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千万别说这样的话,在我困难时,宁爷帮过我不少。对我来说,帮你们的都是小忙。”黑瞎子说完就带上门走了出去。随后,他又推开门,小声说,“我把门给你们锁上,这样就不会有人打扰了。你们看行吗?”
  “好的,还是叔想得周全。”黑蜘蛛说。
  黑瞎子并没有说实话,这间小屋如此精致,绝对不是给亲戚准备的。其实,这里是黑瞎子金屋藏娇的地方。
  李一刀的人来搜门的时候,黑瞎子怕这帮混蛋劫色,所以把自己的相好赶紧藏到了别的地方。干活的人并不知道今晚老板的相好不在,所以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还在屋里的双人浴盆里装满了热水,热水表层漂了好多花瓣,整个屋子馨香无比。
  屋子不大,但双人床很宽大。当时外面天气并不热,屋里更加凉快。
  鸭屎在屋里的橱子里找了下发现,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衣服,黑蜘蛛穿正好。而男士的衣服,多半是黑瞎子自己的,所以显得比较老气,又长又肥大。
  “二姐,你猜这里会住什么亲戚?”鸭屎笑着问黑蜘蛛。
  黑蜘蛛满面羞红地说:“闻闻这味儿也能猜个八九分,多半是养了个狐狸精。”
  听黑蜘蛛这么说,鸭屎嘿嘿地笑出了声音。

  他们下过水,在地上又趴了很久,身上湿透了又暖干了。来这里的一路上,走得急,身上又被汗水湿透了。此刻的二人灰头土脸,一身泥水,身上散发出汗臭与鱼腥味混合的味道,极为刺鼻,与屋内撩人的香味对比明显。
  “赶紧洗澡吧,我们太臭了。”黑蜘蛛不好意思地说。
  “谁先洗?”鸭屎坏笑着说。
  “废话,当然是我先了。”黑蜘蛛当仁不让地说。
  “瞧你一身泥水,这一盆香汤一定被你给糟蹋了。”鸭屎笑着说。
  “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会用你的洗澡水的。”黑蜘蛛上下打量了下鸭屎,笑着说。
  “反正这是双人浴盆,咱俩都下去也坐得下。你就当我是正人君子吧。”鸭屎很诚恳地说。

  “不,我先来。什么一起洗,你想偷看我罢了,想得美。”黑蜘蛛说。
  “没用的。你先洗我照样偷看,你以为这个小门能阻挡得了我?”鸭屎很自傲地说。
  黑蜘蛛心想,这小子要是真想偷看,的确没法阻挡。如果真的与他一起洗澡,岂不是全部被他给看了?再说,万一他图谋不轨,岂不是毁了青春?不过,黑蜘蛛转念一想,这个熊孩子那么小,给他个胆子也不敢乱来。
  “咱俩再争,水就凉了,洗了容易得病。”鸭屎笑着说。
  黑蜘蛛又想了下,觉得鸭屎到自己身边时还是个小屁孩,与自己一直没大没小的。其实,一起洗澡也不算什么。论拳脚功夫,鸭屎与黑蜘蛛是没法比的。
  “一起洗也可以,不过,第一、你不准脱光,要穿衣服;第二、你必须蒙住眼睛,不准偷看我;第三、我要绑上你的手脚,你不能缩骨挣脱;第四、我洗完出来,穿好衣服后,你才能出来。”黑蜘蛛要求道。
  “这不还是等于用你的洗澡水吗?”

  “不洗拉倒。”
  鸭屎挠了下脑袋,很无奈地说:“好吧。”
  鸭屎脱掉上衣,身上剩下一条短裤。黑蜘蛛拿一块黑布,将他的双眼蒙住,随后将他的手脚都绑上。她拉着鸭屎的手,引导他到了浴盆里。
  黑蜘蛛身上裹一条巨大的白色浴巾,也走进了浴盆。那水的温度果然有些低了,与皮肤的温度差不多,已经没有了热水的感觉。
  不过,漂浮的花瓣在热水的作用下,发出奇异的香味,让人昏昏欲睡。
  鸭屎脖子以下全部没入水中,头枕着浴盆的一角,仰面朝天笑着说:“二姐,整个盆里都是你的味道,好刺鼻啊。”
  “色鬼,”黑蜘蛛拿起小瓢,舀起半瓢水泼向鸭屎。鸭屎双眼蒙住,正咧着嘴笑,并不知道一瓢热水朝自己面部飞了过来。
  那一瓢水带着两片花瓣,透着黑蜘蛛汗水的味儿,飞入了鸭屎的鼻孔里、嘴巴中。一股流入食道,进入胃里,另一股沿着鼻腔,被顺利地吸入了肺中。
  鸭屎自然地呼吸,结果鼻腔、肺部全被水给呛着了。他猛地咳嗽了几下,额头极为疼痛,肺部也刺痛难忍。咳着咳着,鸭屎呼吸变得急促,进而微小。他歪倒头,昏了过去。
  黑蜘蛛挪过去,紧紧抱着他,解开了他双手、双脚的绑缚,将鸭屎的半边脸,贴在自己身上。她不断拍打他的脸,试图让他醒过来。可是,鸭屎的呼吸越来越弱…
  日期:2018-02-22 16:20:37
  第58章 陋巷追击
  屋里黑漆漆的,仅有的红烛在远处的窗台上,烛光并没有完全照到浴盆所在的地方。蒙住眼睛的鸭屎,小脸结实地贴在黑蜘蛛的胸口。
  黑蜘蛛不顾男女有别的禁忌,将鸭屎搂在胸前,手忙脚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心里想,人咋这么脆弱呢,一瓢水就呛着了。

  她用手将鸭屎眼睛上蒙着的黑布揭了下来。她预想看到的,是一双紧闭的双眼,不曾想鸭屎双眼睁得大大的,盯着她的胸脯可劲儿地看。
  黑蜘蛛拍了拍他的脸,那双贼贼的眼睛滴溜溜转了转,随后得了便宜的笑容从嘴角挤开,散落在双颊,进而催红了他的脖子和耳根。
  黑蜘蛛这时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被这小子占了便宜。
  “臭流氓,”黑蜘蛛朝他脸上轻轻打了一巴掌说。她生怕打重了,让鸭屎觉得没面子,又怕打轻了,他还会再干这么缺德的事情。
  鸭屎揽住黑蜘蛛的腰,想把他搂到怀里,黑蜘蛛赶紧挣扎着将浴巾拉了上来,盖住她不甚丰满却坚挺的双峰,站了起来。

  鸭屎从未见过黑蜘蛛如此通红的小脸,内心又兴奋又歉疚。他的手还拉着黑蜘蛛的胳膊,黑蜘蛛比鸭屎灵活太多,才几下就将他拿住,按在了浴盆上。
  “我是你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像个流氓一样,你和李一刀运河帮的那些混蛋有什么区别?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捉弄我。以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黑蜘蛛说着说着,泪蛋蛋从她大大的眼睛里滚出,在下层睫毛上转了一圈,沿着她光滑但黑黑的小脸流下,随后落入了浴盆中。
  见师姐哭了,鸭屎立即傻了。他之所以敢和黑蜘蛛开这种大尺度的玩笑,完全是因为入门以来,师姐一直很宠着他,甚至惯着他。鸭屎对女人的理解,仅限于黑蜘蛛。
  如今,鸭屎已经发育成熟,与二姐开这样的玩笑显得非常不合适。在他这里,黑蜘蛛既像是亲人,又像是朋友,那种感觉很复杂,也很乱。
  “对不起,姐,别哭了。是我不好。我死了算了。”鸭屎刚说完,就把头闷入了洗澡水中。
  黑蜘蛛一看他又开玩笑,也就没再理她,一个人在那里抹眼泪。过了好一会儿,不见鸭屎露出头,黑蜘蛛吓坏了。
  “你干嘛呢?快出来。”黑蜘蛛抓着鸭屎的胳膊,将他从洗澡水中拽了出来。

  鸭屎从水里探出了头,贼笑着说:“这么说,姐你原谅我了?”
  黑蜘蛛拿瓢舀了一瓢水,浇在他头上,又怒又气地说:“以后再捉弄我,我一定不饶你。”
  正当黑蜘蛛与鸭屎在水里闹的时候,他们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明显鬼鬼祟祟的。
  一向敏感的鸭屎凑到黑蜘蛛耳根说:“不要说话,门口有人。”
  黑蜘蛛也不顾体面,从水中站了起来,裹着浴巾走到柜子旁,从柜子里拿出两条干浴巾,一条扔给了鸭屎,另一条裹在自己身上擦水。

  鸭屎从浴盆里出来了后,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从门缝里看去,两位身穿运河帮衣服的人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斧头,准备撬开门。
  鸭屎迅速飞奔到黑蜘蛛身边,贴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说:“二姐,来不及穿衣服了,赶紧走,李一刀的人要撬门了。”
  “我该怎么办?”黑蜘蛛又紧张又害羞地说。
  “我帮你拿衣服,你跟我来。”鸭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