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239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没事吗?”工作人员不由得再三确认,毕竟纪曼和靳容琛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的确不像是没有问题的样子。
  为了让工作人员确信,纪曼狠了狠心,直接拽着靳容琛的领子把靳容琛强行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吧唧”亲了一口。
  虽然两个人依旧有疑点,但是毕竟纪曼都已经这么表现了,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一些什么。

  出了民政局,靳容琛带着纪曼上车两个人开车离开,路上等一个红灯的时候,靳容琛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话语。
  “婚礼还办吗?”靳容琛的语气淡淡的,带着一抹心不在焉,如果纪曼要求大操大办,靳容琛也会照办。
  “不了。”纪曼的语气甚为淡然,甚至带着一抹死寂,婚纱那么神圣的东西,自己和靳容琛这么不纯洁的婚姻,还是不要去玷污了。
  靳容琛倒是也并未强迫纪曼,毕竟结婚证已经到手了,其他的事情都只是点缀而已,既然纪曼不想办婚礼,正好省了自己操心的事情。
  接连的打击让纪曼的情绪接近失控,又因为怀孕产生的各种孕妇综合征,总体来说就是纪曼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靳容琛正好最近事情太多,也没有时间管纪曼,但是又不能就这样放任着纪曼一个人在家里,思量了半天之后靳容琛还是想出来了办法。

  刻意的把纪曼安排在了自己的一个私人别墅里面,又专门安排了保姆和保镖来照顾纪曼,安排成这样之后,靳容琛才算是放下心来。
  “总裁,已经找到了公司里面的奸细。”贝利连忙赶过来跟靳容琛汇报,手里还拿着不少奇奇怪怪的仪器。
  得到了自己属下的汇报,靳容琛的心也多多少少安定了下来,吩咐道:“盯紧他,不要打草惊蛇。”
  “是,我拿了监听器来,如果奸细向其他人打电话,说的一切内容都可以被监听。”炫耀一般的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仪器,贝利一脸得意。
  “既然如此,那就给你单独安排一间会议室,把仪器安装在里面。”靳容琛略微一沉思,便下了结论。
  贝利才刚刚把仪器调试好,公司内部的那个奸细居然就已经给别人打出去了电话,贝利如获至宝一般把靳容琛请了过来。
  听着奸细丝毫不知的和外人串通的言论,靳容琛听的想笑,什么时候自己公司的机密变得这么不值钱了,轻而易举的就能盗走。
  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还在讨论着怎么把机密偷出来。

  只是听了两句而已,靳容琛便完全听不下去了直接让贝利带着保安去把那个奸细抓过来。
  看着在茶水间里面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的奸细,靳容琛勾了勾手唤过来了保安,道:“打昏他。”
  保安点了点头,推门进入茶水间,直接把奸细捂住嘴拖了出来,另一个保安则把手机抢了过来,递到了靳容琛面前。
  整个过程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电话里头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还在布置着计划。
  少了两层传音设备的隔阂,靳容琛很容易的就听清楚了自己面前的人的声音,正是和之前的匿名者声音一样。
  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贝利直接利用电脑查到了对方的IP地址,锁定了地方之后,幕后黑手是谁已经是一目了然了。

  “原来是他。”靳容琛喃喃自语道,既然这样的话,这么隐蔽的事情傅迪一定不会让别人来做,那匿名人也是傅迪本人了。
  对于声音的变化可能是用了变声器一类的东西,既然已经确定是他了,但是靳容琛却苦于没有证据。
  既然如此那自己还需要收集证据,这样才能把这件事情完整的明确起来,看样子,还是要谋划一番才行。
  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靳容琛也不再犹豫,直接把傅迪约了出来。不得不说,傅迪的胆子确实是大的很,居然直接把见面地点定到了靳容琛的办公室。
  看着吊儿郎当的坐在自己面前的傅迪,靳容琛好脾气的没有发火,反而只是普普通通的询问道:“匿名人是你对吧?”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傅迪笑了笑,很显然他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却故意装出来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靳容琛把玩这自己手里面的钢笔,笑着道:“别装了,我都已经查出来是你了。”
  不屑的哼了一声,傅迪却对靳容琛的问题闭口不谈,只是在打着太极。半响过后,事情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靳容琛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恼火,看着靳容琛生气的表情,傅迪却突然笑了起来。
  伸手拿过来靳容琛一直在手上把玩的钢笔,傅迪道:“你太紧张了,白白露了这么多破绽给我,钢笔不错,不会录音就更好了。”
  “你!”靳容琛的语气之中全是惊讶,没想到傅迪能拆穿自己的手段,但是很快又说道:“那又怎么样?”
  “真正的钢笔虽然重,但是也不会这么沉,你把玩它的动作出卖了自己,如果它好好的在旁边放着我倒是不会在意。”
  傅迪慢条斯理的把自己推理的过程说了出来,看着靳容琛的表情一点点的慌乱了起来,又慢慢的假装镇定。

  “倒是我小看了你。”靳容琛抓住自己衬衣的领口,下意识的拽了拽领带松了口气。
  傅迪噗呲一笑,道:“刚刚眸子里闪过那么一抹慌乱,现在又这么镇定自如,想必靳容琛你还留了后手吧。”
  起身离开自己坐着的位置,傅迪绕到了靳容琛的面前,伸手去摸靳容琛的胸前,却被靳容琛的贝利一把拦下。
  “你想干什么!”贝利被傅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不轻,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傅迪的手腕,警惕的盯着傅迪。

  傅迪的语气中倒是轻松的很,也不挣扎,只是浅笑着道:“这么紧张干什么?”
  “放开他。”坐在椅子上面的靳容琛发了话,“这么紧张干什么,倒是让人觉得我们小家子气了。”
  贝利这才放开了傅迪的手,但是神态之间依旧是紧张的很,目光紧紧的盯着傅迪,生怕他对靳容琛不利。
  “在我的记忆里面,可不记得靳容琛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东西了?”看着贝利放开自己的手,傅迪便继续伸手,摘下来了靳容琛佩戴在胸前的胸针,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傅迪脸上的笑容胸有成竹,看着靳容琛脸上露出来了恼羞成怒的表情才慢慢道:“这东西应该是有什么妙用,才让你带着它吧。”
  “既然你什么都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再遮掩什么。”靳容琛摊了一下手,反而摆出来一副十分坦然的样子。
  傅迪笑了两声,笑容里面包含的意思不言而喻,靳容琛的手段和花招全被拆穿之后才这么老实。
  日期:2018-07-22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