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93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阳感到一阵阵剧痛从肋骨断裂处传来,即使服过了大量止疼药丸还是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他飞身回撤,强忍下痛楚才没有倒下。
  “怎么了?打不过跑吗?”青衣蒙面人讥笑道。
  虽然只交手了几招,却足以让齐阳再次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齐阳深吸了一口气,从怀取出那个黑色的鬼面面具。这鬼面面具是他白日里找了个说辞从齐典那里要来的。
  齐阳拿起鬼面面具,说道:“这个面具更适合你!”
  青衣蒙面人定睛一看,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你……你……”
  齐阳把鬼面面具扔给青衣蒙面人,趁他端详面具的时候取了一粒“回力丹”服了下去。
  “你是何人?怎会有这个面具?”青衣蒙面人惊讶地问。
  “你的雇主杀了这个面具的新主人,然后这个面具到了在下的手。”齐阳说。
  “不可能!他才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青衣蒙面人不信。
  “他是死是活,你回去问问便知。”齐阳道。

  青衣蒙面人紧紧抓着鬼面面具,看起来很痛苦。
  齐阳心想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正想着该如何全身而退,便听到青衣蒙面人开口道:“他没死!”
  齐阳有些着急了,若是对方不相信自己死在他的雇主手下,又该如何劝说对方不要继续为他的雇主卖命呢?
  齐阳问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正好好地站在我的面前。齐阳!”青衣蒙面人冷冷地说。
  齐阳一惊,竟然被对方识破了身份!

  “怎么?还不承认?”青衣蒙面人嘴角一勾,说道,“通过几招能确认我的身份,除了你,我想不出第二人。”
  齐阳叹了口气,用自己的声音说道:“曹兄,久违了。”
  “哈哈!”青衣蒙面人突然放声大笑,然后走向齐阳。
  齐阳却未因对方的贸然靠近提高戒备,反而撤去了护体的内力,收敛了身的气流波动。
  “许久未见,难得再见面,你却隐瞒身份不相认。”青衣蒙面人不悦地责怪道。
  听着对方不再陌生的嗓音,齐阳笑了笑,解释道:“在下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望曹兄勿怪。”
  青衣蒙面人看了看手的鬼面面具,挑眉问道:“诈死?”

  “差不多吧!”齐阳没有多做解释。
  “老弟尽管放心,我不会让旁人知晓此事。”青衣蒙面人说,“适才我没能从你的功夫认出你。你的武功……你的身手不如先前敏捷,可是因为此事?”
  齐阳点了点头,并不相瞒。
  “适才没伤着你吧?”青衣蒙面人关心地问。
  “不碍事。”齐阳笑道。
  “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形。想当年,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呀!”青衣蒙面人感慨道。

  “曹兄不是退隐江湖了?在下以为你会带着嫂子回太湖隐居,过着神仙美眷般的生活。”齐阳不解地问道。
  “隐居?我也想!可你嫂子她……”青衣蒙面人突然流露出悲伤的神情。
  “嫂子怎么了?”齐阳忙问道,“难道是他们抓了嫂子逼你重出江湖?”
  “你嫂子她已经不在了。”青衣蒙面人难过地说。
  “什么?”齐阳闻言大惊。

  “数月前,我收到老二他们的消息,离开了湖头村。可我去了约定的地方却没看到老二他们。当我回到湖头村,却发现整个村子被血洗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我翻遍了整个村子都没有找到你嫂子的尸首。后来才知道是飘飘夫人救了她。可当我找到她时,她也只剩下一口气了。”青衣蒙面人悲伤地说。
  “飘飘夫人?”齐阳重复道。
  “飘飘夫人?”齐阳重复道。
  “嗯,你嫂子临终前让我替她报恩。后来我跟着飘飘夫人,一来为了报恩,二来想借助夫人的力量找出血洗湖头村的凶手。”青衣蒙面人说。

  “曹兄认为谁会是凶手?”齐阳问。
  青衣蒙面人说:“我还没查出来,可能是往日的仇家,抑或者是老二他们,毕竟当年因为你嫂子……”
  青衣蒙面人没有再说下去,齐阳却对当年他们几人的旧怨有所了解。
  齐阳说:“这么多年了,他们要动手怕是早动手了。”
  “也对。可其他仇家又怎会得知我们归隐在湖头村呢?”青衣蒙面人不解地说。

  齐阳想了想,问道:“曹兄这几日杀人是为了报恩?”
  青衣蒙面人点了点头,说:“那是先前不知你的身份。若是为了报恩要杀了你,这份恩情只能改日再报了。”
  “据我所知,飘飘夫人可不是什么善类。她为何会出手救嫂子?”齐阳质疑。
  “你这是什么意思?”青衣蒙面人惊讶地道。
  齐阳继续说:“湖头村这么多村民遇害,飘飘夫人却偏偏只救了嫂子,这是为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这些我们永远都不会知晓,因为嫂子只交代让你报恩后走了。”
  青衣蒙面人生生愣住了。
  “嫂子既然撑了那么久才与曹兄相见,又怎会突然辞世?嫂子的武功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是有武功功底之人。外伤再严重也不至于会突然要了她的性命。内伤太重?有曹兄护在一旁,也不应该如此!”齐阳分析道。
  青衣蒙面人细细地回想起来,震惊地说:“她的确是突然走了。那时我太过悲伤,也未多想。”
  “太湖本是飘飘夫人的势力范围,她能打听到你们隐居在湖头村并不难。”齐阳又说。
  “你是说……”青衣蒙面人难以置信。
  “这只是在下的推测,真相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而曹兄跟在飘飘夫人身边做事,怕是也很难查到更多。”齐阳说。
  “的确如此。这段日子来,我帮夫人做了许多事,而让她帮忙调查凶手一事,她却总是敷衍。可不借助她的力量,我又如何能找出血洗湖头村的凶手?”青衣蒙面人皱眉道。
  “曹兄别担心,既然在下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帮你调查清楚。”齐阳说。

  “好!那拜托兄弟了!”青衣蒙面人并不怀疑,齐阳身后有逸兴门,想查出真相并不是难事。
  “曹兄眼下有什么打算?”齐阳试探地问。
  “有你帮忙我也不必再跟着飘飘夫人做事,与她的恩还是怨等你查出真相后再说吧!我要回太湖,去找老二他们问个清楚。”青衣蒙面人说道。
  “那请曹兄等在下的消息!”齐阳说。
  “好!这个面具你留着吧!”青衣蒙面人说着把鬼面面具递给齐阳,“是有件事……”
  “何事?”齐阳问。
  “之前嫁祸于你之事……”青衣蒙面人愧疚地说,“要不我离开前去官府自首认罪,反正他们也抓不着我。”
  齐阳想了想,说:“不必了,清者自清……”
  在这时,有火光由远及近。

  “有官兵?来得正好!”青衣蒙面人笑道,“省得我再去找他们。”
  齐阳看着越来越近的火光,不明白怎会惊动到了官府?
  “你的伤没事吧?需要我助你脱身吗?”青衣蒙面人关心地问。
  “不必。”齐阳应道。
  “那好。对了,昨夜那个……‘踏风侠’是你们的人吧?”青衣蒙面人笑道。
  “‘踏风侠’?”齐阳有些惊讶,原来这几夜到处行侠仗义的人竟然是公孙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