鸭屎面面相觑,不知道小貂蝉的意思。小貂蝉继续说:“既然你们是宁爷的弟子,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
  出了后院便是一条鹅卵石铺的小道,鸭屎与黑蜘蛛都光着脚,脚掌都磨出了血泡。走到楼外楼的走廊时,小貂蝉看了下二人的双脚说:“你们稍等片刻,我去给你们拿鞋子。”
  “喂,”鸭屎叫住了小貂蝉。
  “我明白。给你捎一件衣服。”小貂蝉转头笑着说。
  换上衣服后,鸭屎立即精神了起来,若不是自幼受苦,脸上生了点抬头纹以及头发有些蓬乱,嘴角的第一批胡茬有些凌乱,鸭屎也算个耐看的小男生。
  小貂蝉带他们下到了地下三层,让他们在大厅豪华的沙发上坐下。不一会儿,小貂蝉就招呼他们过去。
  那是一间极为考究的房子,里面的很多摆设透着宁十三的品位。红木梳妆台前坐着一个身段婀娜的少女,那少女正在给自己解开盘着的头发,一双玉手上各戴一枚翡翠。这一对翡翠是鸭屎从李一刀妹妹及李一刀家盗取的,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从镜子里看到有人来了,那位少女转过脸,笑着说:“你们坐吧。听小貂蝉说你们要去见宁爷。帮我给宁爷捎件东西。”
  鸭屎突然呆了,这张脸、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但他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她。
  突然,他脑海中回忆起了自己当年落水前的情景。
  “难道是她…”鸭屎想着想着倒吸一口凉气。

  日期:2018-02-22 20:39:21
  第60章 神秘的少年
  那位少女站起身,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将盒子递给了小貂蝉。小貂蝉走过来,将盒子交到鸭屎手上说:“这是给你们师父的。这里也不安全,你们尽快离开这里吧。”
  “我不留你们了。让小貂蝉带你们从小路走出去吧。”那位少女微笑着说。
  鸭屎想细问少女的身世,迈步想往前走,被黑蜘蛛拉住了。
  “你干嘛?还不走?”黑蜘蛛训斥道.
  那少女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灯光照射在她的头上。她的额头上有一小块红色的斑点。为了掩盖这个缺陷,她命人沿着斑点纹了一小朵花儿。只有距离近的时候,才能够看出来这里长了斑点。

  “两位还有什么事情吗?”少女走到鸭屎与黑蜘蛛身边问。
  “没事了,我只是觉得姑娘像我一位旧相识。不过,应该是看错了。近看又不怎么像了。我们不打扰了。再会。”鸭屎笑着说。
  “跟我走吧。”小貂蝉带领他们又下了一层楼,应该是地下四层了。
  “我们这是去哪儿?”黑蜘蛛有些担心地问。
  “外面有运河帮的人,就凭你们俩的功夫也想跟运河帮叫板?”小貂蝉略有轻蔑地说,“下面有一条密道,通往安全的出口,我带你们过去。”

  “多谢,”鸭屎赶紧道谢,并小声问,“刚才那位姑娘与师父是什么关系?她是哪儿来的?”
  “你师父的事情,问我干嘛?你想我楼外楼就是个风流地,来这里还能干什么?刚见你的时候,你不是挺懂的吗。”小貂蝉想起刚才见到他们俩的狼狈一幕,于是便带刺地说。
  黑蜘蛛听到心里,有点酸溜溜又有点不服气还有点冤枉,但是她无法发作,毕竟小命在人家手里。她在鸭屎胳膊上拧了一下,将她拽到了自己身边。
  “哎呦,师姐,疼,”鸭屎捂着胳膊上被拧的那片地方说。
  小貂蝉看在眼里,只是笑,也没再说话。

  走到密道口的时候,小貂蝉点燃了一个火把然后说,“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拿着火把,从这里直走,很快就能出去。出去后是一片树林。穿过树林就有大路。可以住店,也可以买船北上,你们自己安排就好。”
  “多谢小貂蝉姐姐。咱们后会有期。”鸭屎行礼道。小貂蝉并没有还礼,而是笑着关上了门。鸭屎举着火把带着黑蜘蛛,约莫走了十多分钟见看到了一个小门。他们沿着小木梯向上爬了很久,最终发现了出口。
  黑蜘蛛在前,鸭屎在后,他们走在小树林里,半天没有说话。当时是夜里,周围一片漆黑。鸭屎担心黑蜘蛛害怕,于是就靠近了她。
  “滚,别靠着我。”黑蜘蛛凶巴巴地说。
  “怎么了,谁惹你了?”鸭屎不解地问。
  “一会儿貂蝉姐姐,一会儿跟人家姑娘眼熟,全天下的女人你怎么都认识?你该多大啊,就这么花心。”黑蜘蛛又急又气地说。
  “我没有啊。”鸭屎一脸茫然地说。
  “更可气的是,你竟然还不承认。”黑蜘蛛说完加快了脚步,准备甩掉鸭屎。
  鸭屎追了过去,小声说:“姐,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刚才看那姑娘第一眼的时候发现,她很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娜娜。”
  “鸭屎你是不是有问题?你怎么见一个喜欢一个?你之前跟我提娜娜的时候,曾经告诉我,她是让你第一个动心的女人。你还说,她被小刀会的人糟蹋了,后来弄死了。你还说,发誓要为她报仇。今天可好,见了小貂蝉,满口姐姐,见了那位姑娘又说像旧相识。你呀。”黑蜘蛛极为不满地说。

  “不过,的确是我看错了。”鸭屎笑着说。
  “怎么又改口了?”黑蜘蛛站住脚,看着他问。
  “娜娜脸上洁白无瑕,没有一点杂质。不过,这位姑娘额头上有个斑点,像是胎记。”鸭屎说。
  “哼,什么胎记,说不定是被师父打的呢。”黑蜘蛛冷笑着说。
  “姐,什么意思?师父和她?”鸭屎不解地问。
  “你不懂。师父早就包养她了。那一对镯子是我亲眼看着师父拿走的。不过师父不知道我看见了。师父动这个东西就足以证明,他在外面有女人了。”黑蜘蛛说。
  “不提她了,我们以后就把她当师娘看吧。”鸭屎笑着说。
  “别,就当从未见过她,在师父面前永远不要提。这事比较敏感,很微妙。那镯子也别提,就当是埋在莲花岛了。”黑蜘蛛说。

  “那,这个,”鸭屎把小盒子递给黑蜘蛛,不解地说,“当时你就该拦住我,不让我接啊。我到底是给师父还是不给啊?”
  “当然给了。你就说是小貂蝉给你,说是师父的一位朋友安排带给师父的,不就行了吗?”黑蜘蛛笑着说。
  走出树林,他们来到运河边上。时候是晚上,摆渡船已经停运了。他们只好等渔船,连续过了几艘船都不是去北边方向的。正当他们要放弃的时候,一艘乌篷船,载着一个少年朝这边走了过来。那少年一身中山装,背着手站在船头,若有所思。
  “二姐,我怎么觉得那个小伙子我在哪儿见过。”鸭屎指着船上的少年说。

  “死孩子,”鸭屎照他的额头打了一下说,“你怎么见谁都觉得在哪儿见过?这一招可以撩妹子,但别撩汉子啊。”
  “真的。”鸭屎很笃定地说。
  “去死吧。”黑蜘蛛笑着说。
  “喂,你们去哪儿的?”黑蜘蛛大声问。

  “去济宁,”那位少年回应道。
  “能捎着我们吗?我们也去济宁。”黑蜘蛛问。
  “可以,不过船小,你们得委屈一下。”少年用略带东北口音的山东话说。
  船慢慢靠岸,少年让船夫将缆绳扔向了岸边,鸭屎拽着绳子,先让黑蜘蛛上去,随后自己也跳了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