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侍者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宴会厅一下子变冷了,我看见有许多黑色的鬼影,像妖魔似的在墙壁、地板和天花板时隐时现,那些影子像鲨鱼,又像蛇,看不清它们真实的样子,只觉得很危险,不停的朝你们窜去,在慢慢缩小包围圈,我感到再这样下去,这些黑影会让你们会出事,因此趁崇先生没注意,我爬出宴会厅,跑到这里,击碎了火警装置,启动了铃声,想说让消防员过来帮忙,也许会让你们脱困。”

  话刚说到这里,楼梯的窗口给一阵红光笼罩。
  大家都朝窗外望去,饭店楼底下有许多消防车开了过来。
  南宫决明说:“又没有起火,你这样胡乱报警,搞得人家消防员要白白出警一趟。”
  “你还好意思怪他,要不是他启动火警铃声,我们可能真的吃不了兜着走。”南宫兜铃对侍者伸出手,“很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戴泽星,戴帽子的戴,沼泽的泽,星空的星。”

  “你好啊,我叫南宫兜铃,兜是……。”
  “麦兜响当当的兜,和那只猪一样有个兜字。”南宫决明在旁补充,“她小名叫猪兜,你也这么叫吧,不必客气。”
  南宫兜铃立即不爽的说:“死老头,两分钟不跟我抬杠,会死吗?”
  南宫决明在旁冷哼,“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你们这样自我介绍太幼稚了,这位服务生,你启动的警报确实吓退了那些黑影,只是,你也让我错过了和崇修平讲话的机会。”
  “没关系啦,我还能再找到他的,不要在意我师父的话。”南宫兜铃说着说着,湿了水的抹胸裙无预警的往下滑落。
  南宫兜铃反应快,立即双手捂住胸部,裙子领口居然一口气滑到她肚脐眼附近,凝脂似的身散发柔和的光泽,手臂间抱拢着诱人的线条。
  仿佛优美的山峦在雪地里微微隆起。
  她虽然才十六岁,但是同龄人要发育得好。

  南宫兜铃在尴尬脸颊微热,眸湿润,睫毛还沾着未干的水珠。
  她像只刚从森林里闯出来的小鹿,眼有一丝丝慌乱,但更多的是胆大,捂着身体却没有丝毫扭捏,半成熟间,性感与纯真交织。
  邹先生和戴泽星同时咕嘟咽了一下口水。
  南宫决明抬手握拳,给他们脑门一人一颗毛栗子,怒斥:“看什么看!”
  两人哎呀两声,揉着额头敲出来的肿包,视线还是忍不住冒死的挪过来,想多瞄她几眼。

  南宫兜铃偷笑,欣赏他们的窘迫,又有些得意,师父有时候还挺护着自己的嘛。
  还未乐呵完,她脑袋也挨了一记拳头炒毛栗。
  她哭丧着脸说:“干嘛连我也打?”
  “还不取消你的易容法术,给我立即恢复你原来的衣着,像个风尘女子似的戏弄男人,不丢人吗?”
  南宫兜铃觉得这顿挨训特别无辜,衣服滑的太快,来不及变回去嘛,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凶的要吃人的样子吗?
  双指放在嘴唇边,轻喃口诀,顿时一阵风起,雪白的衣袍旋转着从脚下展开,白色绸布裹身体。!
  邹先生和戴泽星讶异的愣住。
  不到两秒,南宫兜铃的抹胸裙恢复成飘逸垂地的宽大法袍,左右交叠的衣襟将胸口遮得万般严密,不泄一丝春光;
  质感高雅的绸布没有任何花纹,低调内敛,光是肉眼可以看出做工精致,衣料干爽,没有湿水的痕迹,罩着一件敞开的薄纱外衣,衣摆下微微露出可爱的翘头履鞋尖;
  一身神圣纯白的颜色,仿佛不可侵犯,颇有禁欲的气息。
  变回原样后,南宫兜铃吐槽:“师父,你怎么还穿成这样?也该解除易容法术了吧?穿瘾了不成?”
  南宫决明这身西装革履早让南宫兜铃看不顺眼了。
  平时总见他一副农民伯伯的样子,拖鞋背心的,冬天顶多换成羊毛棉线开衫,曾几何时像今天这么正式。

  南宫决明调整了一下自己暗蓝色的领带,“我这身而不是易容法术变出来的。”
  “是真的西装?”南宫兜铃摸了摸他的衣袖,“这料子一看是名牌货,你买得起这么昂贵的西装?”
  “你有什么意见?成年人总要有一两件正式服装挂在衣橱里备用,我回家换了衣服才赶来参加宴会的。”
  “穿得跟参加葬礼似的。”南宫兜铃努力回忆,“次看你穿西装,好像还是我幼儿园的时候,带着我去报名的当天,你是穿着西装去的,现在想想,完全是多余,又不是相亲,你干嘛穿那么正式?想趁机泡幼儿园的美女老师吗?”
  “是担心你受到老师的歧视,所以才打扮的那么正式,你可能不记得了,第一个选的幼儿园,因为我穿的太随便,老师听到你是单亲孩子之后,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目光多了一分轻蔑,我想她大概以为我看去品味很差、又没读过书的样子,带出来的小孩应该也没多大出息,我立马替你换了另外一家幼儿园,在衣着也注意了些,老师第一眼以为我是很有派头的生意人,得知你没有母亲,老师还很体贴的说‘孩子只要有个事业成功的爸爸很幸福了’。”

  南宫决明转身,慢慢往楼梯下走,好像故意不让南宫兜铃看见他的表情。
  南宫兜铃还沉溺在刚才的话,仿佛有人拿大头针扎了一下她的心脏。
  她有些感动,没想到师父为她费过这些心思,只是因为一个轻蔑的眼神,不辞辛苦的为她更换学校,师父的疼爱总是会在小细节处流露出来;
  可他这人又害羞,每次不小心暴露自己对南宫兜铃的爱意时,总会刻意逃避。
  “师父,是老师的原因啦,不是你的衣着连累的,第一个老师做人有问题,所以才会态度不好。”
  “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你还没有长大。”南宫决明没有回头,声音在消防通道里微微激起回音,“别人的态度,的确会随着你的衣着和打扮而转变,只是一身衣服,能让人对你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想,每天都在应酬度日的邹先生也会赞同我这话的。”
  邹先生在她身后附和:“没错,大多数人,都是以衣着来判断一个人的,你穿的光鲜亮丽,会尊重你一些,你穿的灰头土脸,朴素无华,跟你说话的语气会随便很多,你可能觉得大人很俗,但这是人之常情,等你长大了,能明白外貌对成年人的意义,一个成年人可以没有内涵,但只要外貌美丽、衣着得体,能获得别人的赏识和赞叹。”
  “意思是说,只会读书不会打扮的书呆子是没有前途的?”南宫兜铃反问。
  “最好是会读书又会打扮。”
  “只有闲人才会花功夫在这些琐事,忙着用功的人哪有时间去管什么衣着?”
  戴泽星插话:“我同意兜铃的话,闲人才会在衣着品味折腾,忙着改变世界的人,真的没空搞这些,像乔布斯,乔布斯从来只穿一套衣服,我想他应该是懒得花时间在穿着。”
  邹先生反驳:“你错了,乔布斯很潮流,他的风格很统一,穿的都是经典款,你看到他只会说他简单,绝不会说他老土。”
  “才不是,我觉得他分明是懒,才会把自己打扮那样的风格,T恤、牛仔裤加一双运动鞋,一年三百六十天都这样,一成不变。”
  “一成不变不代表他品味庸俗,他那一身哪一件不是牌子货?”
  南宫兜铃忽然笑出声:“喂喂,怎么回事,突然聊到这里来?你们好端端在争执什么?不要把自己当成时尚界教父一样,说的头头是道的,我觉得,你们都没有我朋友绥草厉害,她对时尚的定义那叫一个精准,她说过,一个人土气不是因为衣着,是因为自卑,一个人会打扮,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宁可不穿,也不要将自己讨厌的衣服,讨厌的衣服直接丢掉,穿在身都是最喜欢的,这样才叫时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