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为了赚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让一个死人受罪算得了什么。

  对自己的祖先都如此无情,南宫兜铃真的难以想象他这种人还有爱人的能力。
  “你为秦醉蓝说话,只是借口吧。”南宫兜铃拥有识破人心本质的能力,若有人在她面前撒谎,她的第六感立即会将对方揭穿。
  “你并不是在爱护你的未婚妻,我感觉不出你对她有任何爱意,你根本是想找个理由来向我们师徒开战。”
  “不管你怎么推卸责任,你损害我未婚妻名誉是事实,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至于我爱不爱她,轮不到你来批评。”

  崇修说话间,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尽管开个价格,然后答应放弃这件事,我让你们安全的走出这个宴会厅。”
  南宫兜铃抬头看着南宫决明,静静的期待着他做出表决。
  南宫决明说:“猪兜,你觉得呢,拿钱好,还是管到底?你来做主。”
  这老头子竟然把选择权交到她手,这是嫌麻烦还是信任她?
  南宫兜铃情愿相信后者。

  她镇定的望着从崇修平,“那我开价咯,我要你们崇家三分之二的财产,给得起,我马撒手不管这事,先去马尔代夫度假两年再说,如果你给不起,那我也没办法。”
  崇修平眉心紧皱,“你这是故意的,狮子大开口,开这么高的条件,我怎可能答应?你摆明不想放弃这件事。”
  “哪有,明明是你这个吝啬鬼舍不得花钱。”南宫兜铃偏不给他台阶下。
  “敬酒不喝喝罚酒,你们自找的。”崇修平不再言语。
  应急灯的光线忽然间黯淡了许多,崇修平的身形轮廓在暗光变得模糊不清,表情阴森诡异,沉默的盯着他们三人,如同一只饥饿的秃鹫在空虎视眈眈的盯着一群兔子。
  南宫兜铃感到气温正在急速的降低,不由得抱着双臂,冷得有些打颤。
  肩头兀自一沉,她扭头看去,原来是邹先生脱了外套披在她身体。
  她点头表示谢意,穿衣袖,暂时抵挡这阵降温。
  她发现外套的作用开始微乎其微,嘴里呼出了白雾,越来越冷。
  “师父,难道他会法术……”
  “留心戒备。”南宫决明捻出一张白符放在手,做出防卫的状态。
  崇修平在原地站着不动,姿态从容优雅,双手放在裤兜里,呼吸间也是气定神闲,没有任何使用法术的动作。
  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黑影掠过眼角余光,南宫兜铃紧张的转头,用视线一寸一寸的扫描墙壁,试图搜寻黑影,但是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是幻觉?
  不对。
  又是好多片铺天盖地的黑色巨影从天花板飞快划过。
  “师父……”她心不安,正要询问这黑影到底是什么?
  “别出声。”南宫决明竟然一头的汗水。
  南宫兜铃从未见到南宫决明如此不知所措的模样。
  看向崇修平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他似笑非笑。

  温度仍在逐渐降低,寒意渗骨,外套已不能抵抗,南宫兜铃冻得瑟发抖,有种灭顶之灾的可怕预感,瞳孔,数之不尽的黑影出现了,从四面八方同时凝聚过来,带着一股嗜血的杀气,朝他们三个人的头顶收拢。
  她的耳膜里凭空响起一阵耳鸣,待她下意识捂住耳朵后,刹那间,火警铃声大作。
  把宴会厅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黑影在这阵铃声的干扰下纷纷后退,遁入乌漆麻黑的角落,再也寻不到半分行迹。
  随着黑影的消失,气温一下子回升。
  崇修平愤怒的皱起脸,这个表情泄露了他的心事,南宫兜铃暗想,看来这个火警铃声并非崇修平的安排,不止如此,铃声还破坏了他刚才想要发动的某种可怕行动。

  几秒后,天花板传来噗呲噗呲的声响,洒水器接连启动,水珠像倾盆大雨降落。
  南宫兜铃给水浇得睁不开眼睛,抬手抹开脸的水珠后,惊讶的发现崇修平的背影在宴会厅门口闪过。
  他出去了。
  南宫兜铃大叫:“不行,我还没说服他!他不可以走!”

  在水帘提着裙子奔跑出去,看见崇修平走进长廊尽头的电梯里。
  她飞快追去,电梯门缓缓关闭,遮住崇修平阴沉沉的五官。
  南宫兜铃手指转动,白符脱离她指间,飞向电梯门的缝隙,双手放在身前,准备启动手决,想用法术阻止电梯下降。
  始料未及,白符一触碰到电梯门的缝隙,瞬间化为碎纸片,漫天飞舞。
  崇修平身体四周有某种无形的屏障在保护他,让他免于受到任何法术的侵扰。
  南宫兜铃心一沉,是结界?!

  可是,崇修平没有表现出一丝懂法术的迹象。
  谁替他建立的结界?
  转头观察空无一人的走廊,南宫兜铃始终想不通,讶异,电梯已合拢,开始往下降落。
  头顶的洒水器刚好启动,火警警报长鸣不休。

  南宫兜铃陷入深深疑思。
  水帘,冰冷的金色电梯门笼罩一层水雾,折射她迷蒙的倒影。
  南宫决明和邹先生随之跑出来,穿过雨帘来到南宫兜铃身边。
  “坐电梯走了。”南宫兜铃心灰意冷的说。
  南宫决明使劲按着电梯,却没有反应。
  邹先生说:“可能是崇修平到了楼下,顺便叫饭店的员工把电梯给锁了。”
  “我们走消防通道。”南宫决明跑向走廊一侧,用力推开消防通道的大门。
  南宫兜铃啧了一声,怪自己笨,要是刚才注意到消防通道的存在,说不定她还能追崇修平。
  意外的,这里的灯没有熄灭,非常的明亮,也没有陈设洒水器,因此十分的干燥,楼梯布满凌乱的脚印,看来刚才在宴会厅里的客人有许多都是从这里跑走的。
  南宫决明放慢脚步,一步步下楼,“崇修平是追不了,他估计早坐车走了,我们也没必要瞎跑,免得从楼梯滚下去,得不偿失。”
  邹先生在旁抱怨:“又没有起火,到底谁按的火警铃声?”
  南宫兜铃走在最后面,西装外套湿了水,好沉重,穿着不舒服,于是脱了挽在手臂间;
  突然,她正脸撞在南宫决明宽大的后背,差点整个人翻倒在地,外套掉在脚下。
  她双手揉着撞疼的鼻子,“刹车也不打声招呼,鼻梁骨都要撞断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南宫决明冲着正前方询问。
  南宫兜铃踮起脚,越过师父的肩膀,看到一个身穿雪白衬衫的侍者站在楼道,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消防锤,他身后墙壁,火警铃声启动装置的玻璃保护盖已经被砸成碎片。

  “是你?”南宫兜铃掰开眼前两个男人的肩膀,跳下楼梯,走到这个年轻小伙子面前。
  这人不是之前险些给她打翻盘子,结果却意外得了一笔巨额小费的侍者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她问出了和南宫决明一模一样的问题。
  侍者丢掉消防锤,挠挠头说:“刚才,一大群宾客全跑了之后,我是最后一个从桌子爬出来的,发现你并没有走,所以,我也偷偷留了下来。”
  南宫兜铃正要打岔问他为什么非得留下来,但是忍住了,给他机会把话讲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