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7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妈总说我这个人没有信仰,我觉得她说的对,但也不全对,我其实还是有一点原则的,我的原则就是善恶。”李牧野道:“官场里懂政治,讲平衡,善于和稀泥的政客已经够多了,不多我一个,我若是想在这个圈子里站稳了,就得有点别人取代不了的价值。”
  “可你应该很清楚,这个恶人不是那么好当的。”陈炳辉有些担忧的提醒道:“那些人什么龌蹉手段都用得出。”
  李牧野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不想想,这么多年想害我的人有多少,还在乎多一个彭家吗?”
  陈炳辉道:“官方的压力我还可以帮你分担一下,毕竟你占着道理,他动枪在先,你作为拥有执法权的高级公务人员是有权利对他采取措施的,但如果你得罪人太多,他们用其他手段对付你,那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放心吧,都是些不入流的角色,这个圈子里我真正忌惮的人只有一个,还在医院里睡大觉呢,要醒来也得再过些日子,在那之前,我可以横行无忌。”
  “你能确认二姐睡过一阵子就能醒转?”
  “药是白无瑕亲手炼制的,绝对错不了。”
  “二姐醒转后你的麻烦只会更多。”陈炳辉叹了口气,有些担忧的说。
  “我这样的人最怕就是没有麻烦,一旦没了麻烦也就没了价值。”李牧野道:“我招惹的麻烦越多,就意味着你们的麻烦在减少,陈二姐醒来以后发现我被这么多麻烦缠住了,说不定就懒得理我了。”
  “你是要证明什么给她看吗?”
  “我只是想她知道,我经历过许多不好的事情,也精通一些阴毒的江湖手段,但我一样可以做一些好事。”李牧野道:“别人不好或不敢做的事情,我可以去做,就算没办法告诉她真相,我也有办法让她接受我。”
  “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有她在,我才有来处,她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李牧野认真的:“这个家我找了很多年才找到,现在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要想把我跟她分开。”
  特调办,李牧野的办公室,张宏玉夹着厚厚的一摞子卷宗匆匆走入。
  全部都是全国各地公丨安丨机关,国安分局移送过来的案卷。
  常山脚下有一户村落,最近忽然闹起鬼来,这鬼专门捉童男童女,当地公丨安丨机关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异乎寻常的现象,所以就移交上来了;滨州有一座湖,干涸许多年了,最近忽然涌出许多水,有人在湖边发现了一头两栋房子那么大的鼋龙,与人对视后踩着水消失了;城东老街区有一座民国时期留下的别墅,荒废多年, 不久前被一房地产商买下,正准备拆掉开发呢,发地产商一家忽然失踪,被发现时都已经死在那栋别墅里,传言说屋子的地面都被血块铺满了......

  地方上解决不了的灵异特殊事件很多,乱七八糟不一而足,引起李牧野兴趣的就只这三件。第一件透着邪恶,第二件似乎与寻龙门有关,第三件则因为距离比较近,发生在京城,自然要优先处理。
  从道理上讲,特调办做的就是这工作。但李牧野却注意到这些卷宗很多都是从宗教办转交过来的。这就有点意思了。李牧野想起姬雪飞说过宗教办要来找自己麻烦的事情,想不到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这不是宗教办那边没办完的案子吗?”李牧野抽出别墅开发商灭门案的卷宗,问道:“什么意思?考验咱们能力?”
  张宏玉道:“宗教办那边解释了,说是这案子里的被害人一家,除了开发商本人外,其他家人全部都是持有加拿大护照的外籍华人,因为是涉外的特殊事件,所以才转交给咱们处理。”又道:“宗教办的沈主任还请我特别转达歉意,人家真不是推卸责任,这案子是军情局特别督办的,起因是被害人的妻子是一位交流学者。”
  “自己人?”李牧野问了一句。
  张宏玉摇头,不肯定的:“我也不知道,人家没说。”

  “他们不说你就不问了?”李牧野瞪眼道:“这不是摆明了欺负老实人吗?也就你去开会,他们才敢这么干。”
  张宏玉道:“军情局的陈副总也同意了这案子交给特调办,我还能说什么。”又道:“其实这里头的原因一点都不复杂,军情局忽然插手这案子,三总部的彭将军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
  这话说的不轻不重,却说的小野哥一下子哑口无言了。张宏玉的意思很明白,这是你自己个惹来的麻烦。跟老子是不是老实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彭书明的儿子那件事暂时被陈炳辉压下去了,彭晓伟作为彭家长房独孙,被小野哥毫不留情的出手废了,纵然有他自己找死撞枪口的因素,但大家都是在一个圈子里混的,似这般绝情残忍不留情面的做法,对彭家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他们要报复,直接来找李牧野肯定打不过,就只好先通过官方渠道给小野哥添点恶心。

  宗教办是与特调办相同级别,权限也比较相近的单位。二者之间可以相互协助,也可以相互拆台。彭书明作为有资格接触核心机密的军事指挥人员,自然很清楚这一点。
  李牧野看着厚厚一摞子卷宗,大感到头疼,道:“这么多屁事儿,有很多都是少见多怪闹的,全都交给你了,这三件比较棘手难办的留下吧。”
  张宏玉面露难色,道:“案子交给我办肯定没问题,但问题是我这里人手不足啊。”
  李牧野道:“人员不足你打申请跟上头要去,那个石宏杰暂时不考虑了,还有个老赵去了西北,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赶快叫回来吧,你加上他,至少要再成立两个行动小组,这些案子很多都是陈年积案,没人催,你们可以慢慢办。”
  打发走了张宏玉,李牧野打开别墅杀人案的卷宗,忽然发现这案子确实有点意思。
  开发商一家五口人死在荒废已久的别墅里,但警方在现场却发现了至少属于几十人的血浆凝结成的血块。所有被害人的尸体全都被挖去了胸腔,凶手放干了他们身体里的每一滴血。五口人当中包括男女两个孩子和一个女性老人,还被特别对待的挖掉了双眼。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脚印和痕迹,警方勘验很久也没能找到第六个人存在过的证据。
  让李牧野觉得感兴趣的是,这个案发现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也曾经发生过一件凶杀案,死者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当年在这房子里被大卸八块,凶手据说是一个火葬场烧尸工......
  一个人一辈子在真正的死亡之外还要多死两次,不再爱,不再被爱。
  前者是死在了自己心里,后者是死在别人心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