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垃圾,但都是父母不要的小东西。”
  “孤儿院里也有父母双亡又没有亲戚可以投靠的孩子。”

  “可我父母真的死了吗?”南宫兜铃回头看他,“师父,关于这件事,你从来没有明确的对我说过,请你诚实的告诉我,我父母还活着吗?”
  “我怎会知道,我并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还活着,所以,我才成天想着总要见他们一面,想要亲口问问他们抛弃我的原因。”
  “你的直觉未必是对的,何况,问了原因又怎样?能改变你的人生吗?你该不会还想回去当他们的孩子吧。”
  南宫决明的眼闪过一丝失落。
  南宫兜铃握住他手,“师父,你养我那么多年,不用怀疑自己,你是我最亲的人,你也是最懂我性格的人,我不喜欢谜题,无缘无故被人丢掉,是个人都会生气。”
  “所以你想找他们发泄你的脾气。”
  “特别想骂他们一顿,真不长眼,我这么优秀的孩子也舍得丢掉,骂完这些话我会舒服了。”

  “发脾气未必能让心情好转。”
  南宫兜铃哼了一声,“这话你可没有资格说了,刚刚在宴会厅大发雷霆的人是哪个哦?我没见你发过那么大的火气,把客人也拉下水,你不是最忌讳牵扯无辜的人吗?为什么今天晚那么不留情面?”
  “崇修平当时对保安说‘把这对来路不明的父女扔出去’,这个表情让我想起一个人。”
  “谁?”
  “我父亲。”
  “师父的父亲。”南宫兜铃想了想,“我记得你讲过,你父亲在你二十五岁那年去世的是吧。”
  “我父亲是个生性多疑的人,有一天他怀疑我母亲外遇,夫妻两人忽然大吵起来,我那时候还是个初生,正在房间里写作业,我父亲闯进来把我揪起来,直接将我丢出屋子,说我是来路不明的孩子,不是他亲生的。我这样莫名其妙的在外面关了一夜。我父亲当时的眼神,跟崇修平看我时的眼神一样充满了轻蔑,所以我一时没控制住情绪才使用法术,在宴会厅制造了不小的混乱,我心里其实很不安,你不要学师父,这是不好的。”

  南宫决明补充道:“当然,我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子,他后来做了亲子鉴定,不过母亲到底还是和他离婚了,我被判给母亲抚养,再也没有主动和他见面,我和他之间有着不可消弭的隔阂,直到他遇车祸去世,我才亲自去料理他的丧礼,母亲后来也病重,在过世之前对我说,父亲当年怀疑她并不是冤枉,因为她当时确实和另外一个男人纠缠不清,父亲没有错怪母亲,明明是两夫妻的矛盾,却不慎连累了我这个局外人。”

  南宫兜铃说:“你学法术的事情,你父母同意吗?”
  “我是偷偷进入引魂派的,这件事我父母并不知情,直到他们离开这个世界,我都没有告诉过他们我是法师。如果他们知道,估计会坚决的反对,当一名法师不可以结婚,等于断了香火,我父母是一定会气坏的,所以我对他们撒下这个善意的谎言,当然,这是不好的,你也不可以学,你有事,不能瞒我,要是骗我,我不止会生气,还会非常的伤心。”
  南宫兜铃胃里一阵翻腾,完了,有些愧疚,她可是背着他收徒弟了,这事不知如何坦白才好。
  机灵的转移话题:“师父为什么要当法师?不会是对捉鬼有兴趣吧?”
  “我从小隐约明白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是很不牢靠的,而且还会给人带来很多麻烦,我当时的想法是,长大了出家,不再沾染尘世的感情,断绝和情欲有关的一切,过平静的日子够了,但是命运并非如此安排,我遇见了我师父陈玄生,也是你师公,我当时十二岁,他三十四岁,正是他人生最意气风发的时刻,我在他带领下,这么一脚跨进了修法的大门。”
  “我还没有见过师公。”
  “以后也许有机会能让你碰见,他是个百年一遇的天才。”
  两年后,南宫兜铃果真碰了陈玄生,虽然闹了一场不愉快,但南宫兜铃领教到了对方深邃的功力。
  正如师父所说,百年难遇的陈玄生,已将十二个阶段的修仙法术进展到了第七个阶段,离成仙的愿望越来越近,不止容貌返老还童,并且行踪莫测。
  第二天,南宫兜铃一早起来没见到南宫决明的身影。
  心想他莫非是去阻止崇修平收购墓穴的事。
  拨通邹正卿的手机,对方一副没睡醒的声音接听起来。

  “哪位?”
  “还有哪位?你没来电显示吗?”
  对方带着不耐烦的呼吸声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又兴奋的冲着听筒大喊:“兜铃师父!是你,这么早?没想到你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好开心。你睡得好不好?有没有做噩梦?”
  “别问这些有的没的,崇修平不是说会派人跟你签收购合同吗?”
  “说是这样说,但现在才早六点,没人会这么早签合同的,八九点才会来找我吧。”
  “哦,既然你还没有起床,那我师父应该不在你家吧。”
  “我问问管家。”

  传来模糊的走动声和对话之后,邹正卿的声音回到听筒:“南宫先生确实没有过来。”
  “那没事了,再见。”南宫兜铃正要挂断,对方诶诶大叫,南宫兜铃不得已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还有什么事要说?”
  “不如我请你吃早餐……”
  “下次吧,我忙得很。”
  “要忙什么?”
  “要你管。”
  “徒弟关心师父不是天经地义?”
  “那徒弟是不是应该听从师父的教诲?”
  “洗耳恭听。”
  “先去跑一公里,不要浪费早起的时间。”
  “跑完再和我说话,我可是法师,你跑没跑,我可是算得出来的,休想欺骗我。”南宫兜铃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再打给南宫决明,直接给她转接到了留言信箱,看来师父是不准备接她电话。
  南宫兜铃眉头一挑,死老头想摆脱她单独行动?没门。

  洗漱后,换秋天穿的驼色厚百褶裙和浅绿色套头针织衫,用黑色的布条裹住红莲宝刀,握在手里,蹬着一双帆布鞋跑下楼。
  她刚才已用千里眼找到了南宫决明的位置,不知为何他会在医院徘徊。
  南宫兜铃坐进出租车,赶往南宫决明所在的医院。
  这么一大早的,师父是要去探望哪个病人?是师父的朋友吗?
  不管如何,她非要一探究竟。
  到了医院,没人发现她手拿的其实是一把杀伤力极强的武器。

  带红莲出门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有红莲这个得力干将在手,她便无所畏惧。
  南宫兜铃坐电梯去住院部,虽然还很早,但护士们已经在走廊忙碌的穿梭。
  她走到千里眼所指示的病房门前,抬手敲门。
  过了几秒,南宫决明从里面打开门,用身体堵住大部分门缝,恼怒的瞪着她:“没看见饭桌留的纸条吗?”
  “饭桌?我没留心。”

  “我在面写了,叫你乖乖去学,不要用天眼跟踪我,纸条放在饭桌最明显的地方,结果你看都不看。”
  “你下次要写小纸条的话,该贴到大门后面,这样我才不会遗漏。”
  “回去。”他命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