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7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决明咬着一块牛角面包说:“崇修平是崇家后代,和邹先生在生意有来往,正巧这位崇修平今晚会来参加这个拍卖会,所以我拜托邹先生顺便带我过来,说不定能遇他。”
  “干嘛不把我一起叫?”
  “小孩子回家写功课好,这是大人的晚宴,你凑什么热闹,还有,你这身打扮,不觉得成熟过头了吗?”
  “不会不会,很漂亮,而且非常合适。”邹先生在旁边插嘴,顺手从一名路过的侍者盘子里拿起一杯香槟。
  侍者走到南宫兜铃旁边,轻声说:“谢谢你刚才给的小费。”
  南宫兜铃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侍者,“没关系的。”

  “你好厉害,托盘都快掉地了也能接住,我还以为我要破产了,饭店规定,侍者打烂东西,要自己赔的。”
  “几个杯子能让你破产?”
  “这盘子里头的杯子,一个抵得我一个月的工资,这十几个杯子要是全翻了,我得贷款才赔得起。没想到钱不用赔,还意外发了一笔横财。”
  南宫兜铃说:“给客人用这么昂贵的杯子?这饭店好舍得下血本。”

  附近有客人招手,示意他把酒水端过去,侍者礼貌的说:“您随意,我得继续忙了。”
  “好好工作,多挣点小费。”
  侍者笑着说:“我在今晚已经把一年的小费都赚到手了。”然后利落的挤进人群,从容的为客人服务。
  南宫兜铃说:“在这么高级的地方当服务生还真是一项挑战,一个高脚杯那么贵,端盘子的功夫要是不够格,可得赔死。”
  邹先生说:“世界没有一件工作是轻松的,连看大门都是要讲究技巧的,对抗无聊才是最难的事情。”
  南宫兜铃忽然间对他刮目相看,“你这番话很有意思。”
  “好有化,一听是读过很多书的人才讲得出来的,你学历不低吧。”
  “你猜错了,我只有高毕业。”
  “高毕业也能当国宴御用瓷器厂的董事长?诶,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年收入多少?”

  “你为什么想知道?”
  “我好啊,区区高生能赚多少钱?”
  邹先生笑的很开朗,故作斯的拿起一颗樱桃塞进嘴里,“学习的能力和赚钱能力是两回事,也有那种很有才华却穷得要死的学家。”
  “那倒是,诶,那我再问你,你应该差不多四十岁吧,有老婆吗?”

  “怎么又问这种隐私?难道你怀疑一个高毕业的人连老婆都娶不到?”
  “不是,我在想,你这么变态,成天喜欢意淫未成年的小女孩,脑子理智女人真的会嫁给你吗?”
  邹先生突然间用力捶打胸口,看样子是给樱桃核噎着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邹先生喝掉杯子里的香槟,好不容易才把异物咽下去,正要说话,忽然一片阴影从旁边袭来,南宫兜铃扭头一看,是刚才用钞票替秦醉蓝解围的那个男人,和秦醉蓝是一国的,南宫兜铃对其十分反感,懒得搭理;
  敌意的背过身体,顺手拿起果盘里的水蜜桃大嚼一口,又从冰桶里拿起一罐冰镇可乐,揭开易拉环,仰起头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接着畅快的打了个嗝。
  南宫兜铃还没有罢工,重新端起餐盘,放肆的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勺海鲜炒饭,总觉得旁边那双视线久久不肯撤退,正穷追不舍的监视着自己。
  再受不了,用力放下餐盘,转头一看,果然,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还站在桌边,刀锋似的眼神笔直戳在她脸,像她是个活该展览的珍稀动物一样。
  南宫兜铃拿起湿巾擦擦嘴、擦擦手,“这位先生,麻烦你有事快说,别便秘似的憋着,如果没事请走开,别妨碍我吃东西。”
  “你说话怎么那么粗鲁,一点教养都没有。”
  “我这叫快人快语,我告诉你什么才叫作真正的没教养,如说撞到了别人不道歉、大庭广众下用钱砸人脸、或者目不转睛的盯着陌生人吃东西,这些才叫作没有教养。我不跟垃圾计较,是怕反过来惹自己一身的臭味,但不表示我可以继续容忍垃圾围绕着我打转。”
  对方目光一下子降温到冰点,仿佛将周围的气氛一并冻住,似乎有雷雨云在他头顶累积旋转,男人表情很明显在隐忍狂怒。
  邹先生慌忙在旁边插嘴:“唉,这不是崇先生吗?好久不见,次见面还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吧……”

  南宫决明瞬间从食物堆里抬起头,在邹先生背后窜出来,手里还端着满满当当的盘子,一嘴的油花,来不及咽下食物,一边嚼一边热情的打招呼:“难道你是崇修平崇先生?”
  南宫兜铃瞳孔一缩,恍然大悟。
  刚才秦醉蓝一口一句的嗲叫着修平这个名字,南宫兜铃竟没放在心,一直忘在脑后,现在总算记起来,原来他是崇家的后代崇修平。
  不知是孽缘还是老天注定,南宫兜铃偏偏跟他发生不愉快的磕碰,搞得如今气氛很僵硬。
  南宫决明见崇修平的目光停留在自己徒弟身没挪开过,不由得和邹先生沉默的对视一眼。
  邹先生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此刻是什么状况。

  南宫兜铃给他看得不耐烦了,“喂,你差不多得了,别像个索命冤魂似的看着我,到底想说什么?”
  对方没回答,突然间抬起手,伸向她身子,南宫兜铃大吃一惊,以为这男人发现了她用法术报复秦醉蓝的秘密,此刻是想袭她胸部作为回礼;
  慌忙用双手捂住胸前柔软,谁料对方只是用手拎起她锁骨边的银链子,细细察看她的铃铛。
  嘴里呢喃:“刚才没有注意到这个银铃铛,原来灾星说的是你。”
  南宫兜铃不明白崇修平这句话的深层意思,拍开他手,“你这双咸猪手拿远些!想必你也跟这姓邹的一样是个禽兽,想趁机揩油才对,我戴银铃铛碍着你了?”
  邹先生在旁边特别无辜的用手指着自己鼻子,看样子是绞尽脑汁的想要解释,却苦苦组织不出合适的语言。
  南宫决明立即挡在南宫兜铃身前,“崇先生,这里客人实在太多,我兜兜转转的找你找了半天都没遇,刚才不经意瞄到你的身影跑出宴会追秦小姐去了,还以为今晚都没机会跟你见一面,那个崇先生,咱们能不能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坐下来,我有些很要紧的事想要对你说……”
  “她是你什么人?”崇修平冷着脸打断南宫决明的问好。
  “她?”南宫决明回头看了一眼徒弟,“是我……女儿。”
  在不熟的人面前,南宫决明通常不会立即暴露自己法师的身份。
  崇修平鼻息间冷哼一下,忽然打了个响指,一名侍者在旁边停下,“去叫保安过来,把这对来路不明的父女扔出宴会厅。”
  “等等……”邹先生说:“这位先生不是来路不明的人,他叫南宫决明,其实是我带进来的,他是我的朋友……”

  “那又怎样?”崇修平冷淡的反问。
  邹先生立即哑口无言,“崇先生不欢迎的客人,我也没办法留住,但如果你要把他请出去,那我也只好不在这里待着了。”
  “喜欢跟他们一起滚蛋的话,随你。”崇修平双手放进裤兜里,补充一句:“对了,这位邹先生,你以为你是什么大牌?下次别跟我装熟,你还不够资格。”
  邹先生霎时间遭受了莫大的羞辱般一张脸涨得通红,南宫兜铃留意到他悄然将双拳紧握,估计是气到极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