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梯在某一层停下,服务员了个请的手势,南宫兜铃装模作样的踏出去,迷茫的盯着眼前这条金碧辉煌的长廊。
  她慢慢前行,不住的左看右看,墙的浮雕和头顶那冰棱树枝似的水晶灯都在吸引她的目光,光线璀璨却又饱含柔情。
  走廊边时不时会冒出一座令人惊艳的雕像或者古董座钟,还悬挂一看很贵的油画,连墙角的消防栓都镶着金边。
  南宫兜铃在此之前从不知什么叫富丽堂皇,如今她总算了解,绥草每次说起这里,口吻像在说路边摊一样平静,害南宫兜铃还以为这里面很普通,没料到走进来像误闯童话世界一样。
  来到走廊尽头,宴会厅门口站着两名侍者,同时对她微笑,“尊贵的客人晚好,麻烦您出示请柬。”

  还有请柬这回事?南宫兜铃在裙子瞎摸,假装在找请柬。
  刚好有另外一名漂亮的女人走过来,从手提包里拿出请柬递给侍者。
  南宫兜铃偷偷瞥了一眼请柬的模样,等女人进去以后,她将手指放在身后,从狐皮里面抽出一张白符,接着手臂从腰后伸了出来,一张浅香槟色的请柬放在侍者眼皮子下,“找到了。”
  侍者打开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温柔的邀请她入内:“南宫小姐,请进。”
  变出来的假请柬用的是真名,反正他们又不对名单,而她也不是来搞间谍的,犯不着瞎掰名字。
  一进去,立即被眼前的人潮给吓住,这场面只在电影里面才见过,可谓是人山人海,她所在的宴会厅是有多大,竟容得下这么多人?
  有乐师在楼弹奏清雅的钢琴,若有似无的钢琴曲飘荡在空气,没几个人在静心聆听。
  大家手都端着不同形状的高脚杯,杯装着不同颜色的酒,七八个人围成一圈,嘴里叽里咕噜说个不停。
  南宫兜铃经过这些富豪身边,耳边不停响起股票、楼市、抛售这些名词,她没有一句听懂。
  一位端着托盘的侍者在她身边停下,用一种尊敬的眼神看着她,“需要香槟还是鸡尾酒?”
  南宫兜铃望着他手里洒满花瓣的托盘,面摆满了各色酒类,都不合她胃口,她不喜欢喝酒。
  皱皱鼻子说:“有可乐吗?没有的话,橙汁也行。”
  侍者正要回答,南宫兜铃突然一个踉跄扑向侍者,银盘霎时从他手翻倒,侍者顿时手脚慌乱,眼看要一地的碎玻璃渣子。

  南宫兜铃赶紧捧住托盘,另一只手暗暗运送真气,使出引魂派夺魄升天拳的招式,掌心绕着盘子转动一圈,用一股无形的气流将东倒西歪的高脚杯一一推回盘直立;
  经她这如同魔术师般轻灵的手法调整,杯子稳稳站在盘子里,液体激昂晃动,但是始终没有洒出一滴酒。
  南宫兜铃吁了一口气,用手背擦去额头的冷汗,险些引发混乱。
  重新把托盘放回男侍者手,侍者一副得到大赦的表情,激动的说:“谢谢!”

  南宫兜铃回头瞪向身后,一个高挑的女人背对着她,正热情的和眼前一堆商人聊天。
  个子倒挺高的,加了防水台的高跟鞋起码十五六厘米,明明视野矮子开阔,走路却像瞎子那么不长眼。
  南宫兜铃不耐烦的拍拍她肩膀,“这位小姐,打搅一下,你刚才撞到我了,差点害我打翻盘子,这么大动静,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任何感觉。”
  女人低头看她,眼神充满了轻蔑:“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耳背吗?我说你撞到我了。”

  “所以呢?”女人冷哼一声,“你不认识我是谁?”
  “哪怕你是天王老子的亲闺女,撞到人也应该道歉。”
  气氛一瞬尴尬,周围的看客陷入沉默,谁都不敢吱声。
  南宫兜铃说:“怎么,装完聋子现在要装哑巴了?我等着呢,还不快道歉,我没空和你耗时间。”

  女人眉毛竖起,说:“你看去还是个学生吧,有本事把你爸爸叫过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集团的老总,教出如此狗眼不识泰山的女儿,连我秦醉蓝你都不认得,还敢来参加拍卖会?”
  南宫兜铃冷笑:“你真想知道我是什么人物?”
  “敢在我面前嚣张的人没几个,别故弄玄虚,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姑奶奶。”
  “你!”秦醉蓝气得眼神都狰狞了起来,手里的香槟杯猛地朝南宫兜铃倾斜,即将泼她一脸酒水。
  南宫兜铃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眼疾手快,在对方将酒泼出来之前,用力握住秦醉蓝的手腕;
  对方不是习武之人,哪是南宫兜铃的对手,稍一用力捏紧她的腕骨,秦醉蓝霎时间哭丧着求饶,“放开我!好疼!我叫保安了!”
  “怎么回事?”一个冷峻的男声在旁响起。!
  “修平,这个不知哪里来的野丫头欺负我!”

  “先松开她再说。”男人走近,一双猎人似的双眼凌厉的瞪着南宫兜铃,身材如一堵墙,结实强壮,目测下南宫决明一米八的个子还高,南宫兜铃站在他面前衬托的很迷你。
  男人眯起眼睛:“你再不放手,不要怪我不客气。”
  在男人傲然的视线下,她的眼神同样无所畏惧,不作任何闪躲。
  “她欠我一句道歉。”南宫兜铃暂时丢开秦醉蓝的手,试图和她这位朋友讲道理。

  秦醉蓝得到解脱,转身扑进男人怀里,一副刚从劫匪手里逃脱的样子,模样可怜又凄惨,“修平,我只是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而已,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小气,对我死缠烂打,一张小人的嘴脸,我看是觉得我有钱,想讹诈我。”
  “是吗?”被她叫做修平的男人从西装内侧拿出支票夹,用钢笔在面飞速写了几行字,接着撕下来,放在南宫兜铃面前:“你既然想要钱,那拿去。”
  真爽快啊。
  南宫兜铃接过支票,看都不看一眼面的金额,撕烂,在男人面前洒落。
  身边围观的客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纷纷议论起来:“这是哪个财团的大小姐?这么不把人放眼里?”
  男人点点头,“我明白,你担心是空头支票兑不了,要的是现金对吧。”
  他从钱夹里拿出约摸一厘米厚的钞票,“我刚从国外回来,身只有欧元,不过也没多少,我没有带太多现金出门的习惯……”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秦醉蓝一把抓起他手的现金,用力甩在南宫兜铃脸,纸钞霎时四散而开。
  南宫兜铃没预料到这一招,来不及躲避,钞票砸在脸留下隐约的痛楚,这些大钞最终飘落在她裙摆下。
  男人说:“醉蓝,你不必这样。”
  “钱已经给你了,还不滚蛋?”秦醉蓝不理他。
  南宫兜铃拿起旁边侍者盘子里的酒杯,秦醉蓝以为要泼她,赶紧躲到男人背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嘴里不忘挑衅说:“怎么?嫌少?这些钱换成人民币起码几十万,你卖身都赚不来这么多,我劝你做人不要贪心!”
  南宫兜铃只是拿起杯子,安静的仰头喝了一口酒,酒精火辣的滚落喉咙,缓缓胸膛里郁闷的火气。
  把空杯子放回托盘,对侍者说:“地这些钱,是秦小姐的赔礼,赏给你当小费。”
  说完转身走。

  没走多远,听到身后一阵骚乱,“救命!有蟑螂!”
  南宫兜铃微笑着回头去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