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6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直接找立十传媒的麻烦,而是揪住一个小小的公关公司不放,用的也是光明正大的阳谋,这说明那些人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仅仅只是单纯的泄愤而已。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萧晋现在已经一脑袋的官司了,实在不宜再去招惹军方的势力,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直接解散那个公司,然后再重新组建一个就成,那些人肯定不会不依不饶的抓住不放,反正这种网络营销类的公司非常简单,只要有钱就能搞定。
  然而,别的什么都无所谓,辛冰送出去的那幅画必须要回来,哪怕是买回来都行。
  想到这里,萧晋就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打开免提拨打了一个电话。
  “知府大人,好久不见!明天有时间吗,我请您喝茶!”
  “那个人就是何文山,自从被工人们给打断了腿之后,老婆跟人跑了,女儿嫁了人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家,要不是凭着当年做鞋子的手艺开了这个修鞋摊,估计早就饿死了。”

  石竹县与天石县相邻,境况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两地都是群山连绵,但老天爷偏心,啥特产都没给天石,却将一个储量丰富的铜矿给了石竹。因此,石竹县的人均收入足足是天石县的五倍,就是在整个龙朔境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富县。
  此时,萧晋坐在一家麦当劳里,正随着陆熙柔手指望向橱窗外天桥下的一个小小的修鞋摊子。
  金景山的家族虽说距离豪门大族还差的老远,但在石竹县却是一提起就会有人竖大拇哥的大户人家。
  本地最大的矿业公司自从改制之后,原本濒临破产的局面生生被金家给经营的现在年利润数千万,尽管不多,却让大半个县城土著们都吃饱了肚子。
  而且不只是矿业公司,其它原属国营的什么纺织厂、制鞋厂、造纸厂之类半死不活的小厂子都在金家接手之后焕发出了生机,说整个县城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口都靠着他家吃饭,一点都不夸张。
  老百姓的感情总是质朴而简单的,就像古代只要能吃饱饭辫子狗当皇帝都无所谓一样,一个让他们有活干有钱拿、时不时的还会做点慈善的家族,绝对会被他们当作是百年不遇的良善人家,至于在那些企业改制时的残酷和血腥,就没人知道了。
  窗外天桥下正在低头修鞋的何文山,就是其中的一位受害者。
  据陆熙柔的调查结果显示,他曾是石竹制鞋厂的厂长,制鞋学徒出身,能吃苦,肯实干,就是缺乏商业头脑,在国家经济还不怎么景气的时候自然没什么问题,但随着改革开放,在新经济思潮的冲击之下,他手底下的厂子就像是一艘小舢板一样,根本不堪一击。
  后来,鞋厂就被县衙门卖给了金家,金家引进了几条生产流水线,原来厂子里那些靠手艺吃饭的工人一大半都面临着下岗的命运,而且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小道消息说失业补偿比国家规定的标准少了一大截。
  何文山自觉身为厂长就要为自己的工人负责,于是便带着工人们向金家和衙门施压。
  当然,他也知道工人下岗是大势所趋,根本无力阻止,仅仅只是想让工人们拿到他们本应拿到的补偿款项而已。
  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小厂长的智慧,跟当时已经当上知县的金景山自然没什么可比性,仅仅只是几次交锋,何文山所带领的那些工人就被人家给分化的七零八落然后各个击破。
  这种手段说白了就是拉一批打一批,利用的是人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普遍心理,那些拿到了足额补偿的工人都不愿意继续跟着何文山闹,而那些拿不到足额补偿的又都认为是他处事不公,矛盾越积越多,在有心人的挑拨之下,终于激化了。
  何文山被愤怒的工人们打断了腿,家也被砸了,老婆受不了天天被人戳脊梁骨,更受不了伺候一个没工作的瘸子,在一个早晨拿了家里所有的钱跑掉了,只剩下他和十岁的女儿相依为命。
  何文山是坚强的,他没有被一连串的挫折击倒,卖掉了家里的电视机录音机洗衣机之类非必须又还算值点钱的东西,然后就开了个修鞋摊子,靠着五毛一块的挣钱,愣是供到女儿高中毕业。
  但是,一个残疾的男人独自拉扯女儿,又要起早贪黑的干活,哪里有时间教育?于是理所当然的,他闺女不但没考上大学,还被一个社会上的混混把肚子搞大了,只能草草结婚。
  婚后,他女儿就跟着那个混混去了外地打工,最初几年过年的时候还会回家陪他吃顿饭,慢慢的就变成看一眼,到最后干脆来都不来了,一年到头连个电话都没主动打过。
  何文山今年才五十四岁,但佝偻的腰身,几乎花白的头发看上去就像是花甲老人一样。命运的天平在他这里似乎坏掉了,毫无公正可言。
  如果只是这样,他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倒霉蛋,但让萧晋万万没想到的是,十几年过去了,他仍然没有放弃。
  他几乎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在了搜集和调查金家所拥有的那些原国营企业上了,十几年踏遍了石竹县的各个角落,谩骂、威胁、毒打……无论怎样的艰难困苦都不曾让他屈服。
  年年给上面写信,回回石沉大海也矢志不渝,前两年还想坐着轮椅去上丨访丨,没到火车站就被抓了回来,一个寻衅滋事罪让他在拘留所被整整关了半年,出来后的第一句话却是只要我还没死,这事情就没完。
  老县城人都说他是个疯子,提起来时有的唏嘘,但更多的是戏谑或诅咒。万幸的是,金家一开始没将他放在眼里,直到他在县城出了名才后悔莫及,否则的话,说不定早就死在不知道哪个河沟里了。
  “这是个可敬的人!”听完陆熙柔的讲述,萧晋肃然道,“不管他是想报仇,还是别的什么,能把一件基本毫无希望的事情坚持这么多年,都值得尊敬。”
  陆熙柔叼着可乐吸管撇了撇嘴:“可敬是可敬,但也是个老顽固,我派人接触他,说愿意帮他完成心愿,他却用扫把把我的人给撵了出来,说什么他寻求的只是一个公道,不是要砸掉全县人的饭碗,更不会被我们这些别有用心的坏蛋利用。
  你听听,气死我了!这老头儿完全是个傻子,既要让罪孽深重的金家授首,又不能影响现在石竹县的大好局面,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嘛!别说上面本就官官相护,就是真有那么一个青天大老爷,也没办法满足他的要求呀!”

  萧晋笑了笑,说:“其实,要满足他的要求也不难,反正我们的目的也只是掐住金景山的脖子让他乖乖听话,没必要将整个金家连根拔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