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5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点方晟深有体会,不过打死也不敢说。从性质严重程度上讲,他宁愿和樊红雨的事败露,也不能暴露与鱼小婷的私情。
  回江业后过了几天,樊红雨私下告诉他前期宋家为调查孩子的来历花了很大力气,据说先后分析了有可能与樊红雨有关系的二十多个男子的DNA,还是没查到正主儿。

  “也许检测过我,但顺利通过了。”方晟开玩笑道。
  “喂,你在怀疑我的品格!”樊红雨真的生气了,
  赵尧尧到香港后的第三周,适逢股市遭遇“黑色星期天”,几千只股票跌停,两名基金负责人跳楼身亡,方晟听了心惊肉跳,连忙打电话过去询问,不料她兴高采烈道:
  “大跌并不奇怪啊,前几天已有种种迹象,我判断的趋势是下跌为主,不单没亏还赚了一笔。”
  方晟松了口气:“不亏就好,刚开业稳健为上,不要过于激进。”
  赵尧尧苦恼地说:“我明白,这边薪水太高了,雇了几个操盘手和财务顾问年薪上百万,我辛苦了两个月本钱还没赚到手。”
  没想到清高到不食人间烟火的赵尧尧也有今天,方晟不禁笑道:“香港居不易,赶紧转变思路吧。”
  期间方晟专程到京都看望小贝和小宝,拨打鱼小婷的手机号还是已关机,她主动从方晟的生活中消失,决绝而果断,不留一丝痕迹。麻烦的是唯一知道她下落的只有容上校,方晟为避嫌不敢询问,只得把思念深深埋在心底。
  周小容关于债转股的建议引起狄克银兴趣,本来投资就为了赚钱,谁想错过投资机会的?他到工地调研并掌握巨隆公司财务数据后毅然同意,并迅速办理相关手续,让周小容又渡过一场危机。
  城北郊区小学在万众注目下顺利完工,进入装修和筹备阶段,预计暑假即将对全县小学生招生,消息传开后家长们纷纷心动。因为几个月方晟早就放话将把城北郊区小学办成全市一流学校,抽调江业优质教育资源,建立健全教育设施,力争三年内评为四星级学校,五年内争创五星学校!
  况且老百姓还听说方晟下一步还将与梧湘市一中合办中学,即成立市一中江业分校,实现城北郊区小学与分校的无缝对接,这则消息令家长们热血沸腾。众所周知梧湘市一中的高考升学率在整个双江名列前茅,倘若考入强化班几乎确保985或211!

  在此推动下城北新城小区的房价进一步推高,与此同时由方晟亲自主导的二期开发悄悄启动,经过空前激烈的招投标,巨隆公司成功拿到二十四幢楼的标段,成为此次招投标大赢家。
  由于二期居民小区依然围绕学校医院修建,且处于新金融街与景山寺中轴线之间,几乎肯定包赚不赔,巨隆公司上下信心满满。周小容一度怀疑方晟与牧雨秋的关系,多次旁敲侧击试探芮芸。芮芸何等精明,知道方晟对周小容提防得紧,乱扯一气,弄得周小容莫名其妙。
  相比江业的波澜不兴,省城又起风波,这回关系到副省级干部的任免问题。
  上次省委班子换届,京都不知出于稳定大局还是难以平衡的因素,仅仅做了微调,常委班子里就有两人快到年龄而没有调整,如今再也拖不下去了,中组部宣布原省委副书记董学平任省人大副主任,原省政法委书记齐辉任省政协副委员长。
  谁来继任?中组部文件里没说。

  这下子双江省头头脑脑们炸了窝!既然中组部没同时宣布继任者,说明人选未定,就有可活动的空间!
  一时间大批正厅级、副省级、正省级官员穿梭往返京都,频繁接触各自的靠山或朋友,或委婉陈述原由,或直截了当提出要求,总之紧盯自己看准的位置。
  姜源冲也是活动者当中的一员。
  他的目标不是省委常委,那个太高了暂时够不着。他琢磨的是一旦副省长当中有人进入常委班子,自己则是庞大副省级备选梯队中的领跑者,但领跑不代表顺序推进,自己不努力还得给别人让位。
  这种高级别较量,何世风的意见“仅供参考”,就算省委书记肖挺说了也不算,起决定作用的只能是中组部乃至更高级别领导。连续拜访几位京都大佬后,姜源冲头一次给方晟打电话,委婉地问能否“看望”于老爷子。
  方晟真的很为难,请他等会儿。然后直接打给于老爷子试探其口风,于老爷子沉吟良久,道:
  “看在姜源冲曾经有恩于你,人也本分,给他十分钟吧。”
  方晟赶紧通知姜源冲,那边自然欢天喜地安排不提。
  事后姜源冲郑重表示感谢,方晟说按老爷子的风格只要肯接见客人,八成愿意出手帮忙,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换了新领导后谁也说不准。
  姜源冲连连说我明白,我明白。
  在于老爷子这个级别的老领导面前,姜源冲半点脾气都没有。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费智率领庞大的商务团来到江业。费约率领常委班子全体陪同,热情洋溢地带他们考察了城区所有地段。
  转了一大圈后本以为可以结束了,谁知费智主动提出到城北郊区看一看,于是继续乘车前往,到五大重点工程工地、小洋葱西餐厅和提诺纳超市一一查看。出乎意料的是,费智等人表现出比在城区更高的兴趣,不厌其烦问了很多问题,问得费约满脑门子汗,方晟遂主动上前详细介绍。
  考察结束后费智没有表态,当晚也谢绝费约举行盛大的接风晚宴,而是立即召开闭门会议,据服务员说一直开到凌晨两点多钟才结束,另据宾馆保安说会后有个小组加班到天亮,走出房间时个个神采弈弈,根本看不出一夜没睡的样子。
  第二天上午举行闭门会议,县委常委和副县长等领导悉数参加,费智手下捧出精心设计的沙盘,直截了当在城北中心位置插了面小红旗,宣布道:
  “我们想要这块地皮!”
  这个位置原是规划中的汽车城,与新金融街遥想呼应,距离景山寺、城北新城小区、提诺纳超市等不过三四公里,目前是一块荒芜之地。
  见费智没选意想中的城区中心地带,也没选江业方面提供的其它几块黄金地段,费约等人不由愣了一下。
  开发区是季亚军的管辖范围,但大家都知道方晟对城北郊区的掌控很严,之前多家单位想借小洋葱的商业效应开餐馆都被方晟拒绝,后来县正府专门发红头文件,强调城北郊区尤其高科路沿线建设必须经县长办公会集体研究,实质把原本属于开发区的权力收归县正府。

  因此季亚军不敢表态,费约不便表态,经过一年多来厮杀,费约已知方晟非但难惹,而且诡计多端,稍有不慎便容易中他的圈套。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方晟脸上,这种情况让费约又愤怒又无奈。多年来他已习惯无论身处江业哪个地方都是唯一焦点,然而自从方晟到来后,情况愈来愈发生变化。
  日期:2018-04-11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