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决明的脸色充满了担忧,“兜铃,我不让你来医院,是猜到你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想到自己苦心要挽救的亡灵竟然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你心里一定过不去这道坎,你是不是在后悔自己答应崇志国要超度他的事?要是后悔,你可以随时全身而退,师父不会怪你,崇志国应该也不会有埋怨,你向来善恶分明,黑是黑,白是白的,从来不给自己设定一个灰色地段,要你昧着良心去帮助他这个害人无数的恶鬼,实在太为难你。”

  南宫兜铃把指头关节握的咯吱响,愤怒再无法压抑。
  她一语不发的扭头跑向电梯,南宫决明没有追来,而是在嘴边拢着手喊道:“回家后换校服,去买点东西吃,接着乖乖去课,现在去学校,还赶得及第三节课,不会太迟。”
  护士从拐角闪出来,手指竖在嘴唇边,厉色训他:“这里是医院,禁止喧哗。”
  南宫决明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厚着脸皮跟女护士搭讪起来。

  南宫兜铃无心理会师父的轻浮举止,此刻的行动也不是为了回家换校服;
  她跑出医院大门,白符一出,跃入高空,由于心情太过急迫,没有刻意避人耳目,好几个正要走进医院的病人看见她飞天空的身影,在底下惊呼:“会飞!那个人会飞!你们看见没有!”
  南宫兜铃不顾身后的议论,反正过两天他们会忘记。
  纵横在这个都市多年,在人前展示过不少法术,吓唬过不少人,可她的法师身份却从来没有被市民公开承认过,没有人去费心追究她的来历。
  刚才那几个亲眼目睹她飞入高空的路人,保准以后会反口不认,情愿说自己眼花看错,也不会在朋友面前坚持自己看到的是事实。

  因为如果一直说“人会飞”是事实,会被嘲笑。
  在现代人眼,只有脑子还停留在幼稚阶段的孩子才会四处嚷嚷法术是存在的,在成熟的大人耳,这是一种“蠢话”。
  成熟的大人们会用魔术表演和街头杂耍之类的科学理论,来粉碎“异能”的存在;
  他们能够用一百种措辞来否定和超自然有关的一切,叫他们大大方方认可法术是真实的,像叫他们把一根筷子吞下去一样困难。
  有多少人宁可诬赖自己的朋友是情绪失常引起的错觉,也绝不相信朋友见识过超能力;
  又有多少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脑子正常,不再坚持真相,开始被身边的人说服,渐渐接受自己看见的只是幻觉这种说法,把亲眼看见的观,说成从来没看见过。
  让他们相信法术只有一种办法,那是叫他们遇真正倒大霉的事,直到他们亲身去经历那种神佛才能解决的恐怖事件,才会对法术抱以一颗敬畏的心。
  南宫兜铃踩着高楼外的空调机借力飞行,她还做不到像式神那样可以长时间悬空的本事;
  每飞行一段时间,和地心引力对抗的双脚会微微发麻,这时候需要踩在某种结实的物体稍微歇一口气,再借力使力继续前进。
  她尽量避开大马路,专挑小巷子穿行,免得害马路的司机走神看她而酿成车祸。
  高空的飓风将裹缠红莲宝刀的黑布条抖开,布条脱离她的手指,轻飘飘的往下坠落,纯黑的刀鞘在阳光下闪烁着油亮的光泽。
  她的心在愤怒的熔炉剧烈燃烧。
  千里眼其实是俗称,正式名字叫做“开天眼”。
  这个法术的实用性仅次于“浮提咒”,南宫兜铃用的最频繁是这两个法术。
  要是实行“开天眼”的步骤再简单点好了,每次都要她粗暴的咬破指头,好疼的。
  在天眼的带领下,南宫兜铃找到了目标人物。
  身影转眼飞到了青城机场,跳登机楼的玻璃屋顶,奋不顾身的飞向停机坪。
  一辆小巴士正载着客人穿过宽敞的停机坪,准备前往飞机的登机口。
  一架刚刚归途的飞机在百米外的跑道处徐徐降落,发出刺耳的轰鸣,放下轮子在跑道减速的刹那,好像有一百双指甲七零八落的刮过黑板墙。

  南宫兜铃强忍着这些杂音,行动敏捷的追小巴,她的目标并非这辆巴士,而是巴士旁边另一辆更为豪华的黑色面包车。
  这种车型一看是用来接送头等舱的贵客专用。
  双脚蜻蜓点水般踩在行驶的巴士,身体轻巧一转,像一只燕子跃过巴士顶部,巴士司机浑然不觉,继续平缓的往前驾驶。
  南宫兜铃落在旁边的面包车前方,双脚稳稳着陆,双臂如翅膀笔直展开,目光仿佛一对小火炬,誓要用身体挡住迎面开来的黑车。

  听见司机急忙忙踩下刹车的动静,车头最终在离她膝头一厘米外刹停,险些要碾断她的脚。
  南宫兜铃放下手,车门哗啦打开,司机气冲冲跳下来,指着她鼻子破口大骂:“你怎么冒出来的?知道不知道停机坪禁止乘客随意走动!给我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跑人家车头前面这是找死!”
  “走开,别碍事。”南宫兜铃一把推开聒噪的司机。
  身为堂堂八尺大汉的司机居然硬生生踉跄一下,差一点要摔个狗啃泥。
  司机扶住膝盖,勉强保持平衡,在她背后愕然说:“小妮子咋这么大力气,练举重的?”

  南宫兜铃走到黑车旁边,用手拍打车门,“崇修平,给我下车!”
  车窗降下,崇修平在里头戴着一副太阳眼镜,此刻用手指按下镜片,以一种不怒自威的视线逼视南宫兜铃。
  “你疯了,这么闯进停机坪,哪条是跑道哪条是车道你分得清楚?也不怕被飞机碾死。”对方的口吻像在谈论一样无药可救的事物。
  “我让你下车。”
  “飞机马要开了,我得立即登机,没空和你磨蹭。”
  “去哪里?”
  “我没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你死活不肯下车是吧,别怪我不客气。”说着,“咻”地一下,车窗边荡起清亮的响声,仿佛有人吹了一声果决的口哨,下一秒,折射银光的刀锋穿进窗户,抵在崇修平的下巴。
  “不要逼我,我很少用这么‘热情’的方式来邀请一个人和我谈话的。”南宫兜铃手腕一转,纤薄的刀刃在他下巴压出一道红红的痕迹。
  司机在旁边抱着脑袋,慌张至极,嘴和膝盖一样哆嗦,“这这这位姑娘,别冲动,冷静点,不要伤害任何人,警卫都死哪儿去了……”
  司机转头寻找救援。
  南宫兜铃不理外界,冷语道:“崇修平,我保证,警卫来之前,我会先在你脸留两道纪念品。”

  车子内侧,阴暗的座位传来一声娇柔的女童声音,突然间,崇修平的车门被猛然推开。
  南宫兜铃不得不往后倒退两步,避免被车门撞到,红莲宝刀暂时抽了出来。
  车门里,一个七岁下的女童趴在崇修平的膝盖,手还搭在门把手,看来是这个女童按耐不住开的车门。
  女童气鼓鼓的说:“你谁啊你?敢用刀欺负我哥哥?你找死吧你?”
  南宫兜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七岁下的小屁孩教训。
  “死小鬼,还穿着尿不湿吧,敢对我南宫兜铃口出狂言?起码要叫声姐姐再跟我说话。”

  日期:2018-02-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