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被抓到不会被罚款了嘛。”南宫兜铃得意的抱住双臂,“你有没有看见那些警卫都被我吓傻了。”

  “你可知道你刚刚很危险,那些乌鸦是躲在崇修平背后的某个高人在远距离操控的,要不是我在后面赶走鸦群,你现在应该已经给乌鸦吃掉了。”
  南宫兜铃听得额头微微出汗,“给乌鸦吃掉?”
  “乌鸦是食肉动物,你不知道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南宫决明顺手变出一面大镜子放在她面前,南宫兜铃对镜子,先是看到乱如鸟窝的头发,发丝间插满了黑色的乌鸦羽毛,接着往下一瞄,“哎呀,我的衣服全是破洞!”
  再仔细的看看手臂,面全是猩红的斑点,是无数鸟喙一口口叮啃她的痕迹。
  她只觉得给乌鸦冲撞得很疼,没察觉到乌鸦其实是在试图啄烂她的皮肉。
  “要不是你护着脸,你的眼睛早被啄掉了。”他手的镜子变回白符,燃烧殆尽。
  南宫兜铃顿时心有余悸,还以为鸦群只是为了让她远离机场而已,没想到是聚过来吃她的。
  “幕后施法的人,想害死我?”

  “为了让我不再骚扰崇修平,竟然要夺走我的性命,多么的冷血无情。”
  “保护墓穴不再受到破坏,才是那个施法者真正的目的。”
  “到底是什么样人物?他是崇修平请来的帮手?还是说他本来是崇家的一份子?”
  南宫决明表示不清楚。
  空气里响起手机铃声,南宫兜铃眉头一皱,“我的手机?”
  南宫决明从针织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背带断了。
  “原来给师父捡了去,快还给我,我要接个电话。”
  “谁打来的?”南宫决明不让她抢走布包,拿出手机高高举在眼前。
  “好过分,你侵犯我的隐私权,不可以看我的手机!”
  南宫决明努力看清强光下的屏幕,“邹正卿来电。!你为什么要跟他交换电话号码?他委托的人是我,不是你,有事要联系的话,也应该联系我吧?”
  “要你管!手机还我!”
  他凭着身高优势,把手机举高,南宫兜铃像一只摘椰子的猴子,跳得很高很高,结果还是碰不到。

  南宫决明趁她不备接听手机,还顺便点开扬声器。
  “不要!”
  邹正卿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不要?不要什么啊师父?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决明垂下眼皮,仿佛一座冰山盯着她,“师父?他干嘛叫你师父?”

  邹正卿很吃惊:“南宫法师?你也在?”
  “邹先生,你告诉我,为什么要称呼兜铃师父?”
  “那个……我……闹着玩的。”
  “听起来不像。”
  “其实我是出自尊重,像大家偶尔也会把司机叫成师傅那样,叫她法师妹妹有些不太尊敬,所以,叫她师傅了。”
  “我不信。”
  “我拜她为师了。”
  南宫兜铃在旁露出一个绝望的表情,捂住额头,蠢货,还没有严刑拷打出卖了她,明明约好不许说出这件事的,背地里胡乱收徒弟,这下南宫决明可饶不了她。
  “这个理由更扯,你能说个靠谱的吗?”南宫决明面无表情的逼问。
  南宫兜铃听到这句话,猛地抬起头,顿时振奋起来,重新燃起了希望,哈,师父不相信,以为邹正卿在瞎掰,谢天谢地,她又逃过一劫。
  邹正卿在话筒里结巴起来,“可我说的是真话……”
  “少来,别骗我,你打电话给兜铃,是想引诱未成年少女吧?邹先生,起初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不会像那些色狼一样打我女儿的主意,兜铃冤枉你的时候,我还护着你,结果是我看走眼,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原来你也是这么下流的人,我警告你,不许再打给兜铃,不然我拒绝你的委托,不再帮你超度工地的那个恶灵。”
  “我打电话给兜铃,是为了告诉她,不必超度什么恶灵了,工地已经转卖给崇修平,他的秘书带合同来我家亲自找我签字,十分钟前刚走,他的工人今天内会在工地周围架设铁丝,准备把那里改建成崇家的墓园,我也没有办法,对方说如果我坚持不卖土地的话,不让我在青城继续开设工厂,你懂的,他们在本地的势力有多大,绝对是说到做到;搬迁工厂到别地不是不能,而是不方便,因为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损失,我承接了许多订单都是得日夜兼工不能耽误的,搬厂一定会误工,误工失去的不只是钱,还会失去我的信誉,为了一块地牺牲我瓷器厂的招牌实在很不值得,我只能屈服。”

  “没骨气的家伙!”南宫兜铃骂道。
  “你别插嘴。”南宫决明说:“邹先生,我明白你的苦衷,你卖了土地也好,等于和麻烦脱身,对你的前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遇这种事你也很倒霉,我理解……但是有一点我弄不懂,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打到我手机来和我商量?非要跟我徒弟商量?”
  “你手机打不通,所以……”
  “是吗?”
  “可能是你手机信号不好,刚才怎么都打不进去。”

  南宫决明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自语道:“是飞得太高造成信号不好?”
  “你说什么?”邹正卿装作无辜的问。
  南宫兜铃感叹,果然是浸淫生意场的老油条,说起谎来无法识破。
  “没什么,原来是我手机信号的问题,你保证你没有在打兜铃的主意?”

  “没有,真的没有,她还太小,我不是那种人。”
  至于这句话,南宫兜铃倒是分辨不出他是否撒谎了。
  “看来是我错怪你了。”南宫决明挂断电话,把手机丢回她的怀。
  南宫兜铃生气的接住,“随便接我电话,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
  见南宫决明对她的抱怨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用手指扶住下巴在思考某事。

  南宫兜铃心想,师父肯定在烦恼如何超度崇志国的事情,虽然在电话里威胁邹正卿,说他会拒绝这单委托,但师父的内心是不会放弃这件事的。
  他是什么样的人南宫兜铃还不懂吗,刀子嘴豆腐心,表面说不关心,实际是个热心肠。
  “兜铃,师父理解你的做法。”
  “你说啥?”
  “你想强迫崇修平进行祈愿的仪式,师父知道你是出于好心。确实,超度崇志国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他的怨气那么重,要是崇家继续用‘黑煞葬法’下葬他,不出月尾,崇志国说不定要转变成妖怪了。”
  “我建立的结界还在工地,只能由我本人亲手解除,有结界保护,崇家人想重新埋葬他是不可能的。”
  “未必,我们不知道帮助崇修平的那个高人到底有多厉害,说不准他有解除结界的方法。”
  “既然这样,你刚才该帮我,说不定现在已经追崇修平了。”
  “你对他死缠烂打是没用的,光是用蛮力把他架到工地行不通,我说过,祈愿仪式必须自愿,祈愿者需要用真心,否则没有效果。”

  “这崇修平根本不想让他的老祖宗解脱,怎么让他发自真心?”
  南宫决明没有答话,眼神暗潮汹涌。
  四十二个小时后,凌晨四点十五分。
  月亮好像给人砍去了一半,低沉悬挂树梢,散发出柔和的银光。

  月色下,南宫兜铃站在一个别墅的大门口,轻轻念完咒语,门把手的白符化成火焰,转瞬消失,锁头嘎达一声松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