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邹先生慌张抱头自保,“咦?我现在到底是醒了还是睡着?”
  “还说你忘了你梦见啥,分明记得一清二楚,还随时都能梦见续集,混蛋骗子!”
  南宫兜铃用扩音喇叭打他,可怜的邹先生一阵哀嚎;
  她骂道:“长得倒挺老实的,刚见面时还装作看都不看我的样子,没想到心里早惦记我这块肉了,你这个衣冠禽兽,竟敢在梦里染指姑奶奶我,看我不打死你,我打!我打!我打!”
  邹先生不要不要的叫个不停,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南宫决明抢走她手的“武器”,丢到一边,扶邹先生起来,让他坐在一个木箱子喘气。
  南宫决明叹息,“实在抱歉,邹先生,早知,我不带她来捣蛋了。”

  没……没关系。”对方竟然还是不生气,“从来没人这么打过我,偶尔尝试一下,还挺提神的。”喘气的声音,竟隐隐听出一丝销魂的意味。
  南宫决明顿时哑口无言。
  南宫兜铃嘴角一阵抽搐,今儿个是遇变态了,“师父,你听见了没,他挨打挨得很过瘾有没有,原来是个自虐狂,好啊,邹大老板,我不介意再给你提提神……”
  她正想补踹他两脚,南宫决明的手指迎面袭来,眼前白光闪过,猝不及防间,额头给他贴一张白符,遮住了半张脸;
  她心一惊,完了,这老头暗算人的手法闪电还快。
  还未来得及抬手撕掉白符,下一秒,一声咒语在耳边回荡。
  “定!”
  果然是这个能够让人变成木头人一动不动的“入定咒”!
  仿佛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白符从脸撤开,南宫兜铃诧异的看了看眼前,邹先生和师父都不见了,再看看周围的天色,竟然已经变成了黄昏。
  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起码给人生生的定住了三个小时以。
  “入定咒”的效果是如此,定住的人是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浑然不知外界翻天的变化。
  扭头一看,帮忙撤掉她白符的原来是师父的式神千岁。
  只要主人允许,式神可以替主人代劳解咒的工作。

  千岁一袭紫纱锦缎,华衣拖地,乌发绑成云鬓,插满镶嵌紫宝石的昂贵金钗,肩后留下一条长长的发尾,和衣摆堆叠在一起,金眸暗藏流光,优雅的以袖掩嘴,温柔的看着南宫兜铃。
  “我不是男人,你不必用这么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我。”南宫兜铃每次见了千岁,莫名都会有点生气。
  因为千岁实在太美,美得让同性心生羡慕和嫉妒。
  南宫兜铃的心灵深处,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看见自己漂亮的女人,自然会有些许不服气。
  女人是如此,表面夸赞另外一个女子长得美,再怎么发自衷心的崇拜,可是心里面一定会有一丝难以抹去的妒意;
  要是两个样貌悬殊太大的女人成为好朋友,彼此间的交往通常是亦敌亦友的,哪怕感情再深,偶然间,也会对貌美的那方产生没来由的轻蔑,而样貌较自信的那一方,则会对身边卑微平凡的朋友无缘无故的增添同情。
  若是两个美貌相近、倾城绝色的女人成为好朋友……南宫兜铃打住思绪,暗自否定这个假设,两个顶级的大美人之间,是不可能成为挚友和同盟的,只能成为敌人,算初见面时能保持和平相处,但终有一日会翻脸;
  妖孽间相处的方式,唯有竞争。
  这个道理,是绥草传授的,南宫兜铃至今不能反驳。
  如果有人不服气,说“我和我朋友都长得很美,我们不还是照样感情深厚?”
  通常情况下,说这种话的女人大多数有些自恋,并不知、或者是假装不知她其实不自己的朋友——这个真理也是绥草告诉她的。
  南宫兜铃反复的打量自己和千岁,暗自较劲,她从来都是自恋、自信且狂妄骄傲的,她自觉姿色不差,在女人堆里算是了;
  可是每次站在千岁面前,会立即黯然失色,好像整个人给涂了一层灰霾,一刹那不起眼了。
  不由得把脚步往旁边挪了挪,不太乐意和千岁靠的太近,对方美成这样,谁站旁边都会给衬托成绿叶,还让不让人活了?
  “千岁,我师父呢?”
  南宫兜铃嘴在说别的事,眼神却不由自主的扫描千岁的美貌,对方肌肤的白皙程度,简直像皑皑白雪在折射晨光,晶莹剔透的白,睫毛如同羽毛,又翘又浓,脚下忍不住再往旁边挪了挪,恨不得离这妖孽越远越好。
  千岁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疏远,嫣然一笑,仿佛早已适应如此的态度,声音婉转,若无其事的回答:“主人受到邹先生的邀请,一起去巴黎饭店参加晚宴去了。”
  “巴黎饭店?青城唯一一家八星级的巴黎饭店?”南宫兜铃黑葡萄似的双眸惊讶睁大。
  “恩,应该是。”
  “我听绥草提起过,她老爸经常带她去那家饭店,她跟我说厨房里全是帅炸天的欧巴,连切菜学徒都是从法国进口回来的小鲜肉。”
  “这我不清楚了,千岁并没有去过那家饭店的厨房。”
  “凭什么那暴发户邀老头子去那么高级的餐厅,却不邀我去?我也想吃法国大餐,那死老头居然独吞!好过分。”
  南宫兜铃叉着腰发脾气:“他用法术定住我的这三个小时里,到底和邹先生讲了些什么?我竟然全部错过了,可恶,没预料到死老头会来‘入定咒’这一手!千岁,你把我师父和邹先生的对白如实招来,一句都不许遗漏。”

  “主人召唤千岁出来的时候,和邹先生已经谈完要事了,因此千岁无法向兜铃小姐复述,不过,主人托付我叮嘱你两件事,一是,他让邹先生封锁了这块空地,在定住你的时候,邹先生叫来工人,在周围圈了一圈铁丝,还立了警告牌,主人说,这样一来,不会有人误闯这个地方了。”
  南宫兜铃“啧”了一声,“这个明明是我先想到的主意,哼,我之前吵醒姓邹的,本来是想叫他实施封锁的,闹了半天,结果给老头抢了我的功劳,唉,我当时不该走题的,都怪姓邹的变态,好死不死,在梦里猥亵谁不好,偏偏猥亵我。”
  千岁又是轻轻一笑,“第二件事,主人说,寻找崇家后人的任务,他一个人接手是,你不要再理,今晚你乖乖回家,明天还是得好好学,主人不需要你帮忙了。”
  南宫兜铃的神情突然冷峻,眯起眼睛,望着竖立起结界的空地,在结界保护下,眼前风景看过去平整无,没有墓穴存在的痕迹;
  她说:“既然不想我管,从一开始不该带我过来,如今我已经插手了,想叫我半途不理?我做不到。这件事我管到底了,我要亲眼见证志国和睿儿得到超度为止。”
  “兜铃小姐还真是热心肠,算和你无关的人,你也照样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他们,哪怕是面对万人之的掌权者,你也绝不妥协,尽管会让自己置身危险,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去保全一群毫无地位的小人物,让那些人免于斩首的劫难。”
  “啥?”南宫兜铃迷茫看着她,“什么掌权者,什么斩首的?我有经历过这么严重的事件?”

  千岁此刻看她的眼神别有深意,南宫兜铃却没有当即领悟出来。
  直到很久以后,南宫兜铃再次想起竖棺和怪尸这件往事时,才明白千岁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