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5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鱼小婷微笑着摇摇头,一路无话直到江业招待所宿舍,上床后蜷到他怀里才轻轻说:“听说过‘阻断机制’?”

  “物理学的概念,大学都学过。”
  “听着,我就适用‘阻断机制’,天大的事只要系统查到我的身份立即中止,不准追究。”
  方晟惊叹道:“老天,还有这种事?那……那你胡作非为的话也没人管?”
  “凡事都讲究适度,阻断也不是绝对的,乱来肯定不行,何况我没有乱来。”
  “是否乱来,标准又不是你定。”
  鱼小婷无声地笑了笑:“我说没事就没事,睡吧。”说罢很快进入梦乡。
  方晟又是彻夜难眠。
  过了几天他试探爱妮娅有无听到自己的负面消息,爱妮娅敏感地说又惹祸了?跟女人有关?
  她总是这样一针见血。方晟叹道运气欠佳,在东方金城吃饭时跟一建姓徐的发生一点冲突,后来溜得快,不知警方那边有没有挂号?
  等等。爱妮娅立即挂掉电话,下午才回复说没有,没人报案,也没有这方面记录。
  方晟这才松了口气,意识到鱼小婷的身份其实很不简单。
  提诺纳超市的建设速度远超预期,它主要有仓库、超市、附属设施和停车场四部分,主体建筑相对简单,内部装修也不复杂,三月份初便全部完工,经过紧锣密鼓的筹备和细心准备后,正好抢在“3.15”开业。
  开业当天梧湘市相关领导和江业班子全体出席,十四号上千平米的停车场还空无一人,开业后很快挤得水泄不通。俞鸿飞经历上次小洋葱西餐厅开业已有经验,提前划了两块临时停车场,并在高科路两端组织人手进行疏导和分流。
  江业老百姓的购买力仿佛一下子爆发出来。
  本来很多老百姓坐公交车或骑自行车、电动车前来打算看看热闹,见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处处张贴的“开业优惠”字样,忍不住往购物车里扔了一件又一件,最终实在拎不动只得打车回家。
  有人戏称提诺纳超市挽救了江业出租车行业。
  提纳诺、景山寺和小洋葱西餐厅正好成等边三角形,相互之间的距离都是两公里,不少家庭因此总结出城北一日游的线路:上午到景山寺游玩,下午在提纳诺超市购物,傍晚到小洋葱西餐厅吃个晚饭后回家。

  城区到高科路的公交车两个月前就通了,出租车随即推出“三十元”往返的诱人低价,紧接着电瓶三轮车、摩托车纷纷加入到抢客源大战,价格更低。
  提纳诺超市火爆还刺激了城北新城小区房价推高,因为大家都看出正府正在修建一条城北中心大路,届时将串连居民小区、医院、学校、景山寺,接入高科路,与建设中的新金融街遥相呼应。
  相比之下莲花河河道整治工作陷入焦灼阶段,费约不知发了多少次火,摔了多少个茶杯,私底下也暗暗懊恼不该跟方晟别苗头,弄得如今骑虎难下。引水渠全长约四公里,还借助一段几百米长废弃沟渠,按说施工难度不大,但必须截断城区主干道约两百米路面。
  正是这两百米让老百姓怨声载道,一方面封路后无法正常通行,要从城区中心区多绕两公里左右,使得原本拥堵的中心区交通压力更大,以前隔三岔五堵车,如今一天堵几回;另一方面路面底下铺设着江业水、电、气、网络等主动脉,从全部切断到迁移后恢复运行大概花了五天时间,给附近企业、居民造成极大的不便。
  江业街头巷尾甚至流传一句话:书记在城里搞,县长在城郊搞,最后看谁搞得好。
  然而此时费约已失去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只想赶紧结束整治工作休养一阵子,这段时间实在太劳心费神了。

  三月下旬,樊红雨不知做贼心虚还是刻意巴结,特意把“百亩试验田”项目相关负责人约到江业吃饭,自然包括鱼小婷。作为主接待方晟全程陪同,上午在城区转了转,中午在小洋葱西餐厅用餐,下午参观景山寺和三井庵,晚上则移师招待所关起门来开怀畅饮。
  得知客人们的身份,叶韵格外热情,亲自上菜倒茶,脸上笑得一朵花似的。樊红雨在黄海就听说过她的名字,没太在意;反而鱼小婷多打量了她几眼,弄得叶韵局促不安。
  “喂,那个女军官什么来头?”方晟上洗手间时叶韵跑过来问。
  “算是工程监理吧,怎么了?”
  “眼光比刀还锋利,”她心有余悸道,“不知为啥我有点怕她。”
  方晟笑道:“嗬,我可从没听你说‘怕’字啊。”
  叶韵很认真地点点头,笑容头一回从脸上消失——当初误中方晟圈套,在服务区被有关部门铐起来时她且保持微笑,方晟不禁有些吃惊。

  过了几天鱼小婷又来过宿,象八爪鱼似的缠绕在他身上时,他故作不经意地说:
  “很奇怪,小洋葱西餐厅的叶总对你好像有点畏惧。”
  “嗯,本想过些日子告诉你,”她说,“这个女孩有问题。”
  “具体不太清楚,我曾在内部一份名单里见过她的照片,名字不叫叶韵,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涉及哪个方面?”
  鱼小婷摇摇头,不知是不想透露,还是不知道。
  方晟索性把当初她在黄海三滩镇做系统开发,后来被白翎怀疑,自己巧设圈套将她诱到服务区捉拿等经过说了一遍,并坦诚自己看中她的经营能力,在黄海就通过她挫败陈建冬的阴谋,之后又让她出面在高科路创办小洋葱。
  “都是你的钱?”鱼小婷问。
  “虽然通过安全途径转给她,以她的聪明肯定猜到是我的。”
  “这些钱来路正不正?是赵尧尧炒股获利?”
  “当然,我的工资才几个钱。”
  鱼小婷闭目想了想,道:“仅仅存在能捧上台面的经济往来没关系,但你们之间仅限于此,不能让她了解你的**、你的朋友圈,不要有把柄落到她手里。”
  “你的意思是——”方晟疑惑地问。
  “那份名单属于重点监视对象,不代表肯定有问题,也不代表肯定没问题,总之小心为妙。”
  听到这里,方晟暗暗庆幸上回在高科路小树林里没能得逞,男女之间一旦真正突破那层防线,就很难摆脱了。
  赵尧尧在香港费尽周折,还动用了京城圈子和于家的人脉,才成功申请到基金公司牌照,名称就叫晟鑫基金。同时因为奔波辛苦,胎动异常,似有早产迹象,香港那边医生警告她不准再坐飞机,住院静养待产。方晟的身份却不是想出境就出境,需要经过冗长的审批流程,只得约定临产时过去会合。

  白翎的恢复性训练十分顺利,最新消息是能负重二十公斤越野跑,估计一个月之内就能出院。
  日期:2018-04-1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