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说:“里面到底在办什么宴会,阵仗好大,请这么多宾客,热闹得不行,看样子又不像是喜酒,不管了,我一定要混进去,不能让那自私的老头一个人承包豪华大餐,我今天可帮了不小忙,说服志国先生超度,是我费尽口水的功劳,我也有份享受美食。”
  一张白符在她指间轰然起火,转瞬成灰,南宫兜铃身的茱萸法衣变成了一袭纯白色的抹胸晚礼服,还用法术把自己头发变长、变卷,在脑后挽成一团,额角微微垂下几缕刘海作点缀,正式流露一丝调皮;
  这种发型是从绥草身学来的;
  这位时尚名媛在去年生日时邀请全班同学去她别墅参加派对,她当时穿出来的服饰令所有女生艳羡;
  南宫兜铃觉得绥草那天晚非常反常,平时绥草很少炫耀,可当晚她却在使劲的炫富,拼命吸引男生的注意力,故意冷落女生,把女生们的心情都弄得很糟很失落;

  第二天南宫兜铃才知道,原来绥草是在替自己报仇;
  “这些女生平时总笑话你小神婆,我趁机反过来笑话她们穷酸鬼,叫她们体验一下公然受辱是什么滋味。”
  绥草说这话时的笑容又贱又迷人,叫南宫兜铃心很暖。
  绥草这个朋友没有交错,天底下再没有人她更有义气。

  虽然绥草也有讨人厌的地方,如什么都要和南宫兜铃一高下,从身高到三围,从成绩到皮肤状况,都要跟南宫兜铃攀;
  哪怕只是在鸡毛蒜皮的细节赢了南宫兜铃,如什么左脚大脚趾的形状南宫兜铃好看这类的蠢事,那千金也会不留情面的高兴个三天三夜;
  但南宫兜铃从来没有嫌弃过她,反而特别喜欢绥草的这些缺点,生活有了绥草,变得格外有趣。
  南宫兜铃拎起近乎拖地的礼服裙摆,脚尖一点,法术作用下,脚那对娇俏精美的锦缎鞋眨眼间成了一双可爱的乳白色矮跟尖头鞋;
  这鞋子倒是和绥草高调的浮夸风格截然相反,是依照南宫兜铃自己的喜好变出来的,十分的简洁,鞋面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或者水钻;
  南宫兜铃还未学会如何掌控超过八厘米的高跟鞋,穿着修身窄腰的礼服裙已很不方便,她决意不给自己增添高跟鞋这项挑战,免得炫耀不成反摔跤;
  鞋跟虽是矮了点,但她对自己很有自信,只要走路气势足,绝不会逊色那些九头身的女模特。

  “我也要陪你进去,主人交代,在你回到家之前,我不可离开你半步。”千岁伸出一只手臂拦住她的行动。
  “不行,你进去的话,大家都只顾着看你了,谁还看我啊?我才不要当陪衬。”南宫兜铃心想,千岁这个自带聚光灯的妖女出场,她岂不是要退居到女配角的位置去了?
  南宫兜铃可是随时随地要当众人眼的女主角的。
  自己的好友绥草虽然也颇有姿色,但怎么都不像千岁这么过分,站在绥草身边,南宫兜铃即使显得朴素,可依然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只要千岁一出现,无论人畜虾蟹或是花异草,都会在她美貌镇压下立马黯淡无光,所以带这只狐妖进去根本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南宫兜铃妒意大发,强烈制止:“你在这里等我,我又不会逃跑。”

  “我是式神,不遵从主人的吩咐,是不行的,不是我心底想要跟着你,是你师父命令我必须跟着你。”
  “和你进去,肯定扫我兴致,你能不能稍微变丑一点?这样我能放心的和你并肩走在一起了。”
  “千岁变什么都可以,是不愿变丑,样貌对我来说,是天下第一要紧的事。”
  “你若是美的正常些,我还能接受,可惜你美的已突破极限,你要是出现,我保证,里面的名模和千金们会立即自卑得无地自容,只想挖个洞钻进去,而那些蠢男人,骨气再硬,也会扛不住的拜在你裙子下道德沦亡。”
  南宫兜铃说的很恼火,但又不得不卑微的承认,千岁值得这番褒奖。
  千岁对表现的荣辱不惊,仿佛早已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夸张的赞美她。
  “主人想必也不愿意我在人前招摇的出现,不如这样……”千岁旋转一圈,身纱裙像伞一样散开回旋;
  还来不及欣赏她华丽的身姿,下一秒她便化成一团半透明的烟雾,腾空而起,缠绕在南宫兜铃的肩膀。
  南宫兜铃觉得脖子一暖,肩凭空多了一件狐皮披肩,雍容华贵的米白色,和她礼服裙风格一致;
  质感柔软垂坠,舒适温暖,没有半点臃肿,把南宫兜铃衬得相当娇贵,和她傲然的气质也是万分的相称。
  谁让她拜了个穷师父,平时只能穿一些廉价的衣服,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撑得起这身奢靡的打扮,完全没有突兀感,像她每天都这么穿似的,从头到脚的贴切。
  南宫兜铃摸着披肩,“对啊,我只想着你变丑些,却没想到让你变成一件衣服,这样更方便了。”
  说完,南宫兜铃没有一丝畏惧的跳出天台,她没有恐高症,相反,从高空坠落是她最喜欢的把戏,下坠时的失重感让她觉得十分刺激。
  身体如同一根大头针笔直下落,岔开一侧的裙摆往飘动,露出白皙的大腿,她对此蛮不在乎,若是纠结走光的问题,哪有心情享受从空极速飞降的快感。
  她双脚轻巧落地,裙摆柔软的下坠,落在路灯照不到的暗处,川流不息的人群没有人注意到她。
  南宫兜铃挺直身体走到光线下,在马路边左右看车,接着镇定的横过马路;
  虽说已是微微有寒意的深秋,可青城是南方,这季节不至于冷入骨髓,穿狐皮有些太提早,让她显得引人注目。

  不合时宜,但是符合气质和身材,路人对她投来的目光只有欣赏,没有任何嘲讽。
  若无其事走进巴黎饭店,门童把她认成贵千金对待,又是鞠躬行礼又是主动替她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里面站着一位专门帮客人按下楼层按钮的电梯服务员,南宫兜铃心感叹,不愧是钻石级别的酒店,每一处细节都透出奢侈;
  还是第一次来,可不能流露一丝土包子的破绽,硬是学那些贵太太的模样板起脸,装出不把世界放在眼里的态度。

  “小姐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吧?”服务员礼貌的询问。
  南宫兜铃淡淡点头,心里暗叫:什么鬼拍卖会?管他,哪里人多先去哪里,到时候找人问路也容易些,难得有机会进这个皇宫级别的酒店里来,四处逛逛也没有坏处,当开眼界。
  日期:2018-02-20 09: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