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醉蓝不顾形象的扒开裙子肩带,十几只蟑螂从她内衣里爬出,秦醉蓝霎时间疯了似的哀嚎大叫,立即把裙子撕烂、脱掉,丢在地用高跟鞋拼命的踩踏,还顺手把胸罩扯下来,扔到一边。
  客人们在旁对这一幕目瞪口呆。
  “醉蓝?哪里有蟑螂?”刚才护着她的男人马脱掉西装外套裹住她身,“根本没有蟑螂!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蟑螂?”秦醉蓝呆滞的望着脚下的裙子,确实没有任何蟑螂的影子,“不可能,刚才还那么的多……”
  客人们交头接耳,在讨论她是不是有什么精神疾病,才会突然间情绪崩溃;
  女宾客们不由得掩住嘴,用嘲笑的目光打量她,又看看地一堆掉落出来的胸垫,低声说:“天啊,这是垫了几重棉花,才挤出来那么深的沟……”
  秦醉蓝收紧外套,遮住自己娇小的平胸,一霎那哭了出来,飞快跑走,逃离宴会。
  “醉蓝!”男人追了出去。
  南宫兜铃抱着肚子要笑翻过去,突然间耳朵被人狠狠揪住,一阵电击般的痛楚。

  “哎哎哎……痛死了!”
  南宫决明在旁叉着腰,使劲拧着她耳朵,“怎么回事?你好端端对秦醉蓝施展引发幻觉的法术做什么!”
  “师父……耳朵要掉了!”南宫兜铃眼泛泪光,不住的求饶,“要是没了耳朵,以后可听不到你老人家的教诲了。”
  南宫决明用力丢开她,南宫兜铃险些没站稳,撞在一个男人身。
  男人马扶住她肩膀,“法师妹妹?你也来了?”

  南宫兜铃抬头一看,原来是邹先生,不过没心情和他打招呼,委屈的揉着自己耳朵,像只小鸭子似的默默扁起嘴。
  最讨厌师父了,总是不分青红皂白罚她,从来不过问是谁对谁错。
  邹先生说:“南宫法师,她只是小孩子,你不必对她那么凶。”
  南宫决明说:“我不凶点,她说不定能把屋顶拆了,死丫头,叫你回家,你跟来干什么?”
  南宫兜铃倔着不肯答话。
  南宫决明眼神犀利,“你肩膀的狐皮难道是千岁变的?”
  “主人。”狐皮娇柔的叫他。
  南宫决明脸色瞬间阴冷,“千岁,连你也不听话?”
  “主人没对千岁说不可以来找你,主人只是让我送兜铃小姐回家。”
  “这种找我话漏洞的诡计,是猪兜教你的吧。”
  “主人生气了?”
  “当然!区区一只小狐狸,有胆子跟我耍机灵?你真以为我不会动手罚你?”
  “千岁知错了,下次和主人一起洗澡赔罪吧,主人不是最喜欢和千岁一起洗泡泡浴吗?”

  邹先生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起……一起洗澡……还泡泡浴……”
  南宫决明赶紧打断她,“不准提这件事!”
  邹先生惊的感叹,“这是刚才那位千岁小姐?竟然还能变成一件小小的披肩?你们玄门的法术好厉害。”
  不禁抬起手抚摸狐皮的毛发,“好软啊,像活的狐狸一样。”

  南宫决明抓住他手,“邹先生,请不要乱摸我的式神。”
  邹先生尴尬的笑笑,“南宫法师,你别这么严肃,式神摸不得吗?”
  “不是摸不得,是我不准你摸。”南宫决明咒语一动,“千岁,回去。”
  “是的,主人。”

  狐皮瞬间从南宫兜铃肩膀消失,露出她白皙纤瘦的肩胛骨。
  邹先生目不转睛的沿着她肩头那片柔和的线条看个不停。
  南宫兜铃斜眼一蹬,眼神凶狠万分,“变态,看什么看,没见过女孩子的肩膀?还不把口水擦一擦。”
  邹先生赶紧用手摸摸下巴,“我哪有流口水?”

  “别耍邹先生。”南宫决明说:“你先老实交待,捉弄秦醉蓝干什么?”
  “懒得和你说,反正不管我如何解释,你都会觉得是我没道理。怎么?你认识她?”
  “我不认识,是邹先生告诉我的,对方是什么人你知道吗?我们青城的首富秦坚白的女儿,这个巴黎饭店只不过是他们秦家的财产之一,青城最大的纳税户是他们秦家。”
  “那又怎样?因为我有钱,我得在她面前当奴才吗?”
  “我不是叫你当奴才,我是叫你收敛点,免得搞得你我师徒在青城住不下去,要搬家多麻烦!”
  “小破地方的财主而已,青城也没多大,要是把全国的富豪聚集起来,我看他们秦家连第一万名都排不吧,我何必怕她?”南宫兜铃轻蔑的摇晃着小拇指,“我朋友绥草也是有钱人。”
  “你是吃不到葡萄才说葡萄酸,听说秦家的佣人加起来有三十几个,她家里过的是帝王级别的日子,再小的财主那也是财主,你我这些穷鬼讽刺不起,你同学绥草家不过是开奶油工厂的,搞食品的想跟人家玩房地产的?差远了。”

  “哼,师父你好狗腿哦,秦大财主又不在你面前,你巴结个屁啊。”
  “我哪是巴结,我是在教育你,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你听说过没有?要是给对方发现是你在暗地里使法术,你还有好日子过?你懂法术没错,可你灵气用两下没了,迟早会给人暗算成功,师父劝你做人不要嚣张,是为你好,成天要我瞎担心,不孝顺!”
  邹先生在旁插嘴:“等会儿,我有个疑问,听你们的对话,好像在说秦小姐刚才突然发疯把衣服扒了,是法师妹妹你造成的?”
  南宫决明说:“邹先生,是我管教徒弟不严,你可别张扬出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邹先生冲南宫兜铃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你可真坏啊,小淘气。”
  南宫兜铃打了一个哆嗦,这肉麻兮兮的对白真的叫她无力招架,手臂的汗毛集体立正。
  “这位邹先生,你叫我什么都可以,别叫我小淘气,我对这个词过敏,一听到这三个字,我的手很容易抽筋,说不定一抽筋给你的脸迎面一拳,可怪不得我,不要挑衅我的忍耐力,OK?”
  话刚落音,鼻子里忽然嗅到一股香气,顺着气味往前走,停在自助餐的桌子旁边,南宫兜铃霎时间傻眼。
  雪白桌布堆满了琳琅满目、眼花缭乱、香气扑鼻的美食。
  “这些流社会的人真可恶啊……”南宫兜铃低声咒骂。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南宫决明在她身后跟了过来,看到桌子后也是愣住,“好……好多食物。”
  “你看看那些太太先生,放着这么一桌子好吃的不理不睬,连看都不看一眼,只顾着喝那些无聊的酒水,这不是白白糟蹋厨师的心血吗?这还不可恶?浪费粮食和谋财害命一样,是重罪,你懂不懂!既然大家都不想吃,别弄这么多嘛,这一桌子都够我吃一年了……”
  南宫兜铃说着,手不由自主的行动起来,拿起一个最大的瓷碟端在手,见什么夹什么,碟子转眼间堆成了小山坡,她拿起叉子,站在桌子边,大口往嘴里扒拉美味。
  南宫决明也抓起一个大碟子,拼命往里面堆东西,“来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发现有自助餐,邹先生,你太不厚道,怎么一直不告诉我这个宴会提供这么多好吃的?这些是免费的吧?”
  邹先生在旁边苦笑:“是免费的,放心吃吧。我没想到南宫法师会这么喜欢自助餐,我还以为你跟我来,只是为了见崇修平的。”
  “崇修平?”南宫兜铃从盘子里抬起头,腮帮子鼓鼓囊囊,含糊的说:“这个名字好耳熟啊,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