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具尸身对崇家来说,是福气的源头,我既埋葬在青城,这个城市是崇家的福地,崇家要发迹离不开这里,将我入殓后,父亲对我两个兄弟规定,崇家人永世不可搬离青城;我并没有见过当今在世的崇家子孙,他具体住在青城哪一处我不清楚,崇家祖屋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但崇家名声不小,你应该能查到我的族谱,找我子孙肯定不难。”
  “你等我。”南宫兜铃说完,拽起南宫决明的衣袖,把他拖起来。
  “师父,别傻愣着了,赶紧行动!”

  “这里怎办?他这具怪尸已经出棺,给人看见,事情闹大了。”
  “还不容易?老糊涂!”
  南宫兜铃松开他,转身,面朝墓穴,左手两指放在嘴边,另一手捻起白符,启动“摩诃森严咒”,白符落地焚化,瞬间建立起一道结界,把墓穴和外面竖立的棺材一并围进结界。
  从结界外面看去,这里是一块没有任何异样的平整空地,看不见墓穴也看不到敞开的竖棺。
  只有施法者南宫兜铃本人才能随意进入。

  南宫决明抬起手,按在结界表面,如同按在一块透明的墙壁,和结界对抗的手掌一寸也前进不了。
  “这结界太明显了,如果有人走过来,给你这玻璃罩一样的结界撞倒在地,他岂不吓坏?”
  “师父,你好婆妈啊,老是在担心有的没的,这荒山野岭,谁会没事过来散步?”
  “不怕一万,怕万一,是有人喜欢往荒山野岭跑步或者遛狗什么的。”
  “行,我还有个办法,我会让你挑不出毛病为止。”
  南宫兜铃借助咒语飞斜坡,叉腰看着在椅子打着呼噜的邹先生;
  他时而嘿嘿贼笑两声,睡得非常放松,哈喇子懒洋洋的流出嘴角,仿佛正在一个美妙的梦境里漫游。
  “别跑啊,法师妹妹……”他毫无预警的蹦出这么一句梦话。
  法师妹妹?南宫兜铃头皮发麻的看着他,“喂,你梦见的不会是我吧?太恶心了,不许梦见我,停下,给我醒醒!”
  “让叔叔来帮你解开……咕嘿嘿……”他没有被吵醒,反而猥琐的笑了起来。
  还解开?解开啥?他到底在做什么可怕的梦!可惜没有测人梦境的法术,不然她非要一探究竟。

  他又笑两声,撅起嘴好像在亲吻空气似的,不停嘟囔,“法师妹妹,你皮肤好滑啊……”
  “去你的,滑你个死人头。”南宫兜铃从脚底板打了个冷战,不可以让他继续下去。
  顺手拿起包工头放在木桩的扩音喇叭,举在熟睡的邹先生耳边,清了清嗓子,按下开关,一阵细微杂音响起,她犹晴天霹雳般大吼一句:“起!床!了!”
  邹先生顿时被惊醒,哇哇大叫,双脚乱晃,椅子不稳,他随椅背一起猛地往后摔倒,像个肚皮朝天的乌龟,躺在地茫然失措。
  “死猪兜,虽然解除‘皆空咒’不需要动用任何咒语,把对方直接从梦乡喊醒行,但你也不必这么粗暴的对待邹先生吧?他又没有得罪你。”南宫决明也飞了来,在她旁边责备。
  南宫兜铃冷哼一声,“活该,谁让他在梦里头骚扰我。”

  “他梦见你?你怎么知道?”
  “法师妹妹的叫个不停,还很色情的说我的皮肤……”她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抱住身体,“算了!太惊悚了,不想讲!”
  “反正只是做梦,你又没有损失。”
  “不许不许是不许!他没资格梦见姑奶奶我。”

  “真是的,梦境是不可控的,你迁怒个什么劲儿,净会无理取闹!”
  “怎么了?我在哪儿?”邹先生终于从惊骇回过神来,坐在泥地,一时间认不出这个地方。
  南宫兜铃像个黑道大姐头,单脚踩住椅子腿,手臂支撑在耸起的膝盖,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她的语气充满威胁:“白痴,这里是你盖房子的工地,你老实交代,在梦里,有没有做什么违反法律和道德的事情?”
  “被你那么一吼,我忘记我梦见什么了。”邹先生捂着胸口调整受惊过度的呼吸。
  南宫决明弯腰扶他起来,“邹先生,有怪莫怪,我徒弟没礼貌,你别跟小孩子见识。”
  邹先生起身,拍拍西装的泥土,摆摆手,“没事,你徒弟那么可爱,我怎么舍得怪她。”
  南宫兜铃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快给我住嘴!”

  “人家夸你可爱,你还想怎样,连句谢谢也不说。”南宫决明的表情快给她气疯了。
  “谁都可以夸我可爱,是他不可以!”她站直身体,伸长手臂指着这位暴发户的鼻子,“你这色大叔,简直和我师父是一路货色,我可是未成年,才十六岁,你怎么看也起码四十老几了吧,居然还敢觊觎我?这可是犯法的,你懂吗?你心里一定对我进行过很多不可告人的幻想,要是你这些肮脏的想法传出去,你别想在商界体面的混下去了。”
  邹先生结巴起来,“你……你你在胡说……我才没有,绝对没有觊觎你,更加没有幻想。”
  “你自恋吧你。”南宫决明吐槽,“见谁都说觊觎你,邹先生不是那种人,还有,你给我解释清楚,我在你心目,是一个色大叔?”
  “不是,师父在我心怎么会是一个色大叔呢?”南宫兜铃双臂环胸,“你是一个色老头才对。”

  南宫决明顿时怒瞪她,看样子要跟她动手,“一天不挨揍你屁股痒痒了?”
  “来啊来啊,看谁打得过谁。”
  南宫兜铃立即摆出李小龙的招牌姿势,双拳在身前挥动,蠢蠢欲动,双脚轻灵的跳动起来,仿佛一个开赛后的拳击手,时刻可以开始干架。
  “够嚣张的,在师父面前学我最喜欢的李小龙,胆子不小,你以为有外人我不敢动手了!”南宫决明马挽起法袍的衣袖,眉毛在愤怒笔直的竖起。

  “两位法师,大家有话好说。”邹先生在旁边慌忙劝和,“先不要打架,你们哪位抽时间跟我说说,我托你们办的事,处理好了吗?”
  “等我教完徒弟再说!”南宫决明一巴掌打向南宫兜铃。
  “哇塞扇巴掌,好娘娘腔的招式!”南宫兜铃往后下腰,闪开;
  南宫决明的掌劲太大,收不住,带风的巴掌从她身前扫过,“啪”的一声打到旁边的邹先生脸。
  南宫决明赶紧收回手,把巴掌藏在身后,摆出一张“和他无关”的嘴脸;

  南宫兜铃则吐出舌头,呆呆望着邹先生,他脸幽幽的浮起五根鲜红的指印,一道鼻血沿着人蜿蜒流下,接着双眼斗鸡,往后晕倒在地。
  南宫兜铃伸出手指头,对南宫决明的脸指指点点,“你玩大了,老头,你打死人了,你等着被判刑吧,没想到你居然用足以杀人的力气来攻击我,幸好我避开了,不然这当口惨死的是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谁让你躲开的!你有法术又练过武功,再大的力气你也受得了,邹先生可是普通人,你竟然闪开,让他替你挨打!你好卑鄙。”
  “喂喂喂,你这是栽赃陷害!”
  “还说!快看看他要不要紧!”南宫决明蹲下去,扶起他,猛然摇晃他肩膀,“邹先生?邹先生?糟了,他醒不来,猪兜,给我叫救护车!”

  “哪用得着这么夸张。”南宫兜铃单膝跪在他面前,再次举起手里的扩音喇叭,径直对着他脸,厉声咆哮:“邹先生!天掉钱了!还不快醒来捡钱!”
  邹先生懵懂的张开眼睛,晕乎乎的看着她,用手指着她的脸傻笑:“法师妹妹,咦,我刚才不是把你衣服撕烂了吗,你怎么又穿去了?”
  他以为自己又做梦了。
  “你去死吧!”南宫兜铃忍不住举起扩音喇叭,“你那么想坐救护车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