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7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弘又意会的点点头,道:“那个人是新教的第二天王,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破绽,等于把柄握在了对方手里。”
  李牧野道:“新天地教会的内部有人为她保守这个秘密,但逍遥阁的人却不会这么做,尤其是在她开始大力推行南海战略后,她不得已才跟当世炼药第一人做了一笔交易,以逍遥阁内部的情报换了一颗服下后就进入到龟息假死状态的药丸。”

  “你是从什么时候想到的?”叶弘又问道。
  李牧野道:“关心则乱,我其实从一开始就该想到的,当时我听到魁斗惊叫的声音冲回到屋子,前后不过两三秒钟,她已经中毒躺在那里,屋子里却没有发现其他人,那时候我以为对方用的是一种我还不了解的邪术害到的她,后来向白无瑕请教的时候,她的语气十分笃定,劝我说陈二姐不会有事,其实那个时候我心里就有了一点点怀疑,只是下意识的不愿接受。”
  叶弘又道:“这次她最起码没想过要坑你害你。”
  李牧野道:“她也是没有办法了才这么做的,如果黄永昊做了特调办主任,她就算退下去了,也可以继续在幕后操纵她的南海战略计划,阿辉哥跟我说过,这些年她一直布局南海,利用南海门在当地社会的影响力,在环南海经济区的几个国家内部渗透发展政客,根本目的是要把他们拉到共和国的阵营来,对她来说,这是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事情了。”
  叶弘又道:“新教上次吃了大亏,黄永昊为了她亲自出手灭了卢向春的口,这么大的代价肯定不会白白付出,他们一定对她有所求。”

  “而她并不想接受他们的要求,所以才会跟白无瑕换来一颗假死的药丸。”李牧野道:“她在庆州的时候就已经算准了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她才趁我在家的时候把风间啸约来,南海门三姓,我外公临死前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了她,在她身边的防卫力量向来不差,但那天晚上却似乎根本没起多大作用。”
  叶弘又道:“现在她倒是安逸了,躺在医院睡大觉,把一切难题都交给了你去处理。”
  李牧野道:“因为她已经可以确定我可以不做这个特调办主任,但一定会保护她!”
  叶弘又道:“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风间啸开口说话的机会。”
  李牧野缓缓点头,道:“是的,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没办法继续掌控外事局的工作了,但就在她回京这短短的日子里,主管外交的副总已经换成了那位三舅,在北美立下大功的楚香将成为她的接替者,她已经完成了从台前到幕后必须完成的布局,现在她可以放心的退下来了,这个时候新教死盯着她那个天王的身份已经没有了意义,更何况还有黄永昊。”
  叶弘又道:“我觉得跟你这个特调办主任的位置比起来,还是给她当儿子更难些。”
  李牧野轻轻一笑,道:“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的一切智慧来自于她,现在不管是跟她斗智,还是保护她,似乎都是命运的安排,我这辈子还从未如此心甘情愿的接受命运的安排。”
  叶弘又道:“我不得不说,陈局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聪明的人,她先是借卢向春的死表明立场,扑灭了老同学更大的野心的同时也安了上头的心,把那位送到了她希望的位置上,又借白无瑕与逍遥阁之间的矛盾顺便灭了逍遥阁和寻龙门,顺便还交易来一颗假死的药丸,让新教威胁利用她的野心也落了空,同时还不影响她的南海战略……”
  “还没完呢,风间啸死了,但寻龙门那些人却逃了。”李牧野道:“她老人家一定没有算计到我会这么快把风间啸挖出来干掉,也许在她原本的计划中,她进入到龟息沉睡状态以后,我这个特调办主任的位置就应该坐不了几天了。”
  叶弘又沉吟道:“这倒是事实,如果不是你及时挖出了风间啸,就算陈副总也保不了你。”

  李牧野笑道:“所以,她老人家的计划还没完全成功,接下来还不知道谁会成为她用来赶我下台的棋子,只是经过这件事之后,我想她就算要对付我,也至少不会再用上什么赶尽杀绝的毒计吧……”
  “你究竟要做什么?”陈炳辉把桌子拍的山响。桌上的杯子被震翻落地,摔的粉碎,他看也不看,斗牛似的盯着对面椅子上半躺着的小野哥,气呼呼道:“彭书明的儿子就是再混蛋,自然有国法去管,你这算什么?古代大侠替天行道吗?你想没想过你现在的身份?你还想不想干下去了?”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李牧野掏出烟来点上一支,深吸了一口,道:“你需要的是干实事儿的人,不是耍嘴皮子的政客,我的名声本来就不怎么样,不在乎再多一顶酷吏的帽子。”
  陈炳辉道:“我需要干实事儿的,不需要闯祸的,你知不知道彭书明是什么人?如果你不知道我受累帮你科普一下,他是三总部里资格最老的中将,很可能会在今年晋升上将,那个彭晓伟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们家老爷子彭殷权跟你外公搭档多年,都曾是秘密战线上的功勋战将......”
  “我就知道如果任凭这种人横行无忌下去,我这个官不做也罢。”李牧野淡定道:“我不是政客,不需要那么多平衡和考量,接手特调办就只有一个目的,便是合理合法的做几件顺心的事情。”又道:“今天只是个开始,今后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被我撞到这种事,甭管他是谁家的衙内,这姓彭的就是榜样。”
  “我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了呢?”陈炳辉恼了,言辞恳切道:“你这样到处树敌下去,很快就会失去这个位置的!”
  “嘿嘿。”李牧野一笑,道:“我怎么觉得恰恰相反呢?”

  “什么意思?”陈炳辉虎目圆睁,瞪了李牧野一眼,道:“别跟我这卖关子,有屁就放干净了。”
  “哟,我还真不知道您有这喜好。”
  李牧野笑嘻嘻道:“你刚才提到自有国法去管,可这国法毕竟是由人来掌握的,是人就难免有疏漏错误碍于情面的时候,所以那姓彭的鳖孙才敢公然开枪,不拿人命当回事,我想这种人并不是没人想管他,而是大家都碍于情面和权力平衡的需要不愿意在火候未到的时候动他,可我不一样,我跟谁都没什么交集,就比如你跟彭书明是多年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就算明知道他儿子混蛋也不好意思处理,我却根本不认识他是哪根葱,既然那王八蛋犯到我手里了,就算他倒霉吧。”

  “你的意思是你其实是在替我们当这个恶人?”陈炳辉凝眉沉思了一会儿,道:“你小子这是要把特调办跟官场法则彻底隔绝开来啊。”
  日期:2018-07-3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