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95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谢陛下不杀之恩……”韩贵人对着皇帝拜了下去,谁看着都会以为她马上就要说出来*夫姓名的时候,没想到这位贵人娘娘突然跳了起来,冲着身边的一根宫柱上面撞了过去。
  一声闷响之后,女人的额头狠狠撞在了宫柱上,这位韩贵人这次真正的气绝身亡……
  李隆基是经过武周巨变过来的人,他是见惯了血腥的皇帝。当下也不由自主的用袍袖遮住了眼睛,嘴里喃喃的说道:“他比你的性命还重要吗……”

  看着惨死的韩贵人被人拖下去,李隆基又对着两个被吓呆了的宫女说道:“你们也想和韩贵人一样吗?说出来那个人是谁,朕虽然不会放了你们,却能保你们衣食无忧的过完后半生。”
  原本李隆基是打算将两个宫女灭口的,不过看到了韩贵人的死相之后,皇帝难得的动了善心。只要杀了那个始作俑的男人,已卸自己的心头之恨,其他的人囚禁起来养到死也就算罢了。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宫女竟然说不出来昨晚的*夫是谁。根据她们俩的描述,*夫每次前来和韩贵人幽会的时候,她们俩都会被打发到寝宫外面看门。这次也是因为她们远远看到了皇帝一行人到了院子门口,这才慌张慌张的进去报信。就算是这样也只是看到床上的男人脸上被一层黑气笼罩着,完全看不到他原本的相貌。
  现在两个宫女真正是快被吓傻了,知道什么便一股脑的吐了出来,完全不敢有丝毫的隐瞒。而李隆基担心*夫早晚找他报仇,当下铁了心一定要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也是他为什么这样的丑事也一定要将广孝、程咬金留在身边的原因,此人一日不除,他便一日不的安稳。
  “陛下想要知道昨晚那个装神弄鬼的人是谁,却也不难……”这个时候,朝衡再次开口说道:“已经身在韩贵人的寝室当中,却还要藏头露尾,这人分明就是经常在宫中现出之人,担心被宫人认出来。除却太监之外,最有嫌疑的原本就是侍卫和御林军了。不过那些武夫不懂术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倭国人看了那几位道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以外臣的遇见,最晚陛下见到的装神弄鬼之人,无外这几位道长中的某一位。经常在宫中走动,懂得术法的除了几位道长之外,外臣实在想不到还有旁人了。”
  “胡说!倭奴你竟然敢血口喷人……”听到了朝衡将矛头向指了自己几个人,带头的李和中道士气的大吼了一声。随后转身对着皇帝说道:“陛下不要停倭国人的一派胡言,我等都是清修的道士,怎么会贪恋女色?再说我等平素都在为陛下祈福、炼丹哪有机会去亲近后宫?”
  “道长不必激动,朝衡也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倭国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想要知道几位道长是不是昨晚的装神弄鬼之人,想来也跟简单。昨晚那人身上的鲜血应该是取自自己的身体,只要几位可以验伤,自然就知道那人是否在几位道长们当中了……”
  “这有什么!验伤就验伤……”这时,李和中身后的几个道士一股脑的都冲了过来。同时解开了的衣扣,请黄丢派人亲自来查有没有倭国人所说的伤口。、
  没等他们几个人将衣服脱下来,朝衡继续说道:“陛下昨晚宣召几位道长之时,请问那位是最晚出现的?那装神弄鬼之人要除去自己身上的血污,想必也需要一些功夫……”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刚才声音最大的李和中脸上突然变了颜色。他快速的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符纸,手指一晃符纸自然,随后将燃烧起来的符纸向着自己的脑门点了一下。

  在符纸接触到李和中脑门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化成了一股黑色的烟雾,向着宫殿外面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飞出大门的时候,他身后响起来广孝的声音:“诶,方士一门的路子,已经露底了,别走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到了黑烟的身后,他伸手探进了黑烟当中,随着猛的一抽手,将手里的黑烟重重摔倒了地上。在黑烟落地的一瞬间,那浓厚的烟雾四散而去,露出来里面摔断了全身一般骨头的李和中道士。
  “原来是你……”有广孝在自己身边,李隆基也不在乎这个道士了。他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是去年朕命你为韩贵人炼制保心丸的时候,你们俩勾搭上的吧?还是朕这个冤大头给你们俩扯的线。可怜韩贵人为你自尽身亡,你竟然无动于衷……”
  “陛下饶命……”和韩贵人截然不同,被拆穿了身份之后,李和中跪在了皇帝脚下。挣扎着跪在地上,不停的对李隆基磕头,说道:“是韩贵人勾引的贫道,贫道一个把持不住这才铸成了大错……陛下饶命……贫道已经窥探到了长生不死丹药的门径,假以时日一定为陛下炼制出来这种丹药。”
  李隆基三十多岁的年纪,生的也是一表人才。而面前这个李和中五十开外,獐头鼠目的相貌还是一嘴的黄板牙。如果不是他自己认了,任谁也想不到韩贵人那样的美人会挑选他作为情夫。

  “韩贵人冤了……”李隆基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高力士说道:“将他拖到韩贵人的寝宫活埋了,既然他喜欢那里,那就永远待在那里吧。从今往后,那里改成冷宫。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看着侍卫们将不停哀嚎的李和中拖了出去,李隆基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现在这道士基本上已经废了,不可能还有力气施展术法。此人已死,自己便不应担心后半夜有人穿墙进来对自己不利了。
  “原本想着请几位前来查看异事的,想不到揭了家丑,让几位笑话了。”李隆基微微一笑之后,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对着朝衡说道:”想不到倭国还有你这样心思缜密之人,可惜你不是我大唐的子民。要不然的话,朕现在就封你一个刑部侍郎的官职。程王,你看看一个侍郎是不是又些屈了他……”
  “天下都是陛下的,一个小小的侍郎不算什么。”程咬金也跟着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倭国人之后,双王殿下继续说道:“不过以老程所见,此人虽然有才,却是寡恩。刚才韩贵人以死想要保全李道士,却转眼间被朝衡说破。如果看此人可恨,大可事后向他要个说法,有广孝和尚保着,料想也不会出什么危险……”
  说到这里,程咬金冲着又些措手不及的倭国人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阿倍,你处心积虑的想要陛下面前摆弄,还不如那个偷偷摸摸的李和中。老程我庆幸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敢高攀。”

  “程王殿下您这是为何?”听到程咬金直接叫出来自己的日本名字,朝衡显得非常吃惊。不久之前他还请自己在府中引宴,现在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日期:2018-04-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