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4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此同时左侧芭蕉树间又冒出两人,根本不看那边战况,直奔方晟而去。方晟惊慌失措赶紧爬起来想跑,却被飞扑到身下,其中一个汉子也不说话,直接掏出匕首往他肩部扎!
  这是事先安排好的声东击西战术!
  陈建冬看出两人故意往西郊跑是引自己入瓮,因此不急于动手,等布置好陷阱才猝然发动。从上次撞车事件他已得知鱼小婷身手不凡,但他的目标却是方晟,无意与她纠缠,只要活捉到方晟便万事大吉。
  在这危急关头鱼小婷在三秒钟内做了两桩事:
  右手捏住那个汉子的手腕重重一扭,骨头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紧接着那汉子左手握住右手腕满地打滚;

  她左袖中滑出一柄小手枪,根本没瞄准抬手便是一枪,子丨弹丨不偏不倚穿过欲对方晟动手的汉子的手掌心!
  见她居然有枪而且敢开枪,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鱼小婷却没愣,紧接着又是一枪,骑在方晟身上汉子闷哼一声,捂着胸口软绵绵倒下。最先被踢掉匕首的汉子见状掉头就跑!
  识时务者为俊杰,久在京都混江湖的他深知这回捅大漏子了!
  “砰”,鱼小婷开了第三枪,根本不看结果,轻轻吹了吹枪口的硝烟,走到手腕被扭断的汉子面前一脚踩在心窝,那人哼都没哼便断了气,再来到手掌被打穿的汉子身前……
  “饶命啊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汉子见她风轻云淡间解决掉三个同伙,自知不妙,顾不上疼痛跪在地上没命地求饶。
  方晟于心不忍,道:“剩下这个就算了吧。”
  他也没料到鱼小婷视人命如草芥的态度,说杀就杀,完全没有商量余地,其冷酷程度平生未见!

  单这一点,白翎远远比不上鱼小婷。
  鱼小婷一把揪住汉子往芭蕉树林深处拖,头也不回道:
  “你别过来……你会不忍心……”
  方晟这才悟出她留一个活口并非心软,而要从他嘴里盘问陈建冬隐匿的据点,打心底透出阵阵寒意!
  之前认为鱼小婷身体凉丝丝很性感,不料她是真正冷血的女人,根本没把生命当回事儿。
  回想起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方晟不由觉得后怕:幸亏没惹恼她,也幸亏自己让她感觉不错,否则也会毫不留情灭口吧?
  想到这里他觉得白翎尽管霸道蛮横,那才是真实可亲的女孩子,鱼小婷……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女孩。

  坐在草丛间,守着三具血淋淋的尸体,耳边隐隐传来悲惨绝伦的叫声,方晟仿佛在做一场噩梦。
  过了很久……也许十分钟,也许没那么长,但方晟每分钟都觉得难熬和恐惧。鱼小婷独自从芭蕉树间出来,淡淡地说:
  “你在前面转会儿,我处理下现场。”
  方晟一言不吭向前走了二十多步,回头看到月光下她矫健灵活的身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她在帮我杜绝后患啊!之前我不也动了杀机,一心想把知道范晓灵和鱼小婷秘密的人全部灭口吗?为什么鱼小婷真正做的时候,我反而假惺惺起来?对付这帮人,除了以暴制暴哪有更好的办法?
  正在患得患失之际,鱼小婷已小跑过来道:“好了,赶紧回去。”
  方晟仍不放心回望一眼:“四具尸体都……”
  “别多问,我说好了就好了。”
  “回去干嘛?”
  她停下来道:“你直接回去睡觉,别管我。”
  方晟略一躇踌:“根据前期掌握的情况,陈建冬手下不止四个,你要注意安全!”
  两人在西街十字路口分手,鱼小婷轻握下他的手,很快消失在夜幕里。当晚方晟辗转反侧睡不着,一会儿担心她遭到意外,一会儿担心闹出大案要案,折腾到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睡了会儿。
  第二天在办公室同样坐立不安,又不敢联系鱼小婷,捱到上午九点多钟,贾复恩突然打来电话,语气郑重道:
  “方县长,刑警队正在处理一桩……案子,麻烦您来现场视察一下。”
  什么案子必须要县长亲临现场?会不会昨晚鱼小婷做的活儿不利落,让警方怀疑到自己?不对啊,贾复恩是严华杰的嫡系,真牵连到自己肯定事先通气,不可能当众为难。
  那么贾复恩到底什么意思?

  方晟忐忑不安赶到贾复恩所说的地点——东城老居民区一块几年前就应该拆迁的危房区域,每堵墙上都写着“拆”,由于居民漫天要价拒不配合,就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难怪一直找不到陈建冬的下落,谁想到昔日贪图享受、锦衣玉食的公子哥栖身于此?
  巷子外面停了四五辆警车,十多名刑警拉起数道警戒线严禁附近居民出入,贾复恩等人站在一个年代久远、墙体破裂的小院子前,满脸严峻。
  方晟一言不发走过去,贾复恩等局领导远远看到他纷纷迎上前,到身边贾复恩悄悄道:
  “方县长,找到陈建冬了……”

  “他死了?”
  “没有,不过……”贾复恩欲言又止,似乎难以表达的模样。
  方晟心一沉,暗想鱼小婷果真干得不利索,怎么杀了那么多人,反而让陈建冬活着?
  贾复恩在前面带路进入小院子,院里到处堆着乱七八糟的旧家具、杂物,上面积满了灰尘。掀开门帘走进东厢房,床上躺着一个人,方晟走到面前一瞧正是陈建冬!

  只见陈建冬满脸痛苦,双眼紧闭,眼眶周围有淡淡的血痕,嘴巴张得大大的“呀呀”叫个不停,却说不出一个字,双手软绵绵搭在胸前,说不出的诡异和惊悚。
  不等方晟询问,贾复恩轻声介绍发现陈建冬的来龙去脉:
  这个院子的主人就住在附近,几个月前租给陈建冬一伙人,租金还算可以,约定每天早上送热水,晚上取走要洗的衣服。据主人说共有六个人,陈建冬单独住东厢房,其他人分住在西厢房和后院屋子里。陈建冬为人和善,另几个汉子看似凶神恶煞,相处熟了觉得还可以,性子都蛮直爽。
  今天早上院主人象往常一样拎着四瓶开水来到小院,一进去就觉得不对劲,这伙人平时警觉性蛮高,不管什么时候都反锁着门,敲门后透过猫眼看清来人身份才开门,今早院门虚掩着一推便开。
  院里隐隐有血腥味,但无论院主人还是警方都没发现血渍。汉子们一个都没出现,这也是怪事,平时汉子们经常外出,但总留一两个在家陪陈建冬。院主人叫了两声没人答应,心里猜到可能出状况了,便把茶瓶搁到地上,小心翼翼走进堂屋,还是没人。东厢、西厢门都虚掩着,院主人壮着胆子先推西厢门,里面没人;再推东厢门——
  “见到的场面就是这样了,”贾复恩轻声道,“经初步检查,陈建冬双目被尖锐物体刺瞎、舌根剪断无法说话、手脚筋络均断……不能看不能说不能动,等于个废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