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扭头看向泽兰怀里的畸形婴,很快又收回视线,“崇志国不知道这件事吗?他具备令女子怀孕的能力。”
  南宫决明说:“我猜他应该是不知道。他讲过,有一次他与一个处丨女丨发生关系,一年后在疯人院又和她重逢,原来这个女人给他生生的逼疯了,我当时听了觉得不对劲,要逼疯一个人真的有那么容易吗?深一层去想,会不会那个女人其实也遇了‘鬼落阴’,妊娠十月后生下了样貌特的孩子,才导致她发疯?”
  南宫兜铃光是想象一下那女子的遭遇头皮发麻,“可是,生下来的孩子,去哪了?崇志国去找她时,可没有看见任何孩子。难道因为婴儿长得太恐怖,被她家人杀了?”

  泽兰在旁听得脸色发僵。
  南宫兜铃慌忙说:“对不起,我不是说你的孩子很恐怖……”
  “我理解,我的宝宝确实有点吓人,帮我接生的医生第二天辞职了,在旁协助的护士也受到了精神方面的刺激,都纷纷请假休养,我知道我的孩子给人带来的只有恐惧,你说的是实话,我也不怪你。我是听到你说把孩子杀掉这种假设,觉得实在太可怕。”
  原来是给她这句话吓住,还以为是讨厌南宫兜铃用太过直接的词汇来形容孩子。
  南宫决明说:“不管以前那个受害者家属是怎么处理掉孩子的,总之我可以确定泽兰生下的孩子绝对不是第一例。”
  “你怎么确定的?算卦算出来的?”南宫兜铃心想要测算这种事得有多麻烦,凡是涉及出生和死亡的大事件,起码要经过三天三夜而且不眠不休的卜卦才能得出答案,南宫决明怎可能在一夜间靠卦象算出来。
  南宫决明拿出手机,滑动了几下,接着递给她看。
  “这是我昨晚花了点时间搜索出来的新闻。”
  南宫兜铃仔细一瞧,都是存档起来的页件,点开一看全是畸形婴儿的报道,最老的新闻甚至是四十多年前的。
  南宫决明在旁补充:“这些新闻都有一处共同点,关于畸形婴儿的描述,都是跟泽兰的小孩一样,肢体是四种不同的动物,科学界怀疑这种婴儿是环境污染的产物,和20世纪60年代出现的‘海豚儿’齐名。”
  “海豚儿?”
  “那个年代,德国市面流通一种叫做‘反应停’的新药,是用来帮助孕妇减缓孕吐反应的药物,这种药没有进行太多的临床试验,直接推出市场贩卖,当时大家都很信赖这种新药,因为见效快,让很多刚刚怀孕的妈妈轻松免于孕吐的折磨,谁也没有想到,吃过这些药物的妈妈,在七八个月后生下来的孩子,有八成是畸形儿,婴儿没有手臂,两只手掌直接从腋下长出来,像海豚的鳍一样,所以叫做‘海豚儿’。”

  南宫兜铃不小心翻到一张极其触目惊心的图片,照片的婴儿面颊浮肿得如同水里捞出来的腐尸,头和身体连成一块,没有脖子,畸形惊悚的眼睛占据了面部的一半,乌黑的瞳孔溃散,是常人的五六倍之大,白眼珠好似两颗剥壳鸡蛋往外凸出,在眼眶摇摇欲坠,让人担心随时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天啊,这是什么!”南宫兜铃吓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页标题不是有写吗?是2006年在尼泊尔出生的‘青蛙儿’,离开母体后,只活了半个小时。”
  “为什么你要存这种页,和泽兰的孩子有关系吗?”
  “畸形儿的寿命,你没有注意到吗?所有畸形儿都活不久。泽兰的孩子,在医学也有个名称,叫做‘混畜儿’,但实际跟环境污染毫无关系,是‘鬼落阴’造成的,只是这个说法,科学界是不会认同的。”
  南宫兜铃换了另外一个页,读着新闻写的内容:“最早一例公开记录的‘混畜儿’案例,诞生于世纪初,该类型畸形儿只出现在青城,大多数畸形儿都无法存活超过四个月……”
  南宫兜铃顿时停住,再读不下去。
  泽兰默默落下一滴泪来,“我孩子出生,已三个月了,也许明天是他的死期。”
  对于泽兰的反应,南宫兜铃有些许讶异,不由得柔声询问这位年轻的母亲:“不害怕吗?孩子长得如此与众不同。”
  南宫兜铃用词尽量委婉,免得伤她的心。
  泽兰的外貌虽然柔弱,但她此刻的目光如磐石坚定,“不管他长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孩子。”

  南宫兜铃一阵感慨,即使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这位妈妈依然没有选择抛弃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母亲相差距是多么巨大。
  当初丢掉她这么健康的婴儿,母亲心里难道一点也不难受吗?如果难受,为何从来不回来找她?现在这个信息发达的年代,要找到她是由谁合法收养还不容易吗?
  实在不行,哪怕在站登个寻人启事,总该有办法和她重逢的,但南宫兜铃的母亲没有做任何搜寻的行动,说明她的抛弃是那样的坚决果断。
  南宫兜铃心不服,日后一定要找到生母讨个说法。
  又问泽兰:“难道也不恨那个害你‘鬼落阴’的亡灵?”

  泽兰这回的眼神产生剧变,原本温柔的面容忽然间狰狞起来,清澈的眼瞳霎时被狂怒的红血丝覆盖,“恨!我怎会不恨!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女孩,这个厉鬼偏偏挑我!我这辈子没做过坏事,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劫难?两位法师,能不能帮我报仇?拜托你们也让这个厉鬼尝尝什么叫做痛苦!”
  南宫决明说:“不必我们动手,他已经每天都在痛苦度过,他的痛苦持续了百年,一天没有间断,快超过他承受力的极限,怕要是继续受折磨的话,他的怨气将会转变成妖气,从而借机直接修炼成妖怪也不稀,也许是老天同情他,叫我们在这个关键的转折点发现了他的埋葬地,身为法师,可以救他,也可以毁灭他,但我还在考虑,他是不是真的没有获得救赎的资格?”
  “南宫法师,你这是在替他说话?”泽兰有点气愤,“你不是来帮我的吗?为什么还要为我的仇人辩护?这位兜铃妹妹,难不成你也赞成你师父的话?坚持要维护那个只会害人的厉鬼?”
  南宫兜铃陷入沉默。

  泽兰委屈的哽咽起来,泪珠簌簌跌落,“你们根本是铁石心肠,还妄称是帮人解决危难的法师!救苦救难不是你们这么个救法!我不信你们是好人!主动来找我,哄骗我说要保护我,帮助我,其实是想从我身捞到好处吧?我老实告诉你们,我没有钱,你们爱帮不帮。”
  南宫兜铃没法再承受这样沉重的气氛,默默的推开门走出病房外。
  一个人穿过走廊,站在一块明亮的玻璃窗前面,凝视着医院的草坪,这个角落很偏僻,周围无人走动。
  南宫兜铃对着窗外风景怔怔发呆几分钟,落叶在空打旋,仿佛一根掉落的羽毛。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接着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按在她肩膀。

  南宫兜铃微微侧脸看向来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