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钱的问题。”南宫决明先她一步说话:“崇先生,我们引魂派,是以引导亡灵前往合适的世界为首要任务的,你的祖先不适合这个世界,我必须得到你的帮助,才能让他得到安息,否则,我只能用暴力的方式将他打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先人下地狱受苦,你不在乎吗?”
  崇修说:“我说了,你们给我立即放弃这件事!更不能随便把我先祖的亡灵打入地狱,否则我不客气!”
  “哎呦喂呀,我好害怕。”南宫兜铃说:“你莫非是要派杀手灭掉我们?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此罢休,不管你给多少钱,也不管你怎么威胁我,我绝不放弃这单任务。”

  “兜铃,退到一边去,师父会跟崇先生交涉,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你这小孩子让开。”南宫决明放低声音,只让她一个人听见:“你说话太不留余地,只会激怒他。”
  “干嘛怕激怒他,应该是他怕我们才对,毕竟我们才是有法术的一方不是吗?他想欺负人,没门,怎么也得是我们引魂派来欺负他,他一个普通人动得了我们?”
  南宫决明用手按住她肩膀,“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别再说话。”
  南宫兜铃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在胸前抱起双臂,不得已让步当一名气鼓鼓的看客。
  南宫决明说:“崇先生,你的先祖崇志国,为你们崇家受了一百年的折磨,给你们创造了不少财富,凡事总要有度,贪心会付出代价的,志国先生的贡献也该到头了,你不如放手,发发善心,让他得到解脱,这样也是为你自己积德,以后你会得到好报的,想必你听说过,一个人这辈子享受到的运气,全部都是由辈子积攒下来的。”

  崇修平不为所动,“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你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我不过是叫几个保安赶你们走而已,你竟然用那么强大的法术来吓唬大厅里的宾客,给他们的心灵蒙了不少的阴影,心理创伤可不能小看,很多人因为心理的原因而自杀,说不定这帮人以后会得精神衰弱,要靠吃药度日,叫我积德,可你自己干的又叫什么事?”
  “只不过叫他们听一听经而已,对他们只会有益,算他们日后回想起这段经历,我想,好处还是大于坏处,因为‘大方广佛华严经’本来是净化人心污秽的经,把它放大音量在那些客人们耳畔回荡,反而会叫他们记得更深刻些。”
  南宫决明露出微笑,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想抓我痛脚。我不清楚你是用什么方法避开我这个咒术的,但我告诉你,你避开了,真可惜。这个咒术的本意,是唤起人心的不安,让人切身感受到什么叫做濒死的恐惧以及生存的痛苦,要是你也像他们一样体验过,以后你对受苦的人会亲切很多,像生过病的人,才会对病人感同身受。你想唤起我的愧疚,这个方法行不通,我可不是滥用同情的人。”

  被他点破后,崇修脸色顿时阴暗无,一副受挫的样子。
  南宫兜铃按捺不住,再次走前一步,叉着腰狂妄的说:“讲真的,用华严经对付那些客人确实非常的客气,他们平日里养尊处优,只能通过什么滑雪啊、蹦极啊这些找死的游戏来舒缓压力,不像我们穷人,天天都过得很刺激。”
  邹先生像个捧哏的,“为啥这么说?这道理我不懂。”
  “你想想,穷人住的环境不好,爬个楼梯或者洗个澡都能随时出人命,根本不需要几万块玩一次的极限游戏来给生活增加乐趣,那些游戏宣称是用‘心跳加速的快感’来驱赶生活的枯燥,这方法太奢侈了,穷人玩不起。”
  “我玩过一次在直升机跳蹦极的游戏,名额太火热,教练又太稀缺,我预约了将近一个月才有名额。”
  “我们穷人用不着预约那么麻烦,我们想要心跳加速很简单,只要跟没素质的邻居吵个架,说不定能赶一场刀光剑影的厮杀,你知道人为什么喜欢看鬼片吗?因为恐惧其实是一种快感,恐惧到某种程度,是会让人很爽的,我可不是在吹牛,不然人干嘛总喜欢玩一些找死的游戏?”
  南宫兜铃说着,把头转向崇修平,用刚才骄傲一百倍的态度看着他:“我师父免费给你们这些有钱人体验了一把过瘾死的滋味,你错过实在很遗憾。”
  “说了一大段废话,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对方语气相当不屑。
  “你脑子不好使嘛,这段话的心思想是,我师父没做错,那些人活该,谁让他们不出面主持公道,要是有一个人站出来指责你的无礼,我师父不会那么生气了。”
  “我无礼?不如说你更过分!对我未婚妻施展下三滥的法术,害她当众袒胸露背,对女孩子来说,这可是终生都抹不去的耻辱,这你也要说你没错?”

  南宫兜铃冷笑:“原来秦醉蓝是你未婚妻。你怎么识破我的?”
  对方怒火滔天,“你别管我怎么识破!你当众毁了一个女孩子的名誉!她精神都快崩溃了,我怎么安慰她都没用,可以说,你断了她的前途。!”
  “不至于吧,你们有钱人的心灵也太脆弱了。”
  “在那么多人面前把衣服撕掉的人不是你,你当然说得这么轻巧。”

  “你是觉得自己未来的老婆给别的男人看见了身体,感到吃亏是吧?给人看见胸部要死要活,还说前程全毁,这是古代人才会说的话吧,那演过《色戒》的汤唯和梁朝伟是不是该立马吊?何况人家还得奖了呢。叫你未婚妻想开点啦,这正好是你表现的时候啊,我给你创造了一个对她坦白心声和增进关系的机会不是吗?
  南宫决明和邹先生同时愕然看她。
  南宫决明带着一丝震惊说:“你还不符合看《色戒》的年纪吧,这可是连成年人看了都会脸红的电影,师父说过,修法的人,不可以接触这么色情的东西,和色情搭边的杂志书籍电影一律不许看,你又当耳边风?”
  “我没看,是……是听别人说的。”南宫兜铃赶紧摆手解释。
  “听谁说的?”
  南宫兜铃怎敢把绥草出卖。
  绥草向来早熟,她坦白她初时开始接触很多大人才能看的电影,有许多不可描述的片子,绥草都向南宫兜铃细细给描述了出来,每次都能把南宫兜铃听得目瞪口呆;
  绥草讲故事的功力向来活灵活现的,搞得南宫兜铃好像真的亲眼看完了她说的每一部电影,这哪能对师父承认,不然要连累绥草给南宫决明狠狠责骂。
  南宫兜铃转移话题,“师父,现在不是关注我的时候啦,赶紧把这家伙直接捉到那块空地去,按着他,逼他为志国先生祈愿,我们算大功告成了。”
  南宫决明摇头,“没用的,祈愿的仪式必须在祈愿者心甘情愿的状况下进行,不然根本超度不了亡灵。”
  南宫兜铃头痛起来,光是说服崇志国接受投胎费了一番心力,如今还要花心机说服眼前这位顽固的崇修平,太累人了,她可是法师,不是谈判专家。
  “你为什么是不让你的祖先解脱!你知道他变得鬼不鬼妖不妖的有多痛苦吗?每年一度,他还得昧着良心、背叛自己的意愿出去污辱女子,你听了不惭愧吗?他庇佑着你们发财享福,你们这些后人却没有丝毫回报他的意思,哪怕连半点同情都不施舍,为了继续累积财富,坚持要让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继续受苦,你们崇家赚来的钱都是脏钱。”
  南宫兜铃越说越替崇志国感到不平,心的正义感得不到发泄,滚烫的怒火苦苦的在血液里翻腾。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她终于有了深刻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