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5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江业河的水位高于莲花河,也比城区水平面高三米多,这就有问题了。一旦江业河水位暴涨将形成倾注之势,靠区区单薄的坝闸根本抵挡不住,我建议把引水渠挖宽挖深形成蓄水湖,这样能在洪峰到来之际起到缓冲作用,当然最根本的解决之道是修建两条地下涵洞,缺点是引水速度慢,不能短时间内冲刷河道积垢……”
  容波叹息道:“第一次研究河道整治我就提出意见,洪水的威力出乎大家想象,十年一遇、二十年一遇不仅是数学概率,不能心存侥幸!”
  容波和方晟的担忧费约何尝不懂,但蓄水湖成本是引水渠的七八倍,而且费约很有把握在汛期来临前结束第二阶段,回填引水渠,根本不想考虑小概率事件。
  见费约不吱声,负责具体事务的邱秋解释道:“引水渠修的临时坝闸确实抵挡不住二十年一遇级洪水,不过照目前施工进度,完全能确保五月底前全线畅通,届时引入江业水冲刷河道,顶多十天即可结束第二阶段工作。我们分析过江业历史汛期记录,近三十年以来最早的一次发生在五月二十一号,也就是说只要在此之前完成引水渠回填就行。”
  见方晟、容波还想说话,费约黑着脸说:
  “河道整治工作是市委主抓,有专门的领导班子全权负责,整个方案经过水利专家反复斟酌、精心设计,每个步骤和环节都有专人把关,逐层逐级落实责任,谁出了问题谁负责,整个河道整治工作出了问题我负责!”
  掷地有声的话一说,方晟顿时哑口无言,容波也不好再啰嗦,会议直接进入下一个议题。

  春暖花开之际,黄海领导班子在曾卫华的率领下到江业学习。说是学习,其实找个理由一起喝酒加深彼此感情,其中奥妙在于再有大半年梧湘换届在即,费约任期已满肯定要动,曾卫华也有了三年,理论上可以动一动,因此相互拉票提携尽在不言中。
  江业全体常委出席晚宴,一顿酒喝得宾主尽欢,其乐融融。之后费约和曾卫华单独聊天,其它领导有的围成一圈清谈,有的打牌,方晟则拉着楚中林、齐志建和朱正阳来到僻静的小茶馆,清茶一杯,摆开彻夜长谈的架势。
  庄彬这次没来,到靖湖县找房朝阳洽谈商业合作。
  问起曾庄两人配合情况,三个人均苦笑不已。曾卫华的霸道在梧湘也是出了名,与费约不相上下。尽管庄彬处处忍让,但人的忍耐总有限度,在很多分工界限模糊的地带,曾卫华总要习惯性大权独揽,庄彬退无可退利用常委会发过几次飙。
  “投票表决你们怎么办?”方晟问。
  朱正阳等人又苦笑。
  方晟调离黄海后,原来形成的松散的联盟悄然瓦解,也不是变成敌对关系,而是庄彬处理问题的角度和思路发生变化,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一县之长与原来常务副县长的视野大不相同,把自己置于小派系、小圈子里反而不妥。

  “我曾经连投七次弃权票,外界给我起了个绰号叫‘齐弃权’。”齐志建无奈地说。
  楚中林说:“作为书记直接领导的纪委书记,为了顺利开展工作有时不得不……你懂的。”
  朱正阳说:“我是遵循对事不对人的原则,按自己的判断独立投票,结果两头不讨好,都说我是骑墙派,唉!”
  方晟听了哈哈大笑,一个个指过去,笑道:“常言道以史为鉴,你们呀你们,几年前才发生的事怎么全忘了?”
  朱正阳等人相互望望,不解其意。

  “陈冒俊、肖治雄、刘华等本地派控制黄海十多年,省市两级都拿他们没办法,直到经济出了问题才被拿下,大家反过来想想,如果这帮人经济不出问题,个个都象付连天呢?”
  朱正阳最先醒悟过来:“就是说抱团合作并非坏事,不要怕人家说这个派那个派!”
  方晟道:“以前于铁涯和邱海波联手跟我作对,谁指责过?大家都知道正阳是我的嫡系,那又怎样?只要不是勾结成奸、为非作歹,出于某种需要形成一种联盟有什么关系?团结就是力量,一盘散沙才会被人欺负!”
  楚中林喟然叹道:“正阳、建远,曾经的方晟系看来要重出江湖了。”

  齐建远也摇头叹息:“可不是吗,总担心人家指责我们搞小团体,处处避嫌,结果适得其反,唉,是该有所改变……”
  三月底,牧雨秋召开公司年会,表彰上年度优秀员工和先进团队,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两周内巨隆连拿三块黄金地段,其中一块创造“标王”新记录。牧雨秋想通过年会振奋员工士气,凝聚团队精神,打好公司的攻坚战。
  活动从傍晚开始,牧雨秋等公司高层轮番鼓劲,然后是游乐节目,奖金总额达到三十万元,一百多名干部员工参与的热情高涨,气氛达到**。
  晚宴设在东方金城的十号厅,酒至半酣,在牧雨秋、徐靖遥等高层的陪同下,方晟满面笑容进入大厅,逐桌敬酒寒暄。
  方晟并非偶然出现,而是牧雨秋的精心安排。他们总觉得作为巨隆的幕后老板、实际控制人,应该适当与员工们见见面。经一再劝说,方晟反复权衡后答应下来,事先在十号厅对面订了个小包厢,这样细究起来可以解释为偶遇。

  方晟还带来一位客人:鱼小婷。
  两人其实一辆车来省城的,因为容上校单独约鱼小婷吃饭,并说晚上睡一块儿聊聊,谁知鱼小婷来到军区才知道容上校有紧急任务,手机都被没收了,连通知的机会都没有。无奈之下鱼小婷只得打电话给方晟,方晟笑道正好来东方金城吧,不然一个人坐小包厢也闷得慌。
  敬酒环节鱼小婷没露面,她的身份不适宜跟在方晟后面。
  当敬到芮芸时,她心中几乎有了八成数:方晟与巨隆公司、与牧雨秋绝对不单是朋友关系,或许占有相当数量的股份,更或许绝对控股!

  当敬到晏雨容时,小姑娘的脸涨得通红,无论如何想不到方晟会在这种场合出现,从牧雨秋、徐靖遥满脸恭敬的神情看,方晟对巨隆的影响力远比他自己承认的要大得多。
  十多桌敬完后,方晟又与牧雨秋为首的公司高层来了个满堂红,然后在徐靖遥陪同下回对面小包厢,刚步出大厅,冷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酒杯“咣当”摔得粉碎。
  哪有这么走路的?不是走,是往里面冲啊!
  定睛一看,对面站着七八个大汉,一色小平头、叼着香烟,手臂或胸口有刺青,一看就不是善茬。再往后看,不远处墙角沙发里坐着两个人晃悠悠翘着二郎腿,满脸幸灾乐祸的神情。

  方晟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老冤家省城一建的徐总和叶主任!
  那两人见到方晟也很意外,不过并无招呼的意思,反正今晚是打定主意闹事,不在乎多打一个。徐靖遥则脸色大变,一溜烟到大厅里喊牧雨秋。
  一建与巨隆结怨源于前两周拍卖的三块黄金地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