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6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点也不。”邓兴安摇摇头,继续清洗起茶壶,仿佛漫不经心一般地说:“因为,我还会有儿子,虽然还没有出生,但肯定是个儿子。”
  萧晋神色一凛,再看向邓兴安脸庞的目光就变得凝重起来。
  邓兴安还有个秘密情人,且在邓睿明和房韦素被抓起来之前就怀孕了!怪不得明知儿子死定了也从没有亲自去监狱探望过一次,以前只以为他是对权位太过贪婪、以至于毫无人伦情感,现在才知道,他冷酷归冷酷,但还没有到斩情灭欲的地步。
  只是,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件事?要知道,陆熙柔、耗子以及胖子三人联手都没有查到他有情人,现在自己捅出来,不就等于主动把把柄交到了别人手中吗?
  蹙眉思索半天,忽然想起了邓兴安刚刚提及的“盟友”两个字,萧晋这才恍然大悟。
  四十多岁就当上五品大员的人果然不容小觑,一得知老婆孩子的罪孽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官位,立刻就开始寻找出路。
  通常情况下,官员的直系亲属犯下很严重的刑事案件、尤其是惊动了国安之后,这位官员就算毫不知情,政治前途也到此为止了,没有领导会愿意提拔一个连自己家都管理不好的蠢货。
  这里的“管理”指的不是家庭教育,而是家里的丑事被人抓住把柄还捅了出来,完全没有把危机消弭于无形的能力。这样的人,领导当然不会喜欢。
  而邓兴安则有些不同,他老婆孩子的事情并没有被公开,他的官位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这也就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因为在领导的眼里,这显然也属于一种能力。
  当然,一线生机不等于就是生机,如果不能牢牢把握住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很明显邓兴安已经抓住了那线生机,只是不太牢靠,想要抓的更紧一些,必须要有强大的外力支持。
  而他看上了萧晋。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魄力,非心如铁石、意志坚硬者不可能拥有。
  简单来讲,他主动将自己的把柄拱手奉上的行为,其实就是在表达自己的诚意,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投名状了。
  想通了这些,萧晋的表情就再次恢复了淡然,指尖敲打着桌面说:“我很好奇,你那位未出世的儿子的母亲是谁,当初我可是什么都没查到。”
  邓兴安闻言瞳孔缩了一下,眼神里就多了一丝怨毒。

  萧晋的狠辣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因为这话再明显不过——想要跟我结盟,那就必须把你的命根子交到我的手里做人质。
  他甚至都不怀疑,一旦他做出了背叛盟约的事情,自己的小老婆和孩子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在官场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自然明白所谓的作风问题——不管是贪腐还是渔色,对于官员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真正能让一位高官下马的原因只有犯了忌讳和政治斗争失败这两种。
  也因此,他只对萧晋说自己有情人和私生子是暗藏了私心的,只是没有想到,萧晋虽然不混体制,却对体制内的游戏规则知之甚详,非要把人质攥到手里,其实就是要拿他私生子的未来、甚至是生命来要挟他。
  说到底,他还没有无情到摈弃人伦的地步,养了二十多年的大儿子马上就要死了,这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在乎?
  邓兴安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看向萧晋的目光就像是要吃人,良久才吐出一口气,沉声道:“她是我家的保姆。”

  萧晋睁大了眼,不是感到惊讶,而是没有想到答案会这么的简单且荒谬。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养情人养到没有丝毫蛛丝马迹的地步,还以为是这位知府大人的手段有多么高明,谁能想到丫竟然只是他娘的吃了窝边草。
  要知道,这种和保姆勾搭在一起的蠢事,现在连一般的有钱人都不干了,社会上多得是晃晃钞票就岔开腿的女大学生或者女白领,一个出来当保姆的乡下或半乡下女人能有多大的吸引力?
  长得祸国殃民?二十年前可能会有这样的小保姆,现如今外面早就变成屎尿横流的污臭大粪坑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是不可能再安安全全的跑出来当保姆的,除非已经被糟蹋成了黄脸婆。

  邓兴安当然不会是一个荤素不忌的大淫贼,之所以会看上自家保姆,完全是因为官员的保姆都是衙门分配的,能被衙门看在眼里的姑娘,自然不是那些家政公司的乡下员工可比的。
  就拿长相来说,不能妖艳,但也不能丑陋,以端庄为主,怎么看怎么宜家宜室,就更不要说对她们的学历要求最低也是中专毕业了。
  而且,最最关键的一点是,他家的这个保姆恰好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懦弱性子,哪怕是被五品大员给睡了,也没生出多少虚荣心,不敢到处炫耀,更从来都没有想过取代房韦素的位置,留不下多少蛛丝马迹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说白了,这事儿就是巧合加运气,萧晋和陆熙柔他们先入为主,又没在邓兴安家里安监控,连房韦素这个身边人都察觉不到的事情,他们能调查得出来才是见了鬼。
  盘膝坐着很累,于是萧晋又扯过来一个蒲团,上身一倒,胳膊肘便支在上面,半侧卧着笑道:“知府大人果然不同凡响,让我都不知道该讲什么才好,只能说一声佩服!”
  邓兴安黑着脸说:“萧先生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还有什么好回答的?你可是堂堂的朝廷命官,正五品,稍微往上升一点就是名符其实的高阶官员了,我就算是再狂妄,也没想到拿你当走狗一般驱使。当然,我也没想过跟你结盟,毕竟主动权在我手里,好处唾手可得,没理由把自己摆在和你同等的位置上。”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但邓兴安的脸色却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萧晋说的是实话,而当两方谈判时,有一方开始说实话了,也就代表着谈判有了希望。
  “我的老师很快就会被调往京城,不出意外的话,下次换届,朝廷中枢应该会有他一个席位。”
  萧晋闻言眉头挑起,意味深长道:“今天的知府大人可不是一般的坦诚啊!把底牌一股脑都亮出来的打法,我还从来都没见过。”
  邓兴安直视着他的双眼,字字清晰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这次机会不能把握,今后想再有出头之日,难比登天!”

  “这个倒也能说得通。”萧晋想了想,点头道,“不过,我还是不太理解,既然你的老师已经确定会高升了,还来找我结盟做什么?或者说,我能给你什么帮助?”
  “睿明和韦素的事情虽然没有被公开,但在体制内一定范围的小圈子里却不是秘密,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我的老师不能贸贸然的就提拔我,这对我和他老人家都不是好事。”
  萧晋眨眨眼,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你想让我去说服陆翰学保举你?”
  “是的。”邓兴安重重点头,“他是龙朔的一把手,也是我的顶头上司,而且无论是在同僚中的名声,还是吏部的考评中都是上等,有他的推荐,我老师的提拔才能顺理成章。”
  日期:2018-02-22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