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熙柔瞟了他一眼,笑着说:“每天看你都挺自信乐观的,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标准的悲观主义者。”
  萧晋耸了耸肩:“没办法,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但我不相信这个社会可以培养出真正的圣人来,因为它压根儿就没有提供可以悲天悯人的土壤。
  都说仓禀实而知礼仪,可数百年的战乱和道德传承的断代已经导致人们欲壑难填了,只要阶级和等级不消失,权力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圣人就只会存在于朝廷的宣传中。”
  “打住打住!”陆熙柔听不下去了,翻个大大的白眼说,“我的萧大老板,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说教啊,知不知道这样让你看上去很low?但凡喜欢跟人讲大道理的,甭管说出的话多有水平,只要不是历经沧桑的老人,在姑奶奶眼里就都是肚子里藏不住猪油的low货!”
  萧晋笑了起来,伸手揉揉女孩儿的头发,问:“你以为这种话我谁都说吗?”
  陆熙柔的眼睛完成了月牙,口中却道:“那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我的立场?我爸可是体制内的人,你这么含沙射影的讽刺,让我这个知府千金如何自处?”

  “自处你妹!”萧晋笑骂,“就你长的那天生反骨的后脑勺,我要是造反了,肯定也是你撺掇的。”
  陆熙柔哈哈大笑,极为愉快。
  萧晋没有开车,让陆熙柔将他送到龙朔知府衙门后面的一间茶楼前,刚要下车,女孩儿却拉住了他,不满道:“喂!说了一路的废话,你还没讲到底该怎么做呢!”
  萧晋叹了口气,重新关上已经推开的车门,郁闷的看着她说:“我一开始可是那你当我的幕僚看待的,现在你这一门心思往光办事的狗腿子路上奔是几个意思啊?”
  陆熙柔红着脸低下头,撅嘴说:“人家笨嘛!”
  “确定了,你就是耍着我玩开心,是不是?”萧晋翻个白眼,屈指就在女孩儿光洁的脑门上弹了一下,没好气道,“我就不信你这会儿心里没有注意。”
  陆熙柔脸上红晕很神奇的瞬间消失了,但小嘴儿却依然还撅着。“人家确实有主意了,可这不是担心跟你这个主上想的不一样,回头办不好事儿受罚嘛!”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笨不笨我不知道,但你有多欠揍我现在一清二楚。”无奈的摇摇头,萧晋说,“你都已经找到金和顺这个突破口了,那就开始接触他呗!咱们也不奢求他能拿出什么可以扳倒金景山的罪证,只要蛊惑他去啃何文山那根硬骨头就好。
  何文山害怕我们这些外来人损伤石竹县百姓的利益,金和顺是个窝囊废,又刚刚被自己家的人给欺负了,想来何文山应该不会再担心什么了吧?!”
  陆熙柔的眼睛亮起,接话道:“这个办法好!这俩人一个固执一个无能,只要咱们派去的人能先忽悠住金和顺,伪装成他的身边人获得何文山的信任,其它的就好说了。”
  萧晋斜着眼瞅了她一会儿,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演戏?要不干脆就派你去接触金和顺好了,让你过足戏瘾。”
  “讨厌!都这么久了,你还看不出人家的心么?人家明明只是在你面前时才会这样嘛!”陆熙柔满脸都是幽怨和娇羞。
  萧晋无力地仰天长叹,推门下车而去,陆熙柔在车里得意的咯咯娇笑。
  进了茶楼,萧晋脸上的郁闷就变成了微笑。其实他已经想明白了,陆熙柔之所以那么喜欢在他面前玩虚虚实实这一套,无非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定性两人之间的关系罢了。

  爱情是肯定还没有的,但友情似乎又不足以形容,也不像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勉强说是知己吧,却又还不到灵犀相通的境界,总之不能细想,一想就觉得哪里怪怪的。
  与其相处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彼此,倒不如装疯卖傻,把它变成一场游戏。陆熙柔爱演,他就陪着她演,给她想要获得的满足感,这样既能办事,两人又都能玩的开心。
  累是累点,可这世界上又有几件事是不累的呢?
  跟迎上来的茶楼服务员报了一个名字,萧晋便被带领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门前。服务员敲了敲门,不等里面有什么动静,便对他弯弯腰,无声的离开了。
  片刻后,包厢门被打开,里面的人看到是他,连忙将门又打开了些,微低头喊了声:“萧先生。”
  萧晋昂首走进去,对正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小口抿茶那人笑着说:“知府大人出来喝杯茶不算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吧?!怎么被你们搞得像是特务接头似的?”
  正在喝茶的人正是邓兴安,闻言他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毛,然后看了门口的秘书一眼,秘书便走了出去,并把门轻轻关好。
  “萧先生多心了。”邓兴安慢条斯理的说着,倒了杯茶,用茶夹夹到自己的对面,向萧晋示意道,“请坐,许久都没有静下心来泡一壶好茶了,但愿能让萧先生满意。”
  这是萧晋搞定邓睿明之后,他和邓兴安第一次私下里单独见面。
  两三个月过去了,邓睿明的案子还没有正式开庭审理,倒是他母亲房韦素已经被检方提起了公诉,下个月就会开庭。
  邓兴安是个典型的权力生物,为了保住官位能够做到对妻和子划清界限不闻不问,但这不代表他心里会感激萧晋,正相反,他恨不得生吞萧晋的血肉。
  “恐怕要让知府大人失望了。”萧晋在邓兴安对面盘膝坐下,端起那枚茶碗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然后一口饮尽,砸吧着嘴说,“除了在挑女人这方面之外,其实我是个非常粗俗的人,任何与风雅有关的事物到了我这儿通通都会变成牛嚼牡丹。
  所以啊,知府大人精心泡的好茶,在我眼里只有解渴这一个功效,根本喝不出好坏来。”
  邓兴安看了他一眼,微笑起来:“萧先生活的倒是洒脱,只是这世道上心明眼亮的人太少,到处都充斥着像我这样附庸风雅的人。

  萧先生现在年轻,与世格格不入还可以说是头角峥嵘,但随着年龄增长,终究都是要低下头来遵循游戏规则的,以萧先生的智慧,应该不会不知道一个独夫会有怎样的下场吧?!”
  萧晋愣了愣,随即便冷冷一笑,道:“这么说,那幅画你并没有给我要回来。”
  邓兴安抬起眼皮与他对视:“我就没有去要。”
  “你最好有很合理的理由来解释,我很忙,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讨论处世规则的屁话。”萧晋眯起眼,声音寒冷的似乎带着冰碴子。
  邓兴安一点都不在意他的态度,将壶里的残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端起抿了一口,眉头蹙起,便翻手腕倒掉,然后开始清洗茶壶,似乎要再泡一次。
  “没有什么能说的过去的理由,只是心里有个疑问想请萧先生回答一下,有了答案,那幅画根本不是问题。”
  “你有什么疑问?”
  邓兴安清洗茶壶的动作停下,深深地看着萧晋的双眼,沉声问:“萧先生当初特意保留我的官位,是想要得到一个手下?还是一个盟友?”
  听到他问出这个问题来,萧晋眼中的冰冷瞬间就消失了,掏出支烟点上,淡笑说:“你的儿子死定了,你的老婆没有个七八年也甭想从牢里出来,你我之间可以称得上是深仇大恨,甚至都没有和解的可能,所以,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幼稚么?”
  日期:2018-02-22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