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将外层的床单抽了出来,把黑蜘蛛挑选的一身衣服拿在手上,稍微折叠了下,放入了床单中;把自己从莲花岛带来的东西也放了进去,来回一裹,形成了一个包袱,随后鸭屎将包袱背在肩膀上。
  鸭屎带着裹着浴巾的黑蜘蛛来到室内洗手间里。民国时代,厕所尚未有完备的换气系统,所以窗户很大。那窗户是木质的,有一层玻璃,鸭屎沿着玻璃边缘,随手从身旁找了条细铁丝,慢慢将玻璃撬动了,随后拿了下来。
  他先沿着窗户爬了上去,随后将黑蜘蛛也拽到了外面。黑蜘蛛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裹着浴巾出门,别提有多别扭了。幸好黑蜘蛛是江湖中人,不用裹小脚,走起路来还是比较快的。不过,后面有人追击,她走得再快鸭屎也觉得慢。更何况,她还裹着浴巾。
  黑蜘蛛双手紧紧抱在胸前,死活不愿意奔跑。鸭屎带着她在房后的小路上急速前行。湖里飘来的小风将她下身的浴巾吹了起来。黑蜘蛛赶紧用手去捂。
  “二姐,你就别捂了,刚才你换浴巾的时候,我全都看过了。你就好好跟我走吧。”鸭屎小声说。
  “你这个混蛋,我早晚弄死你。”黑蜘蛛再次羞红了脸,恨不得掐死鸭屎。她也知道目前处境危险,也不得不跟鸭屎跑。尽管她是师姐,但在关键时刻,她比师妹都有依赖性。她紧随鸭屎,急速前行,下半身的浴巾几乎飞起了一半。从脚丫到大腿根部全部裸露在外。
  房后的小路通向客栈前台,从前厅过去,就可以走出客栈。当鸭屎与黑蜘蛛走到前厅的时候,悲惨的一幕出现在他们眼前。
  客栈的两位服务人员已经被杀死,脖子上汩汩流血。客栈前厅的梁上挂着黑瞎子的尸体,他死得极为狰狞,双眼睁得大大的,口里不断流血。很显然,弄死他之前,有人对他进行了折磨。
  “李一刀的人查到了黑瞎子与师父的关系,这里不能待了,我们赶紧走。”鸭屎很紧张地说,那声音有了明显的变化,颤巍巍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黑蜘蛛遇到这种场面一时也懵了。

  “我们赶紧走吧。”鸭屎说。
  他们刚走出了客栈,两个运河帮的人破门进入小屋,搜索完小屋后,他们走了出来,看到了鸭屎和黑蜘蛛。他们并没有大声叫喊,而是急速追了过来。
  鸭屎拉着黑蜘蛛沿着客栈前面的小路跑了起来,随后拐入了一条小胡同。黑蜘蛛的轻功比鸭屎好很多倍,但此刻她裹着浴巾无法施展。
  “姐,我闭上眼,你跳上去,然后裹紧了身子,我再上。”鸭屎松开拉着黑蜘蛛的手说。
  “好。”黑蜘蛛拉下浴巾,在腰间系紧了,沿着墙头爬上了房顶,随后将浴巾解下,重新沿着胸前裹紧。
  鸭屎随后飞身上了房顶,与黑蜘蛛一起,沿着一座又一座房子跳来跳去。两位运河帮的人经验很丰富,他们在地上沿着胡同不断追击,鸭屎与黑蜘蛛一直没有跑出他们的视线。
  跑到楼外楼后门口,鸭屎与黑蜘蛛发现,除了进楼外楼,没有任何其他的路可以走。
  “怎么办?”鸭屎问。

  “进去。”黑蜘蛛说。
  日期:2018-02-22 20:26:46
  第59章 难道是她
  此时的楼外楼灯火辉煌,沿着运河过来的各路客商云集楼内,或猜拳耍酒,或听曲赋诗,或搂着心上人春声荡漾。从门外便可以听到楼内嘈杂的人声,极为刺耳。
  黑蜘蛛拉着鸭屎的手,纵身越过一道红瓦墙,踩着小瓦往前走,随后跳入了后院中。后院种了很多盆景和花花草草,他们二人蹲在迎客松主题的巨大盆景下一动不动。
  一直尾随他们的人在院墙外转悠了下,随后便离开了。碎碎的小脚步声越来越弱。他们慢慢走远了。鸭屎与黑蜘蛛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走了。”鸭屎小声说。
  “我们怎么办?”黑蜘蛛抓着浴巾,抱着前胸问。
  “穿衣服啊。”鸭屎看了下黑蜘蛛狼狈的样子,坏笑着说。
  黑蜘蛛从鸭屎手里接过包袱,跑到泰山主题的大盆景旁,匆忙地将衣服穿上。

  她穿好衣服走到鸭屎跟前时,鸭屎看呆了。
  尽管时候是晚上,从楼外楼射出来的几缕灯光恰好落在黑蜘蛛的身上。
  鸭屎从未见过黑蜘蛛穿成熟女人的衣服,仅仅见过她穿着乡下姑娘质朴的衣服。他万万想不到,换了一身衣服之后,黑蜘蛛瞬间美艳到没有朋友。
  “果然是马靠鞍。”鸭屎看着走过来的黑蜘蛛笑着说。
  黑蜘蛛在他后背捶了一拳,生气地说:“先说‘人靠衣装’能死啊?”
  “二姐,饶命,你的力道太大,以后别捶我好吗?”鸭屎疼得直皱眉头道。
  “看你还贫嘴不,越大越不正经。”黑蜘蛛瞪着他道。那目光仿佛美容针一样,扎得鸭屎又疼又爽。鸭屎坏坏地笑了。
  “谁在这里打情骂俏啊?”旁边传来略有尖酸的女人声音。
  鸭屎仔细一看,一位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姑娘从小门走了过来,目测年龄比黑蜘蛛大一些。她正是接待过通天鼠的小貂蝉。她刚抽了大烟,睡了一会儿,听后院有声音,于是便走了过来。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在院子里鬼鬼祟祟干什么?”小貂蝉看着只穿着一条短裤的鸭屎说。她转眼又打量了下黑蜘蛛。此时的黑蜘蛛,一身脂粉气的衣服,双脚裸露在在外。小貂蝉眼前的这一幕很像是青年男女在行苟且之事。

  “我们走错路了,不好意思,我们马上走。”鸭屎拉着黑蜘蛛要走。
  小貂蝉看了看院墙的高度后,立即拦住了他们。
  “哪个窑子里跑出来的?”她看着黑蜘蛛光溜溜的一双大脚,故意高声问。
  “你才是窑子里跑出来的呢。如果不是因为没穿鞋,我一脚踢飞你。”黑蜘蛛要冲上去打小貂蝉,被鸭屎拦腰抱住了。她长这么大,虽然吃过苦,但没吃过亏,从未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
  “不是窑姐,怎么没裹脚?想不到你这大脚也有人惦记着。哼。”小貂蝉斜眼看了下鸭屎狼狈的样子,嘲笑道。
  “这位姐姐,我们的确不是故意闯入的。希望姐姐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鸭屎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小貂蝉说。
  “想走?好啊,你得把这个小**给我留下。我楼外楼还真缺你这样的,有几位从东北来的老板就喜欢糟践你这样的妖精。表面看冷光四射,暗地里男盗女娼。”小貂蝉立即摆出了大佬的谱儿,说话口气越来越大。
  “臭**,叫你骂。”黑蜘蛛右脚飞起,朝小貂蝉踢了过去。那小貂蝉敢在楼外楼混,也不可能没有几把刷子。她撸起胳膊,身子一斜,躲过了黑蜘蛛的那一脚。她借着黑蜘蛛的脚的劲儿,在她腿上打了一掌,黑蜘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看来我真的看错了。你竟然会功夫。快说,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不说,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小貂蝉戏谑的口吻里立即透出了威胁。

  “我们是被人追杀到这里的。”鸭屎见难以瞒得住,于是便说了实话。
  “谁追杀你们?胆子不小,竟然追到了楼外楼。”小貂蝉愤怒地说。
  “他们仅仅上了墙,并没有跳下来。”鸭屎见她这么说,正好是将祸水引向李一刀的机会,于是故意说李一刀的人上了墙。
  “好啊,连墙头都敢上了。告诉我,他们是谁的人?”小貂蝉问。
  “李一刀的人。”鸭屎说。
  “李一刀的人为何追杀你们?”小貂蝉问。
  “这个不便于说。”鸭屎笑着说。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既然你们这么狼狈地跑到了这里,说明黑瞎子不保,非死即伤。”小貂蝉用很江湖的口吻说。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黑瞎子?”黑蜘蛛敏感地认为,这人不简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