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232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靳容琛不由一阵皱眉,“有什么事?”
  “少爷,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小兰这里有证据!”小兰爱慕的看着眼前俊朗不凡的男人,幼小的心脏一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你是怎么有的证据?”靳容琛一阵狐疑,他记得那天出事的时候,并没有别人在场。
  “少爷,是这样的,我是从乡下来的,爸妈都不放心我,我本来想回家看看,但是最近别墅里事情太多,而且我还打碎了一个碗,管事让我留下来,所以我本来想录一个视频,结果不小心拍到了……”

  靳容琛不由眼里泛起一抹希望的光亮,“你的证据要真的有用的话,我就准许你回家!”
  小兰一听靳容琛的话,顿时眼里晶亮一片,“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好了,拿给我看看吧!”靳容琛接过小兰递来的视频,看着不甚清楚的画质,不过也足矣证明自己的清白了,纪一兰,我们走着瞧!
  小兰看着靳容琛意味不明的眼神,不由一阵凉意从脚底涌上来。
  “少爷……”小兰出声提醒。
  靳容琛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的小兰,难得露出满意的笑,“干的不错,今年回去吧!”

  小兰现在差点就给靳容琛跪了,但是看着已经走远的靳容琛,心底的崇拜和感动,越来越多……
  靳容琛拿到手里的视频,直接离开别墅,往纪曼家开去,靳容琛看了看手上的表,凌晨三点了,那个女人应该睡了吧!
  罢了,明天再去吧!既然证据已经在自己手上,就不怕纪一兰还能耍什么花招。靳容琛来到纪曼楼底下,看着早已经熄灯的纪曼,呵,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没心没肺,自己为了她几乎两天没有合眼了,她却在这里睡大觉,靳容琛无奈一笑,揉了揉发疼的眉角。
  靳容琛站在外面十几分钟,越来越烦躁,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靳容琛直接上楼,“纪曼――开门――”
  “砰砰砰――纪曼――纪曼――”靳容琛直接踹开门,走进纪曼卧室发现根本没有动过的被子,一阵慌乱。
  纪曼,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
  靳容琛忽然发现桌子上的水氤氲着热气,处于好奇拿起杯子旁边的化验单,“怀孕”两个字撞进靳容琛眼里,狂喜让靳容琛一瞬间恍惚,直接往门外冲出去,她绝对还没有走远!
  边走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我封锁整个市中心的机场,快!”说完直接开着跑车,飙到极速往机场赶去,纪曼,等我!靳容琛眼底一阵冰寒,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此时。机场。
  纪曼握着手里的机票,说不上心里的感觉,只感觉堵得难受。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期待着什么。
  纪曼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临行前母亲泪眼婆娑的样子,“曼曼,妈妈求你了,离开这里好不好,你和靳容琛真的不合适,这是乱lun啊,法律是不允许的,曼曼,妈就你一个孩子,你要是受尽委屈,妈……妈可怎么办啊……而且他还把妈推下楼梯,这是一点都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啊!”
  “够了!我走!”
  靳容琛,为什么,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纪曼感觉心脏一处地方被生生挖去,但是却只能悲愤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纪曼睁开疲惫的眼,习惯性的摸了摸肚子,会心一笑,宝宝,妈妈还有你对吗?
  靳容琛来到机场的时候,就是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淡淡的光给纪曼镀上一层圣洁的光辉,母性的温柔在现在纪曼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靳容琛手里攥着纪曼怀孕的化验单,这个女人竟然要带着自己的孩子走!
  他怎么能准许。
  纪曼像是有所感应一样,看向靳容琛来的方向,瞬间苍白了脸,本来就苍白的脸颊,这一刻像是白的透明一样,靳容琛看着下意识拿着行李跑路的女人,不由一阵好笑。
  三步跨做两步,直接将跑着的纪曼扯进自己怀里,“还想跑?”靳容琛摩挲着纪曼小巧的下巴,纪曼毛骨悚然,她总有一种感觉,他会把她下巴给卸了!
  纪曼从靳容琛手里挣脱出来,“靳容琛,你不是答应过我,放我走吗?”纪曼挺直腰板,哪怕还是要仰头。
  “我什么时候说过?”靳容琛戏谑的看着眼前像刺猬一样的小女人。
  “你……你松开我!”纪曼看着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靳容琛,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靳容琛看着一直在自己怀里扭来扭去的纪曼,一阵烦躁,“纪曼,不想我在这里办了你,就老实点!”
  “……”纪曼感觉到下面一个异物顶着自己,不由恼羞成怒,“靳容琛,你就是个种猪!”纪曼现在感觉自己要疯了!
  靳容琛危险的眯起眼,“种猪?纪曼你最好给我想清楚在说话,顺便给我解释一下,孩子是怎么回事?”
  纪曼让靳容琛吓得一愣,他知道了……
  纪曼愣了一秒,直接使出吃奶的劲,挣脱开靳容琛,不行她必须要跑,要跑……
  靳容琛一个不察,竟然真的让纪曼挣脱出去,靳容琛也怒了,这个女人现在了竟然还要想着逃离自己身边,她难道不知道整个机场都是他的人?
  “纪小姐,请您回去!”果然纪曼在临近登记的前一刻被人拦住,纪曼回头一看,发现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靳容琛,就像看待一个小猫小狗的眼神,纪曼骨子里的桀骜不驯让她直接撞过去,拦着的人一愣,条件反射的出手一挡。
  靳容琛眼里一瞬间慌乱,直接往纪曼身边跑去,纪曼坐在地上,眼底是手足无措的恐惧,手抚上小腹,“孩子,孩子……”
  靳容琛看见倒在地上的纪曼,“没事儿,有我在!”靳容琛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但是现在他必须冷静,“去开车!”嗜血的眼神直接扫向呆愣在原地的保镖。
  保镖反应过来,直接跑走。

  医院。
  靳容琛目光沉沉的看着病床上近乎透明的纪曼,一阵烦躁,他绝对不会放她离开!“把我的私人别墅收拾一下!”声音看着还在沉睡当中的纪曼,不由放轻。
  “是!”铿锵有力的声音让靳容琛没好气的看了一眼。
  保镖一脸懵逼,他没做错啥啊!

  靳容琛小心翼翼的抱起病床上的女人,直接带人回到私人别墅,纪曼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感觉,还有梦里的味道,瘪了瘪嘴,在靳容琛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接着睡过去。
  靳容琛心底一片柔情似水,全程嘴角都是微微上扬,显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别墅的侍女看到靳容琛回来不由一阵惊奇,再看到靳容琛怀里的女人简直就能说的上是震惊了,太匪夷所思了。
  靳容琛把纪曼直接抱上主卧,小心翼翼的放下,看着还在睡着的纪曼,嘴角一抹无奈的笑。
  他该拿她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