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都是这么大,可以说是贯彻心灵的响亮,这种高分贝差不多要超越人类听力的承受极限,是我用白符护着你,你才觉得没大碍。”
  “简直像地狱里演奏的悲歌一样……”他倒在地,“让人听得脊背发凉,我的心脏……心脏好痛,心跳要停了……救我……”他伸手求助,结果惊讶的说:“手脚怎么也麻痹了……我快死了……”
  “知道厉害了吧,以后不要随便质疑我。”南宫兜铃重新给他贴符点穴。
  邹先生大喘一口气,捂住心脏部位,好不容易恢复平静,坐起来擦汗,“这经会把人内心搅得七零八落,找不到安全感,刚才一霎那,我有种往坠落的体验,还以为要被杀死了。”
  “我师父不会乱杀人,这个咒语,他只使出了五成的功力。”
  “只是五成?”邹先生敬佩的说:“我确实感觉到了你说的恐惧,像被黑暗给一口吞没。”
  “你要是仔细听,会发现这轰隆隆的声音其实是在念‘大方广佛华严经’,这经其实我挺喜欢的,要是用正常的音量念,你能听出很有深意的内容,不信你专心的竖起耳朵听听看,从天花板传下来的是不是这一句‘以于众生心平等故,则能成圆满大悲……’”
  “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念,刚刚才受过这个经的折磨,我此刻不想再听到,以后有空你再跟我细细解释。”他说:“你可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我一定要学法术,尤其是这招什么什么华严经。”
  “大方广佛华严经,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学法术这事,得看个人的毅力,我担心你连一个月都熬不下去。”
  “从现在开始,我可叫你师父了。”
  “我两个人的时候,你叫我师父没问题,但是那老头子在场的话,你可千万别这么叫我,这件事绝对要保密,关于学费你更是一个字都不许说,我不和那老头商量收徒弟,他知道会生气的,你听听外面拆房子似的动静,你应该不会想要惹他发火吧?”
  邹先生点头:“我惹谁都不敢惹他,一开始还说,不对你凶点,你会把房顶拆掉,结果到头来,闹得翻天覆地的人是他……”
  他压低声音,眼神十分的期待,“那师父,我们什么时候第一节课?”

  “过两天再安排。”
  “你不要说话不算数。”
  “你这么不相信我,还拜什么师?”
  “徒弟错了,再也不说这种话了。”
  南宫兜铃嘴角坏笑,在心偷偷反悔,人傻还钱多,不收白不收。
  其实引魂派有一条规定:正式收徒必须挑选吉日举办祭祖仪式,口头允诺的收徒,是不算数的。
  反正南宫兜铃也只是为了骗财而已,她年纪小,压根不会去考虑太多后果,只想着有便宜不捡王八蛋。
  桌子外的经突然间停住,一片静谧,南宫兜铃掀开桌布,和邹先生一起好的探头观看。
  墙角的应急灯亮了起来,照着空无一人的宴会厅。
  南宫决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放下手,转身面对自助餐的桌面,揭开一个餐盘盖子,“居然还有片好的烤鸭,幸好有盖子罩着,不然浪费了。”
  他端起餐盘继续大吃,拧开一瓶名牌的玻璃瓶矿泉水,仰起头咕嘟喝下。
  见法术已经撤销,南宫兜铃一并撕掉二人白符,解开穴位,率先钻出桌子,责备师父:“还吃?宴会都给你毁了……”
  南宫决明顺手把一块烤鸭塞进她嘴里,南宫兜铃眉头一挑,“好吃!”
  立即加入了师父的行列,嘴里忙着吃烤鸭肉,忘记批判。
  邹先生随之也爬出来,扭头观望宴会厅,“怎么一个人都没了?”

  “那些胆小鬼全吓得跑出去了。”南宫决明拿起一根香蕉,剥皮大嚼。
  “那倒未必。”一个冷峻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引起回音。
  三人扭头一看,白色的应急灯下,一个长长的影子映照在地板,人影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神态镇定自若,仿佛刚才的法术对他毫无作用。
  南宫决明将香蕉皮随手扔在桌,抖开一块湿纸巾擦手,凝神望着朝他们走近的男人。
  在灯光最亮处,南宫兜铃终于看清他的容貌,不是别人,正是崇修。
  她很是疑惑,他怎么会那么的平静?
  一般来说,受到“大方广佛华严经”洗礼的人,起码要静静的修养三五七天,才能恢复精神。
  可这崇修看去一点事都没有。

  南宫决明的表情也因此起疑。
  崇修说:“那些无辜的客人没有招惹你,你却用法术肆意折磨他们,你们引魂派出来的法师,原来是这么卑鄙的人。”
  “你知道我是引魂派的法师?”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们是引魂派所剩不多的最后几个传人,个世纪,你们引魂派还有几百人的规模,这个国家之前经历了不少战争,一切和平之后,你们门派的弟子大多失踪或者死亡,最终活下来继续传承门派的,已不足十个了。”
  “谁告诉你的?不是玄门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信息。”
  “请个私家侦探能调查出来。”
  南宫兜铃朝他走近一步:“这么说来,你早知道我们会来找你?不然你没必要提前请私家侦探来调查我和师父,难道你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崇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我奉劝你们一句,关于‘黑煞葬法’的事情,不要再插手,这是我们崇家的内部事务,和你们这些外人无关,我们可没有请你们这三流法师来超度我们崇家人自己的老祖宗,至于邹先生,既然你盖房子的空地出土了崇家的墓地,不如转卖给我,钱有得商量,不管你多少钱买的,我会用三倍价格收购下来,明天我让我秘书找你签地产转卖合同,两位法师我也不会叫你们空手而归,我给你们一人一百万,然后,你们别再管崇家的任何事情,听明白没有?”

  看来对方是知道竖棺重见天日这回事了。
  一百万数目不小,但是崇修的语气像打发叫花子一样,轻蔑至极,刺痛南宫兜铃的自尊,令她感到很不爽。
  担忧的看了一眼南宫决明,生怕师父贪财,不惜出卖自己的骨气。
  南宫决明露出神秘莫测的表情,“崇先生,你的祖先正在受苦,你要不要去看一眼再做决定。”
  “这是我曾祖爷爷的父亲做的安排,已是很遥远的时代所立下的法术,我不能贸然破坏,万一影响了整个崇家的财运和风水,崇家日后要是不幸像你们引魂派一样迎来衰败,这种罪名我担当不起。”
  南宫兜铃不悦,“不能好好说人话?无缘无故还要把我门派贬低一番,我们引魂派哪有衰败,玄门界,我们可是一直稳居第三的位置,只是弟子的人数变少了而已,法术的质量还是很牛的,还有,困着一个可怜的亡灵不让他好好投胎,这才叫罪不可恕!我发现你这人特别喜欢颠倒是非。”
  崇修平说:“你们到底图什么?嫌一百万太少是吧。”
  她正要开口反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