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围绕着工地多了一圈十米高的铁丝,面还挂着“铁通电,请勿触摸”的警告牌。
  真是大胆,也不怕误伤过路的人,这么给铁通电流,算这附近很少有人经过,电死小动物也不好吧。
  南宫兜铃没有进铁去,她感到没脸和崇志国打招呼。
  明明答应他一定会安然将他超度,但如今事情却遇了阻碍,而且还是大山一样不可推移的阻碍。
  接连一个星期,她和南宫决明都没有想到该如何进行下一个步骤。
  崇修平因为次的恫吓事件之后,明显加强了戒备,出入都带了保镖随行。
  不止如此,南宫兜铃想二次潜入他别墅时,发现他请了七八个保镖守夜,彻夜不眠不休的在花园和屋里的走廊巡逻,这严密的安保措施堪紫禁城了。
  虽然凭她的本事,依旧可以轻巧避开这些保镖的耳目,但是考虑到还有一个幕后高人在暗处充当崇修平的双眼,说不定时刻都在盯着南宫兜铃,她一阵毛骨悚然。

  或许还设下了陷阱,等着她这只冲动的小野兽一头扎进去。
  一想到这里,南宫兜铃不得不多留一份心眼,千万不要一时意气,再说了,闯进崇修平家又没事干,威胁他是没用的。
  还能有什么方法可以叫崇修平屈服?
  脑袋都要想到爆炸,结果还是无计可施。

  硬是强迫自己冷静,等到第十天,刚好是周末,吃完晚饭后,南宫兜铃心事沉沉的坐在客厅椅子,双手抱胸,盯着茶几看个不停。
  南宫决明端出一盘核桃,放在茶几,又泡了一壶茶,接着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抱起一本国家地理杂志,哗啦啦翻页。
  南宫兜铃白他一眼,怪他动静太大,吵着自己思考。
  “你怎么还能这么优哉游哉?还有心情泡茶?”南宫兜铃看不惯他的举止,她那么的烦恼,他却那么的闲情逸致,仿佛度假,实在叫人很不爽。

  “饭后喝个茶你也有意见?帮助消化而已。”
  “刚才都吃三碗饭了,还吃得下核桃,不怕撑死你啊。”
  “我爱吃什么要你管?你自己心里烦,别拿师父我出气。”
  南宫兜铃无意识的抚摸自己的下巴,“那个幕后高人是怎么掌握崇修平状况的?远距离监视一个人的法术,具体是怎么实施的?我们引魂派有类似的法术吗?”
  “有。”南宫决明拿出白符,运出真气在指尖,往白符表面画一个怪的图案。
  南宫兜铃凑过去看,“为什么你要画小火箭?”
  南宫决明干咳一声:“小火箭?像吗……啊,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
  “而且你画的火箭好丑啊,火箭的尾巴不是两坨圆形吧,小火箭的尾翼是尖的啦……”
  南宫兜铃说着说着觉得不太对劲,再仔细一瞧,不对,这哪是什么小火箭,这图案她见过,班里的男生恶作剧的时候经常在黑板画这个图案。
  南宫兜铃霎时脸颊通红,“师父,认识你这么久,我还真没看出你是个变态,居然在这么神圣的法符面画小JJ,你太恶心了你。”
  “听师父把话说完,这只是一个具有法力的图腾符号,叫‘伏羲阵’。“
  “鬼信啊。”
  “难得师父耐心教你新的法术,你到底要不要学?给我严肃起来。”
  “我才不要学这么下流的法术,师父你这个死色胚,你没药可救了,我可是你女儿,你也要对我性骚扰吗?你这个老爸简直不像样。”
  “你才不可理喻,几百年都没有叫过我老爸。”

  “因为是你不要我叫的。”
  “是我不要你叫的?明明是你青春期叛逆,突然有一天不愿意叫我爸爸了,成天不是师父是死老头的喊我。”
  “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是你说要公私分明,我是你弟子,叫你爸爸会让你严格不起来,为了能够更加专心的训练我研习法术,我最好叫你师父,你才较入戏。”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六年前你生日那天。”
  “我当时喝酒了吗?”
  南宫兜铃想了想,“多少喝了一点。”
  “那是我喝醉的酒话,没想到你当真了,结果第二天改口叫我师父,一直叫到今天。”他忽然小声嘟囔:“叫老爸叫师父好听……”
  “别计较了,这么多年都叫习惯了,又要我改口喊你老爸,很不顺口也,不都是一样嘛,叫你老爸也好,叫你师父也好,反正也改变不了你变态的本性,在我这个未成年少女面前画这么肮脏的小黄图,你不愧疚吗?”
  “都说了,这不是小黄图,这是伏羲阵。”
  “骗弱智啊,画个小JJ是伏羲阵了,伏羲本人都要从坟墓里跳出来掐死你吧。”

  “掐我干什么?这法术又不是我发明的,我也是从我师父那里学来的,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法术了,要算账也不能算到我头来,你一味的怪我,根本是诬赖。”
  “不管是谁发明的这法术,一定不是个正经人。”
  “说不定是我们的祖师爷岩陀大法师发明的,你敢说他不正经?这可是污蔑祖师爷,他在天有灵要是知道,非要现身砍死你。”
  “我说的是实话。”

  “算了!不演示了!”南宫决明像个孩子一样生气起来,让白符焚化烧掉。
  南宫兜铃一见他生气暗爽,师父生气特别好玩。!
  她故意戏弄他,“何必烧掉呢。”
  “你不是说下流吗?还说我没有做爸爸的样子,不玩了。”
  “反正都已经起了个头了,你继续啊。”
  “我不。”南宫决明拿起杂志挡住自己的脸。
  南宫兜铃双手支棱在膝盖,托住腮帮子,都快分不清他们之间谁才是年纪小的那一个。
  她催促:“快点,我等着呢,我要学。”
  “不教。”
  “你要我哄你是吧?”
  “不必,这么下流的把戏不好意思教给你。”
  “小气鬼。”南宫兜铃翻了个白眼,“说两句闹脾气,你这种玻璃心怎能为人师表,你师父也像你一样脆弱的话,早给你气走了吧,你哪有今天的成。”
  “我在师父手下学习的时候,不知有多顺从,多乖巧,多听话,多勤奋,多用功……”
  “行行行,知道你很优秀,请停止自卖自夸,我真的想学,你要是不教,我待会跑到阳台去用铁勺敲锅盖,有多大声敲多大声,敲到邻居来告你不会教小孩为止。”

  日期:2018-02-22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