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5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件事后我还没正式表达过谢意,今天正好是个机会,”她浅浅笑道,“回头想想之前我太保守了,总想着一建是国企,工作体面稳定,所以安于现状,当然我也知道若非方县长的面子,牧总不可能特别关照。不是所有有能力的人都能施展抱负,更需要机遇和人脉资源。”
  “我觉得你比周小容成熟多了,她……唉,她那种做事不计后果的性格真不适合做生意,麻烦你以后多盯着点,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帮她。”
  “明白,其实你还……”说到这里芮芸笑了笑没说下去。
  方晟摆摆手示意谈话结束,她知趣地告辞而去。
  这周闹了一桩很危险的事,事后想想可谓险到极点。周四下午方晟和江璐开车去乡镇视察,回来经过四源镇时江璐临时下车办点事,方晟便独自回城。途中与樊红雨不期而遇——她从梧湘办事回来,,两人同时刹住车站在路边说话。
  元旦在宋家闹事后樊红雨处境明显好转,胆子也大了不少,遂跟方晟聊起了儿子的近况,方晟听得津津有味,不停地追问细节,樊红雨白他一眼说你是什么人,这么关心我儿子?方晟涎着脸说哪有不挂念亲生骨肉的爸爸?有空一起叙叙旧?
  樊红雨寂寞得太久了,被他轻轻一撩竟有些情动,脸红心热之下说当心点,我疯起来你吃不消的……
  就在她说这句话之际,一辆吉普冷不防从右侧小路冲过来,急速经过两人时猛地刹车,车窗摇下,露出鱼小婷的俏脸!

  瞬间两人十分尴尬。
  要知道男女之间谈工作与柔情蜜意有天壤之别,肢体语言、说话的神态、眼神都大不相同。偏偏落在鱼小婷眼里的时候,樊红雨正好说一句最亲密、最暧昧的话!
  这就有问题了!
  两人急忙分开,很正式地握手道别。樊红雨没忘了冲鱼小婷挥挥手,解释说在梧湘开会的,刚回清亭,有空去玩。鱼小婷微微点头。

  车子一前一后回到江业,方晟先到办公室处理事务,捱到下班才慢吞吞回招待所宿舍。
  出乎意料的是鱼小婷绝口不提傍晚的事,吃完晚饭看电视然后上床。由于心虚,今晚的欢爱方晟格外卖力,当然后背也被鱼小婷指甲掐得剧痛不已。
  搂着鱼小婷凉丝丝的**,方晟鼓足勇气道:“下午的事别误会……”
  “樊红雨?”她轻笑一声,“没误会啊,你想多了。”
  方晟讷讷道:“不过路上巧遇聊了几句……”

  “白樊两家是死对头,可跟我有什么关系?樊红雨的孩子生得蹊跷,也不关我的事……”
  听到她故意提到孩子,他的心猛地跳了几下,她立即感觉到了,轻轻说:
  “你的心跳很快啊。”
  他赶紧岔道:“天下没有永恒的敌人,当初在黄海我跟她是死对头,如今为了各自地区的发展不得不转为合作。”
  鱼小婷似乎懒得谈论樊红雨,打了个呵欠蜷到他怀里美美睡着了。看着她酣态可掬的模样,哪象一夜之间举手投足杀掉六个,致残一人的女魔头?

  方晟却久久不能释怀,很晚才入睡。第二天凌晨她五点多钟就起床,没吃早饭开车离去,同样没提樊红雨,似乎彻底忘了此事。
  樊红雨也很担心,上午用秘书的手机打给他,询问事后鱼小婷说了什么,有没有怀疑等等,方晟又怕自己跟鱼小婷的事露馅,含糊说两车并行时交谈了几句,很快便分开了。
  “真没问我俩的关系?”樊红雨忧心忡忡。
  “我跟她关系很一般,又在大路上开车,怎么可能问?”
  “唉,以后得更加谨慎,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是除容上校之外第一个谈论鱼小婷的人,方晟赶紧问:“哪里不简单?听说她是单位保卫科长?”
  “保密单位的保卫科长,没两把刷子能当上?”樊红雨说,“你以为白翎很厉害么?我敢打赌在她手底下撑不过五个回合,信不信?”
  原来方晟不信,经过那晚彻底信了,且不谈身手和反应,单那份视人命如草芥的淡定就让他心惊胆寒。
  “难以置信。”他只能这么说。
  樊红雨道:“九年前京都军区特种兵内部大赛,鱼小婷获得二等奖!特种兵比赛不分男女,而一等奖只有一个人,你想想她厉害到什么程度?”
  “那她应该受到重用,在更重要的岗位发挥作用。”
  “谁晓得白家什么想法,”说到这里她叮嘱道,“以后找个机会接近她,试探一下有没有怀疑我俩,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方晟暗想我跟鱼小婷相当接近了,达到灵与肉的高度融合,即使这样也没摸清她对此事的态度,疑心是肯定的,否则不会突兀地提到樊红雨的孩子。但鱼小婷心里真正想法是什么呢?方晟完全没底。他根本不清楚鱼小婷的道德底线和处事原则,只知道她对敌人不是一般的狠,是十分残酷!

  这周唯一的好消息是方华和任树红重归于好,当然也在意料之中。夫妻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尤其孩子渐渐大了,所以才有“七年之痒”的说法。任树红提离婚不过是虚张声势,时间优势在方华这边——三十多岁博士、省发改委处级干部的离异男人,在省城不要太抢手,不知多少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一旦方晟暗示闹离婚对方华仕途有影响,聪明如任树红就知道该告一段落了。因为方晟有权、有势、有钱,这样一个弟弟做靠山,方华担心失去什么?

  紧接着方华主动找爱妮娅如实说明情况,爱妮娅听了表示满意,劝导他用心经营婚姻,注重家庭和谐,今后避免后院起火。方华也打电话把和好的经过详细告诉方晟,但没提那张银行卡,方晟也浑然忘了。
  方晟知道,以后方华肯定用得着。
  小夫妻俩闪电般和好令主张离婚的方池宗惊愕不已,一时不好主动叫方华回来。方华正好将装修好的新房简单收拾一下先住进去,任树红隔三岔五过去“团聚”,两人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卧室里颠龙倒凤,畅快无比。
  今年冬天特别冷,莲花河河道整治第二阶段即开挖引水渠工作进展缓慢,江业土质坚硬,加上气温干冷导致土壤硬化,挖掘艰难,原计划二月初完工,如今二月底了才完成总挖掘量的一半不到。究其原因在于第一阶段拆迁拖了一个月,以至于挖掘时正好气温陡降。
  真是开局不利步步不顺!费约咒骂道。
  走投无路之下他甚至私下找尤东明、房建军等人,商量能否从北郊几大重点工程那边抽调些工人,他们均面露难色,说最好直接跟方县长沟通。方县长很关心工程进度,每天早上必定先看上日简报,一旦发现工期拖下来可不得了。
  找方晟也是白搭,费约悻悻说那就算了!
  关于河道整治工作,方晟从未关心和过问,对施工细节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下午到劳动局参加会议后沿着河堤返回,才发现正在开挖引水渠,走了一段他脑中“格登”一声,又折回走了两里多,脸色愈发严峻起来。
  过了两天召开县常委会,方晟郑重提出引水渠存在的隐患:

  日期:2018-04-10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