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101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21 23:00:20
  从太保玉戈与保卣的铭文,可见召公奭在稳定、巩固西周政权方面的重要贡献。其实还有一点大家可能没注意,那就是前面我们介绍过,周公曾“制礼作乐”,但周公旦还政成王没几年就去世了,他的这些制度的具体执行,实际要到召公奭主政的时候了。故而周礼的奠定,也有召公奭的莫大功劳在其中。成王时期,正是商末数十年战乱后的恢复期。再加上召公奭尽心辅佐成王,奉行礼制,敬德保民,谨慎治理,因而当时周朝政局稳定,政通人和。召公奭本人,也成为周初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心中的德高望重的王朝股肱重臣。

  当然,可能有些人要说了,你怎么把史书上有关召公奭的一段美谈漏写了呢?大家要说的,想必是《史记·燕召公世家》中的“甘棠遗爱”的故事,其故事内容是这样的:召公奭在周公旦去世前分管“陕西”(陕邑以西)时,勤于政事的他,就不愿呆在官署里,脱离群众。他经常四处巡行,考核官员、处理政务、体察民情。召公奭的封邑召地(陕西岐山县西南)内有一棵棠梨树,他常坐在此树下断案理事。上至侯伯、各级贵族,下到普通庶民百姓,他都能秉公对待,赏罚分明,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因此能得到上下的拥戴。

  “甘棠遗爱”这个故事实在太有名,以至于后世但凡有贤官廉吏为官一方时给地方做了好事,大家就用“甘棠遗爱”来形容。但在这里我要说的是,“甘棠遗爱”这个故事最初见于《诗经·召南·甘棠》,而该篇的主人公原诗是写作“召伯”的而非写成“召公”的,显然“甘棠遗爱”中的主角并非召公奭而只是召公奭家族后世的一位族长。为什么这么说呢?要知道古人写作,用词用字是非常讲究的,传世文献和西周金文里称呼召公奭,要么称“召公”,要么称“太保”,从来不称其为“召伯”,也不可能称呼其为“召伯”,因为在西周“公”是指朝廷执政大臣,“太保”是指监护与辅弼天子的长老,这两个称号要比意思是一族宗长、小国之君的“伯”尊贵得多,如果把召公奭叫成“召伯”就等于“降级”了,无疑是犯“政治错误”,是大大的不敬,古人用字不会这么不小心。这里的召伯,最有可能是指周宣王时期的召伯虎,因为召公奭之后的历代召族宗长里,数召伯虎最有名,而且《诗经》中的近半篇章都是周宣王时期所作的。当然,“甘棠遗爱”的主角并非召公奭而是其后代、宣王时期的召伯虎,这并不影响召公奭在西周初年的崇高地位。

  日期:2018-02-21 23:11:20
  成王之世,天下太平无事。一晃二十多年过去。据今本《竹书纪年》记载,成王三十七年四月,天子成王得了重病,不见好转。可能因为太子钊年龄尚轻,病榻上的成王对他未来能否守住大周基业,十分放心不下。于是四月甲子日这天,成王强撑着起了床,沐发洗面,穿戴上冕服,靠着玉质的小几,召见了召公奭、芮伯(姬姓畿内诸侯)、彤伯(成王庶子)、毕公高、康叔封、毛叔郑等宗室重臣,预立遗嘱。一同接受召见的还有六师将领“师氏”、禁卫军首领“虎臣”,以及百官之长。

  这时已经年届五旬的成王,气息微弱地对召公奭为首的众大臣说:“唉,我病得厉害,且一天比一天重,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了,恐怕没时间交代后事了,所以现在训示你们。昔日先王文王、武王定法令、布德政,才灭商拥有天下。所以我谨遵文武的遗教,不敢违背。现在老天降下灾病给我,我已经来日无多,神智也快不清了,你们一定要领会我的话,恭敬谨慎地辅佐太子钊,帮他渡过难关,安抚怀柔远方,和谐亲善近邦,抚慰劝导大小诸国。你们还要帮助太子钊,使他自己能树立威信,而不要陷他于不善非礼之地。”

  群臣受命后,第二天,一代守成贤君成王龙驭上宾。随后,太保召公奭命令两名宿卫之臣—仲桓、南宫毛(南宫适之次子),与吕尚之子齐侯吕伋一起,率领虎贲百人把太子钊从王宫南门迎入。十天后,丧礼完毕,太保召公奭、毕公高,分别率领西方和东方诸侯,拥立太子钊继位,这就是周康王。
  周代的史官,把成王临终托孤给召公奭为首的众臣以及众臣拥立康王继位一事记录了下来,这就是《尚书》中的《顾命》这一篇。于是自那以后,人们就把老帝王临终前托以辅佐新君、担当治国重任的大臣,称为“顾命大臣”。召公奭等几位大臣,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批有名有实的“顾命大臣”。(召公奭之前的历朝历代,也必然有君王将死前委托大臣辅佐新君的事儿存在,但“顾命”这词还没有发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