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8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在病房里面?”南宫兜铃踮脚窥探,视线好不容易越过南宫决明高大的肩膀,一个女子的身影在床帘后浮现。
  隐约看见那女子的侧脸,丝线般的长发柔软垂在肩头,非常的婉约温柔,似乎还挺貌美。
  “女人?”南宫兜铃惊讶。

  南宫决明抬手压住她额头,不许她再踮脚偷看,“别看了,我叫你回去。”
  “到底是谁?是你朋友?”
  “这事你别再管。”
  “我说了,我要亲自超度崇志国,你不可以让我置身事外。”

  “你不知道其的厉害,崇修平有高人相助,你再插手,说不定会惹祸身。”
  “我不怕,我可是法师,我正在尽我的职责。”
  “听话!”南宫决明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关病房门,死活不让南宫兜铃和里面的女人见面。
  “这么神秘兮兮干什么?太可疑了。房里的女人到底和师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能说?”
  “你卖药材的?刨根问底的,不该问的给我闭嘴。”

  南宫兜铃皱起脸,“你绝对在掩饰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莫非是你情妇?”
  “开什么玩笑!我要是有情妇,这一身法术早废了。”
  “养情妇又不一定要发生关系,说不定你只是想找个小女朋友来享受谈恋爱的过程。”
  南宫决明扶住脑门,“我是这种人?”
  “你不是谁是?每次见了女人都两眼发直,一副饿虎要擒羊的样子,还说从很小的时候看穿男女之情不靠谱,我觉得你分明是很向往男女之情嘛,想恋爱想的快疯了吧。”

  “滚滚滚。”
  “反驳不了,所以想把我当皮球一样踢走?我不走!”
  “不走打断你的腿。”
  “你有种打,反正到头来轮椅还是要你出钱买。”

  南宫兜铃骄傲的将下巴一仰,算准了师父舍不得真的打瘸她。
  南宫决明说:“我对女人态度好,是因为女人本来很可爱,对女人多付出一点关心和爱惜是应该的……”
  “我不想听这么蹩脚的解释,色是色,你不必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里面的女人什么来头,连名字都不能提吗?”
  “总之,我没有对她有任何越轨的行动,我来这里,是保护她的,至于其他的,我不能多说,免得泄露她的隐私,反而对她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我是你徒弟,也是你女儿,你连我也不相信?我会害你不成?好啊,大不了我发毒誓,”南宫兜铃在脑袋旁竖起三根指头,“我要是把今天的所见所闻泄露出去,我不得好死,出门给车撞成四分五裂……”
  南宫决明立马捂住她嘴,“别乱发誓,你知道誓言的力量,并非不会实现。”
  他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兜铃,要是让你见她,你可能会反悔超度崇志国的事情。”

  “她和崇志国有关?”
  南宫兜铃的眼神史无前例的严峻,坚决的推开师父身体,“既然她是‘黑煞葬法’的相关人,我更不能坐视不理,算师父打断我的腿,我也要进去见她一面。”
  不顾一切的推开病房门,南宫决明这次没有阻止她。
  无法容忍谜题的南宫兜铃,追求谜底时的势头像一只猛虎不可阻拦。
  病房内悬挂着雪白的床帘,女子的身影在帘后隐现,南宫兜铃带着粗鲁的气力哗啦拽开床帘,陌生的女子面容受惊的看着她。
  南宫兜铃在几秒内迅速分辨女子的五官,很年轻,眉眼清秀漂亮,约摸二十二、三岁下,眼眸美丽柔弱,散发出哀怨的光芒,稍稍看一眼能引起心无限的怜惜。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
  南宫兜铃的视线往下移,她怀是个裹在白色襁褓里的婴儿。
  一瞬间,南宫兜铃仿佛被毛虫爬过脊梁,身汗毛全部竖起,在惊悚微微倒抽一口凉气。
  婴儿脸颊粉色柔软,没有任何异常,放在嘴里吮吸的却是一只乌黑坚硬的动物蹄子。

  南宫兜铃被这一幕震惊的久久不能说话。
  南宫决明从她身后走出来,对女子说:“这是我徒弟,名叫兜铃。”
  “你好,我叫泽兰。”女子柔声细语,仿佛担心惊醒怀抱的孩子,从她肢体动作能够看出她有多喜爱这个小宝宝。
  南宫兜铃半天才能回过神来,“这婴儿……怎么回事?”
  南宫决明说:“不介意的话,也给我徒弟看一眼吧,她没有恶意,只是出自关心。”

  泽兰点点头,从床沿边起身,轻轻的将婴儿放在病床间,缓慢的解开襁褓,她的动作呼吸还轻,孩子沉沉的睡着,没有受到任何打搅。
  泽兰直起身体,沉默的站在一边,让南宫兜铃走近来观看。
  婴儿的身体完整呈现在南宫兜铃眼皮子下。
  孩子只有几个月,非常的小,非常的脆弱,脖颈和胸口的肌肤好像脱壳的蜗牛一样柔嫩。
  但是孩子的左右两只手臂却布满浓密粗糙的毛发,两手都没有人类的指头,而是骡子和狗的蹄髈构成;

  肚脐眼下方是男孩的特征,双腿蜷曲无法伸直,因那是一双动物的后肢,一半是猪,一半是羊,同样被密密的绒毛覆盖。
  孩子沉静的耸动着胸膛进行呼吸,对外界一无所知,甜蜜的沉浸在梦乡,时不时抽搐四只动物蹄子,皮肤粉红发皱,怎么看都像一只刚刚诞下来的牲畜,诡异丑陋,让人越看越毛骨悚然。
  泽兰根本不嫌弃这个孩子,反而格外的爱护,似乎担心蹄子坚硬的外壳会刮花孩子柔嫩的脸,特意走过来,从口袋里拿出小手套给他裹。
  南宫兜铃不忍心再看,这哪是婴儿,简直是妖怪,但她没有直接讲出来。
  泽兰重新把孩子包起来,亲密的搂在胸前。
  南宫兜铃眯起眼睛,“难道这个孩子是你的……”
  泽兰轻轻点头,“没错,是我亲生的,三个月前,我通过剖宫产得到这个孩子。”

  南宫兜铃听得一身冷汗,天啊,这个女孩还很年轻,却生下如此一个畸形的婴儿,令人疑惑又惋惜。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孩子跟崇志国的尸身状态一模一样。”南宫兜铃问。
  “泽兰是去年的受害者。”南宫决明皱眉回答。
  “受害者?”

  “你先前已经知道,崇志国的亡魂每年都要出棺一次,与世间的女子进行交合,吸取阴气维持尸体的不朽,崇志国去年找到的女孩,是这位泽兰小姐。”
  南宫兜铃微微握紧拳头,“他……竟然害她怀孕?”
  “还记不记得很久前我跟你说过,凡是有精元的生灵,都能让俗世间的女人受孕,包括神仙诸佛、妖魔鬼怪、精灵神兽、式神甚至动物,其精华都有可能和女人的卵子结合。”
  “我记得,我在学校开始接触生物课时,你也给我了一堂与众不同的生物课,你说这些生灵,普通的动物和人类之间是零孕育率的,因为动物的基因和人类的基因太不匹配,要么无法完全的成为合格的受精卵,要么算精卵成功结合,也会迅速衰败死亡,无法成为胚胎。”
  “看来你记得很牢。”

  “而且你还说过,若是动物以外那些具备魔力的生物与人类发生性接触,会制造出各种难以预测的结果,有的女子会怀,有的女子则会终生不孕,有的女子,则会被同化成妖怪。”
  “像泽兰这样的,属于第一种,我们玄门称之为‘鬼落阴’,意思是怀了鬼魂或者妖魔的胎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