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4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了酒店大家各自散开,徐靖遥却有意拖后半步,方晟看出他有悄悄话也放慢脚步,两人来到酒店门口阴影处,徐靖遥悄声道:
  “有个情况一直想向方县长回报,可惜没捞到机会。”
  “元旦前有个男人在纠缠周小容,有时甚至动手动脚,到现在还没罢休。”
  方晟十分诧异。以周小容的性子按说早应该抄起顺手的东西砸到那家伙头上,为何一忍再忍?
  徐靖遥声音更低:“据芮芸分析,那个男人可能是周小容的前夫……”
  周小容的前夫叫狄克银,是碧海省副书记狄宗平的儿子。狄克银到英国留了几年学,回国后在省信托投资公司担任财务顾问,沾狄宗平的光现在已是副总。他在资金投资方面确实有些门道,经常到碧海各大院校开专题讲座,就是作风放荡不羁,每晚无酒不欢,洗澡必叫小姐,是碧海有名的花花公子。
  当年周小容的父亲周军威遭到省审计厅审计,本身手脚有些不干净,心虚之下到处求助。狄克银听到消息后主动找周小容,许诺父亲不但出手阻止审计厅追查,还会再推一把让周军威由常务副厅长转正为厅长。
  周小容真是冲动不计后果的女孩,当即就答应了他的求婚,几个月后两人举行盛大婚礼!

  后来狄宗平确实透过种种渠道施压审计厅中止调查,让周军威涉险过关,但第二个承诺没能做到。财政厅长是省直部门最炙手可热的位置,连省长都做不了主,省委副书记的份量更不够。周小容心里就埋了个钉子,加之狄克银得到她后没多长时间就觉得腻味了,恢复婚前寻花问柳的浪荡生活,周小容与他大吵一场后果断离婚。
  狄克银在碧海混得好好的,跑到梧湘找周小容干嘛?
  本来这是周小容的私事——即使离婚了人家毕竟做过夫妻,方晟压根不想过问,不过眼下形势又有不同,自己有一个亿押在聚业公司,必须保证这笔钱分文不少地拿回来,否则难以向赵尧尧交待。
  “知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纠纷?”方晟问。
  “不太清楚,这件事是芮芸告诉我的,她说不方便找你……”
  方晟摇头:“有啥不方便,叫她下周一直接到我办公室!”
  驱车来到东方明苑,一瞅那套房的灯亮着,方晟遂将车停到隐蔽处按响门铃,“哒”,门禁自动打开,乘电梯上楼抵达12层,晏雨容早已将门打开笑眯眯站在门口。
  “欢迎房东光临。”
  方晟做个噤声的手势迅速进去,四下看了一圈,笑道:“搬得很快嘛,有没有找人帮忙?”
  “只有一点点东西,两个来回就好了。”
  走进南侧客房,却见晏雨容的设计比范晓灵更巧妙,直接靠墙打了一组衣柜,拉开柜门,翻转里侧的镜子才露出防盗门,比范晓灵仅用一幅画遮掩安全多了。
  “不错,到底建筑专业出身,构思跟常人不同。”方晟夸道。
  受到称赞晏雨容笑得更加灿烂,主动回报道:“那套房子也布置好了,被褥、被子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随时可能入住。”
  “你考虑得很周到……睡在这里感觉如何?”

  “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好像做梦似的。”她实话实说。
  “只要努力,你终将有属于自己的天地。”
  坐在宽敞明亮、富丽堂皇的客厅喝了杯茶,看会儿电视,方晟打个呵欠道:
  “开下防盗门,我到那边睡觉了。”
  她腼腆道:“这儿好几个房间呢,你随便睡……”随即意识到“随便”二个字不妥,紧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
  方晟摆摆手:“你是没嫁人的大姑娘,不能因为我坏了名节,还是各睡各比较好。”

  打开防盗门,方晟迈过去时笑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求把锁设在你这边吧?还是考虑你的安全。”
  头一回躺在省城只属于自己的秘密天地,方晟舒展地伸个懒腰,很快进入梦乡。
  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已经上午九点多,打电话让晏雨容开门过去,餐桌上已摆好四样精致的小点心。
  “都是我亲手做的。”她骄傲地说。
  方晟夹了一个咬了一口,竖起大拇指:“手艺不错!”
  “以后每周都来睡觉,我做点心给你吃,好不好?”她双手托腮认真地说。

  他笑着摇摇头:“这是我的‘安全屋’,留着不备之需,经常来就露馅了。”
  晏雨容失望地嘟起嘴,隔了会儿道:“偶尔一两次总可以吧?”
  方晟耐心地说:“你不能总跟我这样的老男人厮混,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青春靓丽的找年龄相当的男生,谈一场甜蜜的恋爱,然后安安分分过日子,嗯,我承诺你若结婚,这套房子就是你的嫁妆。”
  一百多万的嫁妆,即便在省城也很罕见。

  晏雨容嘴撅得更高,道:“早说过不会嫁人啦,我喜欢清静,那些小女生玩的东西都不适合我,我会孤独到老的。”
  “唉,无药可治,亏我把你从佛学院解救出来!”方晟恨恨说。
  按日程安排,周一上午应该开县常委会讨论一季度工作规划,但莲花河河道整治工作进度缓慢,费约骑虎难下,三天两头开督查会、现场会,根本顾不上常委会。方晟这边也好一阵子没开县长办公会了,因为副县长们成天奔波于五大重点工程工地,及时处理和协商各项事务。
  上午十点多钟芮芸如期而至,坐在方晟对面有些拘谨,完全不象当年在宿舍遇到他时那般随意。

  “听说这段时间狄克银在纠缠周小容?”方晟直接切入正题。
  “元旦前见过两次,本来以为吵过就算了,谁知元旦后又来了,每次在办公室门口一晃悠周小容就赶紧出去,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话,但每次都吵架,远远看上去吵得很厉害的样子。”
  “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没,我也很奇怪,”芮芸皱眉道,“周小容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可每次吵完回办公室就埋头做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方晟沉思片刻,道:“财务方面是不是牢牢控制在你手里,她无权插手?”
  “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聚业股权结构弄清楚了吗?”
  “周小容拒绝提供清单,说总额打包就行了,我们即使是控股方也不能了解其它股东的商业机密。”
  “听起来合情合理,只是……”方晟手指在桌沿敲了会儿,“我怀疑狄克银在聚业有投资,现在发现工程前景堪忧想收回资金!”
  “我也这样怀疑,所以提前作了防范,一是把账面余额控制在一百万以内,防止周小容采取不正当手段偷偷操作;二是跟各大银行营业部打了招呼,凡一百万以上的大额转账除手续完备外,还必须打电话给我进行确认。”芮芸有条不紊说。

  芮芸是可用之材,将来能独立挑起更重的担子!
  方晟流露赞赏的目光:“看来把你从一建挖出来是对了,巨隆应该更适合你施展自身才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