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悄悄推开门,探头探脑看进去,里面的客厅一片黑暗,连一盏小夜灯都没有。
  身后有人推了她一把,南宫兜铃扑进客厅,脸朝下摔在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面。
  她差点叫出声,回头瞪着那个高大的身形轮廓。

  轮廓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关别墅门,蹑手蹑脚的爬楼梯。
  南宫兜铃站起来,拍拍运动裤,跟在轮廓后面鬼祟的跑楼。
  在楼梯最方,轮廓忽然停下,南宫兜铃的脸猝不及防撞在他结实的屁股,身体大幅度往后仰,要滚下楼梯。
  “师……”
  叫声呼之欲出,南宫决明伸手揪住她运动衣的外套,将她拽回来,伸手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
  南宫兜铃条件反射的捂住嘴,用眼神责备他干嘛好端端刹车。

  南宫决明用手指了指楼梯口,昏暗光线下,隐约看见一只大狗正趴在那里酣睡。
  南宫兜铃一颗心瞬间悬挂在喉咙口,要是这只狗狗叫嚷一声,他们可要彻底的败露行迹了。
  刚想到这儿,南宫兜铃发现暗突然多了一对绿色的幽光,悬浮在半空左右来回。
  心脏怦怦直跳,两秒后才意识到自己看见的是什么东西。
  原来狗狗醒了。
  正用那双机敏的眼睛盯着他们师徒二人看个不停。
  完了。
  南宫兜铃听见狗狗嘴里微微咕噜起来,是咆哮狂吠的征兆。

  一张白符自眼前掠过,亮起焚烧的火焰,接着白符变成了一块散发香味的肉骨头,南宫决明将手的肉骨头丢向楼梯脚下,狗狗轻吠了一声,想都不想欢快跑下楼。
  它一接近,肉骨头自动滚到前方,狗狗兴奋的追逐不已,摇晃的狗尾巴消失在走廊转角。
  南宫兜铃捂住胸口,松一口气,感慨自己到底是法师还是小偷。
  屋里恢复一片宁静,刚才那声轻轻的狗吠并未惊动任何人。
  师徒摸黑走到一扇房门前,默契的停下脚步。

  南宫兜铃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悄悄转动门把手,动了,果然没锁,她欣喜一笑。
  轻轻将门敞开,两人潜进去,重新把门关。
  月色透入窗户,屋内陈设在这暗蓝色光线下,犹如一团团迷雾,模糊得难以辨认。
  南宫兜铃感到自己被人一拽,是师父。
  他把她拉到窗帘后面藏好,接着拍拍她肩膀,示意她按照事先约定好的计划行动。
  明明由他来施法会更加妥善,但是他却偏偏要南宫兜铃自己来。
  她心里明白,师父又在借机测试她最近的修炼进度。
  透过窗帘缝隙,隐约看见对面的床隆起一个人形,呼吸又沉又深,仿佛陷入一个醒不来的梦境。

  南宫兜铃从外套口袋拿出白符,将左手两根指头竖起,紧紧贴在嘴唇,犹如喷吐气流般窸窸窣窣念动咒语。
  白符起火焚化,亮光笼罩她的脸颊,她的眼眸看去深邃神秘,火焰旋即又暗了下去。
  床的人形没有动静。
  突然间,房门咿呀一声敞开。
  南宫兜铃抬起眼皮,望向门口。
  一只散发出暗蓝色光芒的动物前肢从门的左角伸了进来。
  床的人影翻了一个身,依旧没醒,呼吸始终平缓沉静。
  师徒在帘后不发一语,静候事态转变。
  门彻底洞开,黑漆漆的门角哧溜爬进一个巨型生物,借着月光在墙壁投映下一个蜘蛛似的影子。
  坚硬的动物蹄子踩踏在天花板,发出敲击的声响,听去诡异至极。
  床的人猛地颤抖一下,“谁?”
  听见这声短促且饱含恐惧的问话,南宫兜铃嘴角往一歪,好戏终于开锣。
  踩踏声忽然间加速,仿佛在朝某个方向狂奔。
  床的人呼吸急促,听见他手脚慌乱的爬向床头,啪嗒一声,昏黄的台灯亮起。
  崇修平的手还停留在台灯开关,脸色铁青,浑身僵硬,定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的鼻尖前,悬停着一个倒过来的人头。

  人头是翻转一圈后重新接回脖子去的,下巴朝,额头朝下,因此脸颊和脊背位于同一个方向。
  额前乱发垂落,脸色是接近腐烂的灰绿色,人头后面是一具人类的残躯,躯体伸出四只动物爪蹄,朝四面八方岔开,踩在崇修平的丝绸床罩。
  崇修平一时间不敢做任何反应。
  南宫兜铃暗想:要是这个大男人吓得尿裤子好玩了。
  “你难道是……崇志国?”崇修平往后缩起脑袋,使自己尽量远离眼前这张恐怖的脸。
  “没错,我是你曾祖爷爷的哥哥,他是我三弟,当初跪在祠堂里,亲眼看着我被道士缝成这个怪物的模样。我这样子好惨!好冤!好苦!在棺材里关了百年都不得超生,还要看着我心爱的女人在我的棺材底下受罪,你救救我,为我祈愿,让我离开这个世界……”
  崇修平竟然摇头:“我不能,要是放你走,崇家会失去庇护,再也不能顺风顺水的延续下去,崇家的产业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头还有叔叔伯伯和哥哥嫂嫂们,他们的财富都和你的墓穴息息相关,我无法擅自做主为你祈愿。”
  “崇家之,都是无情之人,没想到一百年过去还是没能改变崇家的恶劣本质,你和我父亲一模一样,铁石心肠。”崇志国愤怒的咆哮着,“全是冷血没有心肝的渣滓!”黏糊糊的舌头从口腔里伸出来。
  “走……走开!”崇修平抓起枕头按在崇志国脸。

  崇志国猛地摇晃头部,往后倒退,嘴里咬着枕头,布料发出破裂的声音,等的鹅绒纷飞而出。
  “可恶的子孙!你也是白长了一副心肝,让我吃了你的心脏!反正你根本不需要!”崇志国扑过去,把崇修平压在床,努力用脑袋凑近这个人类的脖颈。
  但是崇志国的脸是反过来的,角度不对,所以怎么都咬不到。
  许多粘腻的黄色浓痰从这个怪尸口滑出,糊在崇修平脸。
  崇修平用力踹开他,崇志国被踢到墙,却没有掉落,而是四肢一蹬,灵活地反弹回来,稳稳站在床尾,目光虎视眈眈的望着崇修平。
  “既然这么不听话,那我只好叫帮手了。”
  忽然间,床底下窜出大量的铁线虫,把床四周整个包围住。
  崇修平这回彻底地骇然失色,再无法像刚才那么镇定,跪在床间乱蹬双脚,哀嚎,哪儿也去不了,无数的铁线虫朝天花板竖立,犹如扭动的屏障,将床包得密密麻麻。
  其一部分铁线虫沿着床单朝崇修平爬过去,缠住他双手双脚,将他拉成大字型,令他的身体悬空,离床垫起码十厘米。
  铁线虫蜿蜒着勒住他的脖子,崇修平顿时叫不出来,一张脸因为窒息憋的通红,瞳孔充满了惧色,看样子快吓死。
  窗帘后,南宫兜铃耳边传来低语,“差不多行了。”
  南宫决明似乎有些担心她玩过头。
  南宫兜铃微微摇头,轻声道:“我快成功了,我要让他彻底屈服在恐惧之下,别阻止我。”

  “你掌握分寸,不可以弄出人命。”
  南宫兜铃没有答话,而是加速嘴边的咒语。
  在咒语下,更为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崇修平身下的床垫呲呲的裂开,一只黑色枯萎的手从裂缝里高高伸出,一把抱住崇修平的身体。
  崇修平微微侧过脸看去,眼珠子在惊吓异常凸出,几乎要脱离眼眶。

  一张眼球翻白的女性脸颊紧贴在崇修平耳边,女性五官,嘴里、鼻孔和耳朵都在往外窜出激烈扭动的铁线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