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顿时接不话。
  “你才叫越扯越远,现在应该关心的,应该是崇修平的下落。”南宫决明推开消防通道的大门,走出去,外面是灯光璀璨的饭店大堂,这里一切正常,刚走进来的宾客根本猜不到楼经历过什么。
  一群消防员正在跟饭店经理沟通到底哪里起火,还有一帮在宴会厅受到惊吓的客人聚集在旁边,激动的向消防员描述可怕的历险。
  “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啦!宴会厅先是响起震耳欲聋的立体音效,像几千个和尚在我们头顶诵经声,木鱼敲的乱七八糟的,听得我们心烦意乱,后来,还发生了地震!”

  消防员听得一头雾水,“地震?可是整个饭店的人都没有感觉到地震,只有你们宴会厅的人在说有震感,这也太怪了,地震的话,是不可能只让建筑物的其一层楼发生震感的,是不是你们弄错了?你们都喝了多少酒?有没有人在宴会厅里抽大麻烟?或者吃一些违禁的药品?”
  “你是在说我们全都约好一起嗑药?这个猜测太离谱了!丨警丨察呢?我们要找丨警丨察!消防员一点也不专业。”
  “又没有案件,叫丨警丨察来干什么?现在要弄清楚的是谁无缘无故报的火警,让我们消防员白白出警一趟,乱报警是可以拘留你们的!”
  听到这话,戴泽星不由得低头躲避这些消防员。
  南宫兜铃这群人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低调的走出酒店大门。
  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之后,南宫兜铃才彻底松一口气。
  “又不是你瞎报的警,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南宫决明看着戴泽星,“我劝你投案自首,说不定还能从轻发落,不然你的经理只要调出监控摄像头,能立即知道是你搞的鬼。“
  戴泽星有些庆幸的说:“消防通道里的摄像头是摆设,饭店为了节省经费,从来没有开过。”
  “你怎么知道?”南宫决明问。
  “这里的员工都知道,那里是最好的偷懒圣地。”
  南宫兜铃说:“师父,你别强迫人家投案自首了,他这是杀人还是抢劫了?大事化小吧。”
  “助纣为虐。”
  “哇,你这么正直,我很惭愧,不大义灭亲一次,很对不起师父你的教导。”南宫兜铃双手拢在嘴边:“喂,里面的消防叔叔听好,不要责怪客人了,其实是我师父弄出来的3D音效和地震,他才是罪魁祸首……”
  南宫决明立即捂住她嘴巴,对周围的人歉意的笑笑,把南宫兜铃拖到无人的树荫下。
  “你疯了?给我惹事!”
  南宫兜铃甩开他手:“哼,自己都不能以身作则,还好意思逼别人自首?”
  南宫决明瞪着跑过来的戴泽星:“这位服务员,你可以走了吧?老是跟着我们干什么?”
  戴泽星怔了一会儿,有些失落,“噢,那我走了。”
  “拜拜。”南宫兜铃俏皮的对他挥挥手。
  戴泽星刚走两步,又折了回来,“有一件事我很好,要是不弄清楚,我的心放不下。“
  “有啥事你尽管问。”南宫兜铃大方的说。
  “你们……是超能力者吗?”
  师徒对视一眼,乐呵呵的笑了。
  戴泽星一脸茫然,“笑什么?我这个问题很蠢吗?”

  南宫兜铃说:“你不是偷听到了我们和崇修平的对话吗?我们是法师。”
  “现在的超能力者都喜欢叫自己法师?”
  “不是啦,我们没有超能力,也不对,法术对你们普通人来说,确实算是超能力的一种,总之,我们是玄门弟子,刚才使用的是玄门法术。”
  “玄门法术?魔法的意思?”

  “魔法是魔法,法术是法术。”
  “两者有差别吗?”
  “当然!”
  戴泽星瞪着大大的眼睛,满怀期待的等着她解释。
  南宫兜铃拧着眉头,手指扶住下巴苦苦的思索:“法术和魔法不同的地方嘛,在于,呃,在于……”

  她长这么大,还是初次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在此之前,从来没关心过魔法和法术的差别,叫她立即解释清楚,她还真的办不到。
  南宫决明在旁边说:“差别在于,魔法不存在。”
  所有人一听都很惊讶,包括南宫兜铃。
  “师父,你在胡说吧,魔法怎么可能不存在。”南宫兜铃说:“魔法不是西方国家的玄门法术吗?他们也有门派之分,黑魔法啊白魔法的,书都有记载的。”
  “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魔法曾经存在过,但今天已经没有了。”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可以永久流传下去的,再强盛的东西,都有衰败的一天,你也别太看好我们引魂派,说不定五十年后我们没有了,玄门法术迟早也会像魔法在地球销声匿迹,只留下传说。”

  南宫兜铃一阵惆怅。
  南宫决明不耐烦的说:“端盘子的,你问也问够了吧,可以走开吗?你这个外人站在我们间很碍事,你自己感觉不到?”
  戴泽星歉意的笑了笑,慢慢后退,对南宫兜铃说:“下次有空我请你看电影……”
  “等她成年再找她约会!给我滚!”南宫决明怒气冲冲的,好像下一秒要扑过去打死他。
  吓得戴泽星慌忙开溜。
  南宫兜铃在旁看不过去,“干嘛啦,他欠你钱了?”

  “是看他不顺眼,他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他很不正常,你不觉得吗,像算准了我们会经过消防通道一样,故意在那里等着我们下来,而且,对我们会法术的事情,一点也不惊讶,你看看人家邹先生,他的反应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对我们的每一个行动都是始料未及,可这个服务生并非如此,他的惊讶都是装出来的,不管我们做什么,他仿佛都有所预料,我从他眼睛里看见了陷阱的影子,这个少年未必是好人,你多提防。”

  邹先生若有所思的接话,“我刚才想说了,你们有没有觉得,看不出他的年龄?我见得人也算多了,照理来说,一个人大概几岁,从外表多少能看出来的,可他却不是这样,外貌像二十岁左右,可是那双眼睛却是老头子的眼睛,像历经了几千年的风霜一样,绝非二十岁的年轻人能够拥有的眼神。”
  南宫兜铃经他这么一提醒,浮起戴泽星那双深邃神秘的大眼睛,瞳孔深处像一片遍布浓雾的古井,确实有点令人摸不着底,她一时半会难以看穿戴泽星的本质,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不容易判断。
  “邹先生先回去休息吧。”南宫决明说着,走向马路牙子,左右观看有没有出租车。
  日期:2018-02-21 09: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