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童顿时跳出车子,身精致的公主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小小年纪,脖子戴着一颗鸽子蛋那么显眼的淡黄色钻石,南宫兜铃是个珠宝外行,但也能看出这串项链价值不菲;
  一栋黄金地段的商品房这么蛮不在乎的挂在脖子,未免太张扬。
  明明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却打扮的贵妇人还要高调,确定不是故意在召唤歹徒绑架她?
  负责打扮她的那些长辈都怎么想的,算炫富也不必要拉小孩子一起出马吧。

  女童逼近她,丝毫不畏惧她手晃眼的银色刀刃。
  “小雅。”崇修平立即下车,牵住她手,“不许擅自行动。”
  南宫兜铃见有孩子在场,免得伤及无辜,顺手归刀入鞘。
  “崇修平,跟我走。”南宫兜铃毫不客气,没有请求,只有命令。

  崇修平在太阳眼镜下冷笑,“你在开什么玩笑?一副逮捕我的态度,差一副手铐了,演丨警丨察很过瘾?我没有义务跟你走。”
  “没错,我哥哥没有义务跟你走!”被叫做小雅的女孩子叉腰挺胸的挡在崇修平身前,像一名小保镖在保护他似的。
  南宫兜铃对她又气又笑,“你这个小妞给我走开,牙齿都没长齐的人没有资格插嘴。”
  小雅立即鼓起腮帮子生闷气,一双眼睛仿佛要当场瞪死南宫兜铃似的。
  南宫兜铃对崇修平发下最后通牒,“我警告你,今天你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自愿跟我走,要么我直接打晕你,把你当拖把一样拖走。”
  “你才是拖把!”小雅出其不意的走前一步,蝴蝶结皮鞋狠狠跺在南宫兜铃脚背。
  南宫兜铃瞬间疼的跳脚旋转,“没家教的小东西!居然趁我没留心偷踩我!”
  南宫兜铃伸手要逮住这死小妞,机灵的小鬼头慌忙躲到崇修平背后,两只小拳头紧紧拽住他的西装衣角,只露出一双眼睛察看敌情。
  “哥哥,这只母老虎好凶好可怕,快保护我。”
  南宫兜铃简直要气炸,“怎么看都是你我更有母老虎的潜质。”手臂一伸,险些要揪住小雅的衣肩。
  手腕却给眼前的男人用力的握住,在一股蛮力拉扯下,她扑在崇修平胸口,抬头眨眼看他。

  他不耐烦的说:“闹够了没?耽误我的行程,你赔不起。”
  南宫兜铃说:“我说过,你非得跟我走不可。”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为你的祖先崇志国祈愿,让他早日解脱早日投胎。”
  崇修平把她丢开,南宫兜铃揉着自己的手腕,银牙一咬,哼,该死的家伙,把她细皮嫩肉的小手都给抓肿了;
  她可是无价宝,要是有了损伤,她会让他明白什么这才叫做真正的赔不起!
  “崇先生,警卫来了!”司机在旁边提醒。
  南宫兜铃扭头一看,一群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卫人员迈着整齐的步伐,剑拔弩张的走过来。

  机场警卫果然较专业,起酒店的保安更加干练果决,一个个都像不能惹的山大王似的,要是激怒他们,说不定会被拘留。
  南宫兜铃从布包里捏出一张白符,准备用法术强行带走崇修平。
  她刚要启动口诀,崇修平把他妹妹抱起来,托在手臂间,对她冷哼:“想作法?你未免太小看我。”
  他话音未落,迎面突然起了一阵强烈的怪风,专门对着她吹,南宫兜铃觉得这阵风强大到难以对抗,她讶异发现自己的双脚给风吹得频频后退。
  沙子进了眼睛,南宫兜铃瞬间无法睁开双眼,连手指间的白符都给狂风吹走。

  怎么回事!
  她努力抬起眼皮,发现这风只针对她一个人。
  崇修平和他妹妹在眼皮子底下安然回到车坐好,车子驶向一架飞机,头等舱的入口外降落一架梯子在等候客人。
  警卫走过来时,怪风缓慢减缓,南宫兜铃终于可以重新站稳,正要朝车子狂奔,嘎达一下,她的手腕被警卫给拷住了。
  南宫兜铃抬起冰冷的手铐,质问:“你们在干啥?又不是丨警丨察,凭什么锁我?”
  “你擅自闯入停机坪,很容易引起重大事故,是犯法的行为,何况你手还拿着刀具这种违禁品,我们有权利先逮捕你再报警,跟我们去询问室走一趟。”

  南宫兜铃像一只小老虎,喉咙里咕噜噜的粗喘一声,“净会妨碍姑奶奶我办正经事!”
  她迅速往后跳开,警卫愕然看向手铐,锁眼没有任何破坏的迹象。
  “我明明拷住了,你怎么挣脱的?”
  “你们当是看了一场魔术吧。”南宫兜铃飞空。
  听见警卫们受到惊吓的喘息。
  “飞……飞起来了,队长,我们没看错吧?现在怎么办?”

  “先追过去再说!”
  眺望前方,崇修平牵着自己的妹妹走入机舱。
  太好了,飞机还未起飞,来得及拦住他。
  刚要落地,身后传来嘈杂的叫声,不是人类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回头看,身体被一群鸟类疯狂裹挟住。
  视线一片乌黑,眼前看见的全是乌鸦。
  在鸟类挤压的力气下身体不受任何控制,被鸟群卷走。
  乌鸦锐利的鸟喙不断剐蹭她的皮肤,鸟喙刺在肉实在太疼了,再也受不了,南宫兜铃护住脸,感觉自己仿佛是个行李箱,不得不跟着传输带走。
  挤过层层叠叠的翅膀,正要把手伸进布包搜寻白符,鸦群却没有任何预警的散开,朝四面八方分散飞走,一下子飞到了远方的天际,身影成为模糊的小点点。
  身体失去乌鸦们的承载,加南宫兜铃忘记使用“浮提咒”,瞬间在空飞快往下坠落。
  身子下已不是机场,而是车流繁忙穿梭的高速公路。
  她给鸦群卷到离机场相当远的地方。
  眼看要跌入车道成为车轮的牺牲品,她慌忙去找装着白符的布包,却发现布包不在身。
  “欸?”南宫兜铃急得冒汗,完蛋,一定是给乌鸦们的锋利鸟喙弄断了背带,布包不知掉哪儿去了。
  双手在胸前握紧宝刀,望向极速朝自己脸颊接近的地面,心苦闷的想,要摔成肉饼了,这种死法实在太惨,要是做鬼她一定要回来找崇修平算账,都是他害的。
  下一秒,身体忽然一顿,她发现自己横放着悬停在半空。
  抬头一看,南宫决明揪着她后背的衣服,仿佛在拎一个购物袋那样提着她。
  南宫兜铃激动下险些想哭,冲动的抱住南宫决明的腰部,“师父,你出现的太及时了,师父你好棒!”
  南宫决明飞离高速路,降落在一条无人的小巷,松开手,可南宫兜铃依旧死死的抱着他的肚子不放。
  “我知道你不会乖乖学。”南宫决明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
  南宫兜铃吃疼的抱住脑袋埋怨:“后脑勺可是人体的要害,你打得这么用力可是会让我脑震荡的。”

  “你有脑子吗?你压根没脑子,用什么来震荡?”
  嘴巴还是这么不留情,早知不夸他了。
  南宫兜铃很不愉快的瞪着他,“原来你从一开始跟踪我,还以为你只顾着和护士打情骂俏,根本不关心我这个徒弟。”
  “你打小有个习惯,一旦你准备做坏事的时候,话会变少。”
  “我这哪是做坏事?”
  “在机场扰乱秩序是要被罚款的,你又想让师父我大出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